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之间成为了战士,实在是让唐殇兴奋了好一会。然而再怎么兴奋也抵不过身体的疲倦,数十上百圈的修炼下来,时辰早就过了深夜。在疲倦的一圈圈重复修炼中,唐殇不知不觉地睡了过去。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天色早已大亮。虽然无法得知具体的时辰,但是饿得咕咕叫的肚子提醒着他时候一定不早了。

  如同昨天一般轻松地爬上了树,唐殇这回很容易就找到了蛟血山那遥远而巨大的黑影。将它的方位牢记于心,唐殇便匆匆地爬下了树向村子赶了回去。途中又上上下下地爬了好几次,纠正了方向,耗费了不少时间,不过总算是在日落之前找到了绿叶村。

  还没进村,唐殇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虽然早就得知村里出了事,此时唐殇的心里还是狠狠地揪了一下。尽管村里人一向看不起他,可是毕竟朝夕相处了十几年,此时看到这些熟悉的乡亲们一个个毫无生机地倒在地上,死相凄惨,唐殇还是忍不住流下两行眼泪。只不过他的脚步却没有停下,直直地从这些暴晒了一天,已经有些发臭的尸体中穿了过去。

  并不是他面对如此可怕的景象能够镇定自若,能够不害怕,不伤心,不愤怒,而是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没空也没心情在这里停留。穿过已经变得有如人间地狱一般的绿叶村,唐殇拖着不吃不喝旅行了一天的疲惫身躯向家的方向缓步走着。

  杨文和李东的尸体出现在了视线之中,早已麻木的唐殇只是瞥了一眼便继续前行。没走几步,便看到了家门口那个倒在地上,白发苍苍的身躯。

  直到此时唐殇才真正的崩溃。他拄着长枪,缓缓地跌坐在地上,疲惫和饥饿已经让他没有力气再哭喊,他只是无神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心中的情感却在剧烈地翻腾着。他感觉自己几乎要被无尽的绝望吞噬了。

  “为什么,为什么……”他痛苦地闭上眼睛喃喃自语,像是在问自己,又像是在问苍天。

  为什么善良的奶奶要被人殴打致死?为什么努力的自己要被人嘲笑?为什么这个世界如此不公平?“为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突然抬起头,声嘶力竭地咆哮着,然而回应他的只有空气。

  不知过了多久,连天色都彻底黑下来了,唐殇还是呆呆地坐在那里。一切的悲伤,愤怒和绝望沉淀之后,剩下的只有迷茫。他的脑海中现在还是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应该做什么。

  如果不是突然冒出来的那个少年,或许唐殇就会一直坐在那里,直到饿死,化作一具白骨。或许是命运不让如此重要的人就这么窝囊地退场吧,就在唐殇万念俱灰的时候,一个清朗的声音打破了死寂。

  “打扰了。”听到这个谦谦有礼的声音,唐殇下意识地抬起头。站在他面前的乃是一个剑眉星目,一身白衣,风度翩翩的少年。待得唐殇的注意力集中到了他身上,他才继续说道:“在下本来只是路过此地,想要问问蛟血山怎么走,没想到会看到这般惨状,又见仁兄你在这里意气消沉……若有在下帮得上忙的地方,请务必直言。”

  唐殇盯着他,花了好一会才让迟钝的大脑重新运转起来。迟疑了一阵,唐殇缓缓说道“我是这个村的村民,之前和别人打架昏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在数里外的森林中。有人告诉我村中被出事了。当我回到村中,就看到大家都已经遭了毒手,连奶奶也……”说到这里,唐殇本已麻木的心又狠狠地刺痛了一下,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没有再说下去。

  白衣少年摸了摸下巴,略一思索道“那么你要做的事情就是查出凶手和真相了。”唐殇却叹了一口气道:“从何查起啊。”白衣少年高深莫测地笑了笑:“不管怎么查,活着才是一切的希望。像你刚才那样消沉下去可不行。”他转头看了看四周道:“尸体也要尽快埋葬了才行,不然容易引发瘟疫。”

  酷D匠)%网#首-发

  明白了自己还有要做的事情,唐殇顿时觉得空虚的身体里又有了一点力气,他拄着长枪站了起来。白衣少年却也注意到了那柄长枪,一扬眉,突然开口问道:“说了这么久,却还没有请教兄台高姓大名。在下乃是轩辕胤。”唐殇看了他一眼,心中暗忖着名字真是怪异,以前倒是从未听说过姓轩的人呢,不过自己是乡下人,没见识倒也是正常的。唐殇想了想便释然了,开口正要说“俺叫小黄豆”,却想到人家的名字听上去十分帅气,自己若报出这土狗一般的“小黄豆”来岂不是十分丢脸,于是便临时改口道“唐殇”。

