• 第十四章 兴河

  从山上翻滚了下去,一路上也不知道转了多少圈,一路上小石子,野花野草磕磕碰碰的,颠得唐殇骨头都要散了。一开始只是为了避开洞穴中可能的敌人而出此下策,到后来竟然是越滚越快,唐殇是想停也停不下来了。

  “大仇未报,身世未明,想不到我竟然要死得这么憋屈。”唐殇满是悲愤地想道。

  幸好上天似乎没有打算让他在这里以滑稽的方式早早退出历史的舞台,正如上一次没有让他在奶奶的墓前化作一具枯骨。

  这一次的救星,是一只老虎。

  砰的一声,唐殇翻滚不停的身躯狠狠地撞上了一只黄黑相间的大老虎,虽然腰间像是断了一样的疼,不过总算是停了下来。“吼!”唐殇费劲地转头看去,只见那只老虎愤怒地咆哮着……逃了。

  “你没事吧!”一个清脆的少年声音在旁边响起。唐殇只见到一个衣着朴素的乡村少年朝着自己走了过来,好似看到了以前的自己。奶奶被打,全村被屠,身世之谜,煞境魔兽,修炼小成,这一切好像过了数年一样的漫长,细细数起来也不过是五六天的功夫,自己却已经再也不是那个淳朴的乡村少年了……没来得及等他感叹下去,这回遍体鳞伤的身体终于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总觉得这短短几天好像晕了好多次啊……没几次是正常睡过去的”唐殇一边有些郁闷地想着,一边睁开了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破旧不堪的木头,躺在茅草铺着的炕上,唐殇一瞬间感觉回到了从前。

  “如果这一切都是梦多好……就算我不能修炼,当一辈子的废物也好……没有结识煞境的大哥也好……永远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也好……只要……只要奶奶还活着,大家还活着啊……”他呆呆地望着天花板,心中五味杂陈。然而下一个响起的声音,终究不是那个熟悉的奶奶,而是一个低沉稳重的男声:“你醒了?”

  唐殇全身还是有些酸疼,不过比起之前山穷水尽的时候却是已经好多了。他微微偏过头,看到一个农夫打扮,面相宽厚的中年男人,正朝着自己微笑道:“救了我们家大桶,真是谢谢你了小兄弟。虽然你受的都是皮肉伤,不过毕竟数量不小,还是在我们这里修养一段时间吧,我们一定会好好招待你的。”

  “大桶……就是之前那个少年?我哪里救他了……不是他救了我么?”唐殇虽然有些困惑,但是并没有脱口而出,而是决定静观其变比较好,毕竟被别人当成救命恩人一般没坏处。当下便点了点头,没有再言语,另一方面他也确实有些累,虽然已经醒了过来,还是想要多休息一会。

  闭上眼睛,战气,经脉,还有贴身携带的那颗光晶都清晰地显现在内视之中。虽然身体不想动弹,不过凝神推动战气还是不难做到的。随着战气的流转,果然不出唐殇预料,光晶能量流过的地方,身体的疲劳和疼痛被快速地舒缓,消除了。这种借助修炼来进行恢复的方式,比其静养来要快了几十倍。不过也只有光晶在身的唐殇才能如此,寻常人要是受了重伤还运行战气吸收天地能量,只会伤到经脉,唯有吸收带有治愈性质的光能才会起到疗伤的效果。

  “大哥你醒了!”唐殇把伤势恢复得七七八八,正在从炕上爬起来,那个叫做大桶的少年走了进来。“你真是厉害……那么大的老虎都被你一下撞跑了,要不是你,我现在就已经进老虎肚子了。”

  “没什么……你们也救了我不是么。”唐殇摆了摆手,这事纯粹是巧合,说起来倒是自己应该感谢大桶他们家,如今被这么热情对待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对了,这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兴河村,我爹是胡大牛,我是胡大桶,还有我奶奶,我们三个人住在一起。大哥你又是什么地方的人呢?看你那么厉害,难道是城里人?”胡大桶的话倒是很多,不过问问地方,他连祖宗三代都抖了出来。

  “我是绿叶村来的,叫唐殇。”唐殇一边简短地回答着,一边四处打量,终于在墙角找到了自己的那柄长枪。

  “绿叶村,就是那个有战师的村子吗!怪不得唐哥这么厉害!”胡大桶兴奋道。

  O看正版章节z◇上~酷I)匠¤a网:\

  唐殇这两天是连煞境高手也见过了,呆在城里碰到的也全是战士,心中不免有些觉得自己以前的村子十分弱小的想法。只是这时听胡大桶的话,这兴河村是整个村都没有一个战师的,倒是微微吃了一惊,然后反应自己是在山村里。

  “说起来,我自己也不过是一个低阶战士而已,到底有什么资格……嗯?”想到这里,唐殇却觉得气海感觉有些异样,粗粗内视一番,战气凝实经脉强韧,不知何时竟然已经突破到了中阶战士。这速度着实是把唐殇自己也吓呆了,原本在绿叶村中,哪怕是资质最好的人也要花上六七年才能到达中阶的,自己……自己只花了几天?

  这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唐殇仔细地感受着战气流动,直到确认那种强大的感觉不是错觉,他才冷静下来。胡大桶见他突然发呆,看了一会没看出什么名堂来便道:“午饭马上就要做好了,唐哥如果不嫌弃,就在我们家吃吧。我奶奶的手艺那可是兴河村里人人夸的。”

  唐殇本想拒绝,不过这奶奶一词,轻轻地拨动了他心里的某根弦,他还是点了点头。

  炖鸡汤,烤猪肉,青菜炒蘑菇。虽然不是什么山珍海味,但是对于小山村来说是丰盛得难以想象,起码唐殇自己在过年的时候也是吃不上这样的好菜的。看大桶他们家房子破旧的样子,也不会比原来的自己有钱到哪里去,招待自己这一顿饭怕是连血本都拿了出来。可是他们脸上的笑容和热情却没有半点掺假,没有表现出一点心疼。

  这就是山里人的热情,这就是山里人的淳朴啊……

  唐殇想到城里的挥金如土,心中对大山子民的归属感又深了一层。唐殇想到城里的挥金如土,心中对大山子民的归属感又深了一层。尤其是看到胡奶奶热情地给自己夹菜,那慈祥的笑容和自己的奶奶何其相似。只是奶奶再也不可能和自己同一桌吃饭了……想到此处,唐殇的眼圈不禁又有些红了起来,他赶紧埋头吃起了饭,不让胡大桶他们看到自己的异状。

  一顿饭有说有笑,唐殇也没有和他们提起绿叶村的惨案,毕竟气氛如此温馨,要提起这血淋淋的事情未免太不识趣。被问到自身的情况时,便敷衍说一切都好。这次出城,虽然绝大部分的行李都留在了客栈,身上还是带了十几枚的金币和银币。刚刚醒来的时候唐殇就检查过,这一笔对于山里人来说有如百万巨款的财富,在自己昏迷的期间却是一分都没有少。此时他趁着几人不注意,悄悄地拿出了三枚金币放在桌子底下。

  对于唐殇自己来说,胡大桶一家才是救命恩人,他又怎么会让恩人为了自己,在清贫的生活中又雪上加霜?只是当面给予钱财必然会让双方尴尬,太多的话既容易被发现,也会引起小人的觊觎。三枚金币,却是足以让一个山里的三口之家天天吃肉,吃上一年的巨款了。

  一顿饭的时间很快过去了,唐殇起身正准备告辞,却听到外边传来一阵嘈杂的人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