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在林间穿行了许久,竟是没有遇上半只野兽。到达蛟血山的路途上平静得出奇。这回吃饱喝足,充分运用战气的唐殇只花了小半天就抵达了蛟血山。

  一到山上,原本密集的树林便稀疏了下来,唐殇看了看四周,虽然环境仍然像之前那样平静,却给人一种危机四伏的压抑感。先前让唐殇倍感压力的,轩辕胤那高深莫测的实力,此刻回想起来却是给了唐殇一点安全感。

  “奇怪……”唐殇一边走着,一边思考着心中的疑惑:“这蛟血山是以战师的实力也不敢轻易踏足的地方,若是他没有把握解决的麻烦,带上我这个刚刚进阶的战士又有何用?”想着想着,突然冒了一身冷汗“难道是要在面对猛兽的时候把我丢出去当诱饵不成?不像啊,看他之前问东问西的样子应该是对我的身世感兴趣,不会把我浪费在诱饵这种低级的用途上吧……”

  谁知一路爬到山顶也是平安无事,唐殇不禁开始纳闷了:难道蛟血山不像传说中那样可怕,只是徒有虚名么?这走了半天怎么什么也没遇到啊。之前倒是看到了几个兽类的身影,只不过都是远远地在林间一闪而过就消失了,完全没有嗜血魔兽的凶狠,反倒是像受了惊吓的兔子,见人就跑。

  到了山顶,轩辕胤四下翻找了一阵,拿斧柄在地上的一块巨石上敲了敲道:“就是这里了。”说罢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挥舞了几下手中的长斧,突然就向下猛然一斧劈去。斧刃毫无停留地切进了巨石中,仿佛那不是坚硬的石头而是水面。而那斧刃没入石中之后,只听轩辕胤轻喝了一声“崩!”那斧头上面流转着的淡淡白光突然大盛,然后只听“砰”的一声炸响,巨石便四分五裂地散落开来了。

  巨石之下露出了一个漆黑的洞口,斜斜地向下延伸出去,从这里看不到尽头有多远。饶是对轩辕胤的实力很有信心,唐殇还是咽了咽口水,心惊道:“这处于蛟血山顶上的,恐怕是什么了不得的魔兽洞穴吧,你到蛟血山到底是要做什么事情?这么厉害的魔兽,有把握么?”

  轩辕胤却只是笑而不语,摆了摆手示意唐殇别担心,便带头弯腰下了地洞。唐殇无奈,却也只得小心翼翼地跟了下去。山洞不窄,足够一人游刃有余地前行,只是有些陡峭和湿滑,唐殇要时刻小心保持平衡,才能不一屁股滑下去。此刻,在这一片漆黑的山洞中,轩辕胤的身上竟是散发着淡淡的白光,将周围三四米照亮了起来。唐殇见得此景,也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太过惊讶。在他想来,这必然也是某种高阶战气的运用技巧吧。

  两人前进了一段时间,黑暗之中也不知道是多久,只是单调而费力的行程让唐殇觉得格外漫长。就在唐殇快要筋疲力尽之时,眼前却突然一下开阔了起来,原本反射着轩辕胤身上白光的四壁突然消失,让唐殇觉得光线暗了下来。而在这一片黑暗之中,两团暗红色的光芒确实十分显眼。

  唐殇定睛一看,顿时觉得心中一跳,背后冒出了一篇冷汗。这两团红光之中分别由一条竖立的细瞳,分明就是一双巨兽的眼睛!

  轩辕胤把长斧一横,也不见有什么大的动作,身上的白光却是突然大盛,几乎要到刺眼的地步。在这样的光芒下,洞中的黑暗立刻消失无踪,而巨兽也露出了它的真面目。

  这是一条通体赤红,夹杂少许青色斑点的巨蛇,几乎有一人粗。盘在一起的身躯无法看出长度,不过堆成三四丈高的提及已经足以给人巨大的威压。

  唐殇看着那双灯笼大小的血红巨眼,却不知道对方是否正也在回视着自己。面对这样可怕的魔兽,就算是几个战师一起围攻恐怕也只会被它尾巴一扫而尽数击飞吧……哪怕是比战师更强的那个阶级,战宗,也不知道能有多少胜算……

  “这家伙……到底有什么目的?”唐殇看着轩辕胤的背影,却被强光刺得迅速移开了目光,心中更是疑惑:面对这样的魔兽,就算是十个战师爷毫无意义,带上我这一个区区刚进阶的战士……到底有何用处?虽然心中有些畏惧,不过唐殇觉得轩辕胤不像是会做没有意义的事情的人,所以他还是警惕地将枪尖对准了巨蛇,看着战局的发展。

  巨蛇嘶嘶地吐着信子,呲了呲恐怖的尖牙,唐殇感到一股莫名而巨大的压力从蛇瞳中传了出来,他用力握紧了手中的长枪,这才没有双脚发软坐倒在地。

  然而巨蛇并没有像唐殇想象中的那样,随意一击将它面前两个蝼蚁般的人类轻松解决。相反,巨蛇迟迟没有行动,只能从一些细微之处看出它正绷紧着全身的力量,小心翼翼的模样似乎是在忌惮和警惕什么一样。

  唐殇正疑惑间,却听前方的轩辕胤轻笑一声道:“果然是磐龙的龙威,这下绝对错不了……”又挥挥手轻松道:“唐兄你不必担心,只要保护好自己,站在那里就可以了,这只东西我能解决。”

  那带我来到底是干什么的……心中的疑问只是一闪而过,唐殇并没有说出口,因为他已经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当下便点点头不再多言,只是又向后退了两步,一边小心翼翼地观察战局,一边皱眉细细思索着。

  而前边手持长斧,身放白光的轩辕胤,虽然体型只有那巨蛇的七八分之一,但是气势和自信却是一点不弱,反观那巨蛇倒是畏首畏尾,迟迟不敢进攻。见到这一幕,唐殇对轩辕胤的信心也就更足了几分。

  然而气势上占尽上风的轩辕胤,却也没有贸然出手,不知是在等待什么,还是在寻找一个致命一击的破绽,他只是站在那里,摆出一个无懈可击的姿态,不断地用气势压迫着巨蛇。巨蛇毕竟是暴躁的魔兽,本就没有多少耐心,在这样的压迫下越来越不舒服,它本能地也感觉到了,自己的胜算只会越来越小,于是它终究还是动了。

  之前还是一副弱者姿态的巨蛇,终究不负称霸蛟血山的实力,一动起来便有如一道暗红色的闪电。饶是唐殇一直死死地盯着它的行动,还是在一瞬间失去了它的踪迹,眼前只留下红色的残影。

  酷匠网bW永久免vn费?看y小¤说j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