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得第一招“繁星,禁塔”之后,唐殇便将好奇的目光投向了第二式战技。然而这一次的运功线路更加复杂不说,唐殇在运行之时明显地感到有些滞涩之处,若是强行运功的话,原本凝聚成一股的战气竟然会一下散开。经过了数次失败的常识,悟性过人的唐殇很快就明白,这一招大概是战师级别的战技,现在却是不用多想了,于是又静下心来打坐修炼战气了。

  第二天清晨,唐殇早早地起来,吃过早饭,买了些干粮带上就出城去了。也亏得西林城地方偏僻,四处都是荒山野岭,要找练习战技的好地方那真是容易至极。他出了城门之后沿着大路走了一段,直到回头看到西林城已经远远地化作了视野中的一个黑点,这才四处张望了一番,见周围半个人都没有,就去了旁边的一座荒山上。

  这座荒山有一部分被树林覆盖着,另一部分却是只有野草。这样的地形倒是给了唐殇不小的方便,又有练功的空地,树林遮挡之下又不会轻易地被外面的人看到。其实原本他出城只是为了不会轻易毁坏客栈的事物,至于现在为什么下意识地躲藏起来,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练习战技的样子,他自己也是说不清楚,只是有种若有若无的感觉……

  不过反正已经来到了此地,哪里还管那么多虚无缥缈的东西,唐殇摇了摇头,便运转战气,摆开架势,提起长枪往地上猛力一刺道:“繁星,禁塔!”

  然而地面毫无反应。这是自然的,因为唐殇刚刚错过了那个战气与劲道微妙的平衡点……

  “繁星,禁塔!”

  还是毫无反应,不过唐殇丝毫没有气馁。原本练习就是出城的目的,若是一两次的挫折就能让他认输,那也不会有今天的唐殇,毕竟从前尝试修炼的十几年,可是失败了何止成千上万次啊。

  “繁星,禁塔!”

  终于,金色的尖刺如潜龙一般带着森森的气势腾了起来。尖锐而冰冷的锋芒,光是注视着就让唐殇有种针尖刺痛的错觉,实在无法想象若是这一击落实了会是何等的威力。他出了口气,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正要提起长枪再次一击落下的时候一阵虚弱,才发现体内的战气已经寥寥无几。看来这战技威力虽大,对战气的消耗也是不俗。

  幸好有光晶在身,哪里都一样。唐殇也不在意野草和泥泞,当场便拿着光晶盘膝坐下,由全力进攻的动到心神入定的静,转换之间竟然无比自然,虽然不是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在战士级别能做到如此的人,恐怕整个罗星大陆上也挑不出几个来。一股股的柔和而温暖的气息随着唐殇的催动,无比自然地融入战气奔流之中,舒适的感觉流遍全身,刚才的虚弱感立刻被一冲而散。很快空空如也的气海和经脉便再次被充满,于是他便站起身,提起长枪又一次地开始了练习。

  这重复的练习一直持续到了下午。虽然战气有着源源不绝的补充,但是身体毕竟有它的极限。在长时间的专注之下,即使只是简单的长枪刺地这一个动作,重复上百次也让唐殇累得汗流浃背。在手酸得几乎提不起长枪的时候,唐殇终于掌握了那微妙的平衡点,长枪刺出已经不会再徒劳无功了。只是要保证万无一失,他必须专注地引导战气,调整姿势,如此在实战中这个战技几乎是毫无用处的,因为就算是最低级的下阶战士,在引导所花的整整七八秒时间内,也足够在他身上开好几个大洞。不过说到底,练习战技也只是为了以防万一,毕竟西林城的治安还是很严格的,基本上没有什么家族或势力横行霸道的事情,自己不去招谁惹谁,安安静静地修炼,战技应该暂时没有用武之地才对。再说今天一天已经把这战技掌握的七七八八,接下来只是熟练的问题罢了,想来再过两三日便能轻松自如地使用了。

  想到这里唐殇便安心了,看看天色大概再过两个时辰就要到晚上了,拿出光晶补充了一下消耗的战气打算回客栈继续修炼。

  谁知道他左手一撑地面,正要站起身来的时候,整条手臂内竟然传来一股炙热的剧痛!“难道是这荒山中住着什么厉害的魔兽,我扰了了它的清静,现在要来咬杀我了?”唐殇大惊失色,连忙往左臂看去。所幸手臂上没有缺肉少骨,连半个牙印都没有,就是整条手臂红肿异常,像是铁匠铺里烧红了的铁条。

  酷-匠%x网n●永久a免◇费H看小说@w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中毒了……可是我最近应该没有什么机会接触毒物才是……”虽然剧痛难忍,唐殇仍然无比冷静,快速地思考着。自打从奶奶和村民们被杀害的剧变中恢复过来,现在的他心性已经无比坚韧,无论是怎样的剧变也难以撼动他的心神。“除了……那条巨蛇!虽然没有被咬中,不过确实有过一阵血雾……而且说起来那蛇肉也不知道有没有毒性……”唐殇强忍着疼痛,咬着牙用右手拄着长枪站起身来。“奶奶曾经说过,毒蛇的洞穴附近都会有克制毒性的蛇涎草,现在没有别的办法也只能一试了!”

  打定主意,他便朝着蛟血山赶去。原本蛟血山和西林城之间的距离就不远,这座荒山更是处于中间的位置,和蛟血山之间的路程,本来以唐殇战气在身的脚力应该是片刻便至的,只是此时手臂实在是疼痛难忍,就算坚定如唐殇也是疼得满头冷汗。原本应该一炷香不到的路程,走了大概有一柱半的时间才到,在唐殇的感觉之中更是有如数年那么漫长。

  抵达蛟血山,一路朝着山顶的洞穴狂奔而去,沿途倒是和上次一样没有任何魔兽阻拦。顺利地到达了洞口,唐殇便发了疯一样地四处寻找着,幸好没过多久便让他找到了藏在野草丛中的一株蛇涎草。也顾不得苦涩的味道和粗糙带刺的外壳,他把蛇涎草囫囵塞入口中,嚼烂之后敷在左臂上,很快清凉的感觉便从皮肤外渗透了进来。就好像是三伏天里的一个凉水澡,不,比那还要爽快百倍,唐殇舒服得几乎喊出声来。灼热的疼痛渐渐消退,唐殇知道自己赌对了这一把,紧绷了许久的神经终于松弛下来。原本强忍住的疼痛和疲惫决堤一般地袭来,唐殇两眼一黑,差点就晕了过去。

  也幸亏他神经坚韧,眩晕之中仍然保有一丝清明,隐隐听到洞中传来异样的声响。心中觉得不妥,迷迷糊糊地想道:“难道是那巨蛇还没死绝?还是说它留了种?不管是哪个情况,现在的我要是碰上了都是必死无疑……不行……我得逃……”

  原本还想拼尽全力站起身来,只是疲惫到了极限的身躯再也做不出多余的动作,只能抱住长枪,一路滚下了山坡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