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这组织叫血刃……倒也名副其实。

  轩辕胤和唐殇闻言,不约而同地如此想到。

  “此事说来话长,兄台可知绿叶村……”轩辕胤思索片刻道。

  “蛟血山附近那个绿叶村?城里倒是偶尔能见到他们的村民。”那中年人点了点头“怎么,有什么特别的?”

  “这绿叶村……”轩辕胤叹了口气“昨天被人屠村了。”

  “可否道明详细的来龙去脉?”那中年汉子微微一惊,却又沉着道。

  “这正是我们来此处的目的。”轩辕胤摇了摇头道:“我们在找贵会的某位成员……”

  “这是什么意思!”那中年汉子啪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就算常年身处文职,却依然在一瞬间爆发出了强大的气势。“莫不是怀疑我们血刃的兄弟?我们血刃个个都是血气方刚的好汉子,绝不会残害无辜!你若是信口污蔑,我绝不轻饶!”

  轩辕胤连忙摆手道:“误会,误会。我们绝无此意。恰恰相反,我们要找的人救下了绿叶村仅有的几位幸存者,其中就包括我身旁这位少年,所以我们想他或许会知道一些关于凶手的信息……”

  “原来是在找恩人啊。”那汉子长出了口气,又坐回椅子上去了。“这你放心,只要是经过我们西林城分布的,都会有记录。请两位在那边椅子上稍坐片刻,我马上给你们结果。”说着从桌上堆着的几本簿子中抽出一本,一目十行地翻了起来。

  二人见对方如此好说话,轻易就答应了帮忙,也是暗自松了口气,便在大厅侧面的椅子上坐了下去。趁这空闲,唐殇打量着四周。这个大厅十分宽敞,足以容纳三四十人而不会有拥挤,然而恰到好处的桌椅和花瓶摆放,又使得这大厅即使空无一人,也不会显得太过空旷,可见在装修上是下了一番功夫的。那中年人所处的柜台背对墙壁,面朝门口,看来是这处分会负责接待的专员无疑。在柜台两边又有侧门,此时关闭着,却是看不到里面的情形。

  东张西望间还没看了两眼,那中年人却是极为娴熟地快速翻阅完了不厚不薄的一本记录,只见他皱眉道:“怪了……近日没有去绿叶村或是蛟血山的记录。”

  唐殇闻言一愣,还没说话,又听那中年人继续道:“除非……那人是四十九刃之一。”

  轩辕胤疑惑道:“四十九刃?”

  那中年人点点头道:“虽然不是什么秘密,不过非我血刃之人,在战士战师级别知道的也不多。我们血刃有四十九位煞境高手,被人称为四十九刃。而煞境高手是不需要向我们这种小分会登记行踪的。”

  $酷g匠t网w首u发-

  这时却听吱呀一声,侧门被推开,一个清瘦的青年走了出来。他一眼看到轩辕胤和唐殇便笑道:“这不是之前跟踪我的两位嘛,来我们血刃有何贵干啊?”正是二人之前跟踪的那个血刃成员。

  虽说多半是唐殇的责任,不过堂堂煞境高手跟踪一个战师还被发现,轩辕胤也是脸上有些挂不住,也幸好自己早早控制了气息,对面两人都不知道自己是煞境。他连忙干咳两声道:“在下对贵会有事相求,只是不想为了询问地址这种小事打扰兄台……”

  “是什么事可否说与我听一听?我毕竟也是血刃的一员。”

  “前两日绿叶村被人血洗,所幸得某位血刃的高人相助才有寥寥几人逃出生天。”轩辕胤答道:“我们就是想找到那位前辈,一是道谢,二是想问问关于凶手的情况。”

  “有恩仇分明之心,好!”那青年颇是赞许地点了点头道:“我是金成,旁边这位是罗严,你们称他罗叔就行了。不知二位如何称呼?你们家园被毁,日后在这西林城里有什么不便的,尽管来找我们帮忙,我们血刃的汉子个个都是热心肠。”

  “我是轩辕胤,这是唐殇,多谢金兄照顾!”轩辕胤倒是不怎么在意,只是唐殇毫无根基,要是能给他结上一段善缘也是好的。这金成虽然只有战师修为,然而能轻易发现轩辕胤的行踪,修炼的功法必然不凡,又加上隐隐表现出在罗严之上的地位,这个年轻人说不定是组织高层的子弟,下方来这里历练,看上去心性也不错。如此若能结交,对唐殇必然是有益无害的。

  “那么那位好汉是谁呢?”金成点了点头,转向罗严问道。

  “没有记录。”罗严摇了摇头:“看样子多半是四十九刃。”

  “若是那些前辈……倒也不足为奇。”金成笑了两声“虽说煞境高手跑来这穷乡僻壤的有些少见,不过他们一向行踪不定,说不准蛟血山有什么天地灵物……算了算了,这不是我们该想的。两位之后可有什么打算?”

  轩辕胤点头道:“既然是煞境的事情,暂时就算了吧,我本不是绿叶村人士,还有别的事情要办。只是我这表弟唐殇要留在西林城修炼,乡野之人,不懂的地方还得请金兄照顾一二。”说着在怀中摸了摸,拿出两颗手指大小,放着微微白色光芒的晶体:“这两颗光晶对修炼多少有些益处,还请金兄收下,权当谢礼。”

  金成眉头一扬,本想说这是什么话,然而一看那光晶品质上乘,气息纯净无比,又加上唐殇实力低微,若是在西林城中孤身一人确实需要些保护,收下酬劳也能让轩辕胤放心些。他便不再推辞,收下光晶点头道:“放心,只要我在这西林城一日,他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我便保他平安。我日后有机会去一些大分会,或是总部,定会帮你们查查此事的消息。”

  轩辕胤微微一笑,要说完全信赖外人,他倒也不至于,此举不过是给唐殇布置一条后路罢了。当下不再多话,拉起唐殇行了一礼便告辞了。唐殇没有问出个究竟虽然是有些不甘,不过毕竟不是蠢人,人家既然说了没有记录,那么再多耗功夫也是没有意义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