  轩辕胤听到这个名字,又转过头去看了看那长枪,便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拍了拍唐殇的肩膀道:“那么我去把村子那边处理了。你就劳烦让这几位入土为安吧。”说完还不等唐殇绘画便一溜烟地消失在了夜色中。看得唐殇有些目瞪口呆:这少年看上去也不过十七八岁,和唐殇年纪相仿,光看外表还分不出谁大谁小呢,身手竟然就已经如此不俗。如此的速度绝非战士能够达到的。至于是否强过战师,他从未见过村长出手,自然是不好判断的。

  唐殇又四下翻找了一阵,却发现家中原本的那把趁手的铁铲不见了。他有些为难地看了看手中的长枪。方圆几百米唯一找得到的工具也就只有这个了,难道要用它挖地?他想着,拿起长枪往地上戳了戳,竟然如同刺进了一块豆腐一般,枪尖毫不费力地没入其中。此时唐殇才想起那红袍男子的话:“这枪也不是普通的枪。”不禁乍舌。

  饶是这柄磐龙枪锋利无双,用来挖坑也是相当的不趁手,唐殇花了不小的功夫才将几人埋葬。虽然他们是杀死奶奶的凶手,不过一来他们也已经得到了惩罚,二来毕竟尸体要是就这么不管,可是要产生瘟疫的。唐殇虽然看到他们的面孔心中仍然不是泛起愤怒,终究还是让他们入土为安了。

  他本来就疲惫不堪,这样忙活了一阵,又在奶奶入土的时候痛哭了一阵,现在更是觉得头晕眼花,脚步发虚,要不是还有刚刚进阶的战气勉力支撑着,恐怕早就一头栽到在地上来了。

  原本绿叶村每当立墓的时候,总要请村中最有文化的王先生来立墓碑,只是此时自然是不可能把他从尸体堆里面叫起来帮忙了。不识字的唐殇苦恼了一回,只能弄几根树枝来插在坟丘上,聊作墓碑。

  做完这一切,他的心中终于平静了一些,坐在奶奶的墓前,又发愣了起来。过了一会,他终究还是抵挡不住身体的疲惫,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唐殇饿得简直没力气睁眼。他做了起来,发现天色已经大亮。轩辕胤原本在啃着一个大饼,听到响动便抬起头,见唐殇已经醒来,又从包裹里掏出一个大饼丢了过去道:“唐兄你在村子里还有什么要收拾的东西么,若是没有,就跟我走一趟蛟血山吧。我看这样下去再不打点猎,我们两个就都得饿死了。”

  饿了两天的唐殇抓起大饼就是一顿狼吞虎咽,再平淡无味的东西此刻都会显得香甜之极,更何况这大饼原本就手艺不错。吃了一半,唐殇却抬起头,看着轩辕胤迟疑道:“你……为什么要帮我?”后面本来还有一句“我为什么要跟着你走?”想想还是咽回了肚子里,毕竟轩辕胤也算他的半个救命恩人,如此说话未免太过无礼。轩辕胤却扬了扬眉毛,又露出了那高深莫测的微笑道:“一来嘛,我这人正义感比较强,就是喜欢助人为乐和打抱不平。二来,你要查的事情或许和我也有关系,我有些感兴趣。三来,我要办的事情,或许和你也有关系。”

  唐殇闻言,皱着眉头整理了好一会的思绪,还是觉得莫名其妙,顿时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你们这些人说话一个个都藏头露尾,一点都不爽快,真是不知道什么居心。”轩辕胤眼前却是微微一亮:“我们这些人?不知唐兄所指还有何人?”唐殇自知说漏了嘴,赶紧摇头若无其事道:“没什么没什么,只是习惯用语,一时口误罢了。”

  那个红袍男子的事情关系到自己的身世,似乎藏着不小的秘密,自己不知道红袍男子的身份,不代表别人也不知道。如果自己见都没见过的老爹,师兄什么的结下过什么厉害的仇家,借由红衣男子的身份推测自己的关系,报仇报在自己的身上,那可就亏大了。之前的红衣男人虽然神神秘秘,不过多少还是表现了跟自己一家的态度,应该是可以确定对自己没有恶意的。而眼前这个少年没有缘由地帮助自己,不像那红衣男子自明关系,又一直若有若无地打探着什么,相较之下十分可疑,所以还是不要告诉他之前的事情为好。

  草草了结早饭之后,唐殇感觉体力恢复了一些,站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脚,又握着沉甸甸的长枪挥舞了两下,想起这长枪的可怕锋锐,唐殇的底气又租了一些。

  “那么出发了?”轩辕胤变戏法似的从包裹里抽出一把简直比包裹还大的双手长斧,朝远方那巨大的蛟血山的黑影指了指。唐殇最然满心的疑惑,但还是点了点头。这个叫轩辕胤的家伙暂时应该不会害自己,要查村子的事情暂时也只能靠他了,就算他是在利用自己,短期内自己并没有足够的价值,他也不会有理由对自己下手。

  再说……想起那天看到轩辕胤起码有战师级别的身手,唐殇不禁苦笑了一声:再说,自己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