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小黄豆晕晕乎乎地睁开了眼睛。

  “奶奶!奶奶怎么样了!”他猛地睁大了眼睛,在他的记忆里,上一刻奶奶还在被人殴打着。然而此时眼前只有一个明亮的火堆,借着火光可以看清自己身处一片森林之中。自己的小屋,奶奶,全部都不见踪影。

  火堆前方是一个披着红色披风的人影。他缓缓转过身,同样红色的瞳孔和长发散发着鲜血的气息,一时竟吓得小黄豆说不出话来。

  只是他气势虽然吓人,面相倒也和善,微微一笑道:“我知道你现在有很多问题。虽然有些事情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不过你且问问吧。”

  “你是什么人!这是什么地方!奶奶怎么样了!”小黄豆一连串的问题脱口而出。

  血帝略一思索道:“我是什么人,暂时不能告诉你,只能说和你的先辈有交情吧。这个地方是绿叶村和蛟血山之间的森林。至于你的奶奶,我没有留意,不过村里的人多半死光了,她即便还活着,也绝不会回这个地方来了。”

  “你说……村里的人……多半死光了?”小黄豆愣住了。就算平时再怎么饱受歧视,他仍然难以想像平时充满活力的乡亲们全都变成尸体,冰冷地躺在地上的样子。“这是怎么回事!”

  “嗯……这个你不能知道。”血帝的目光在地上的磐龙枪与小黄豆之间来回转了转,迟疑地说道。又见小黄豆的目光有些奇怪,赶忙补充道“你放心,绝对不是我,我赶到的时候绝大多数的村民已经遇难了,还是因为我的关系剩下几个才能逃出生天的。好了好了,你的问题差不多了,且听我说几句。你的真名叫做唐殇,姓唐名殇。”

  他说着,指尖射出一道红光,手指轻轻一挥便在地上刻下了唐殇二字,字体刚毅有力,自有一股磅礴的气势。

  血帝接着又道:“你的父亲是个了不起的人,这把枪也是一把了不得的枪,你切记好生保管不要丢了。”说着指了指地上的磐龙枪。

  “你注定是个不平凡的人。”他顿了顿,看着唐殇,突然笑道。“好了,现在该说的都说了,更多的等你下次见到我再说吧。”

  唐殇一惊,脑中本来还在思考血帝刚刚所说的话,张口欲言,血帝却在红光一闪之间便遁得无影无踪。

  “他说……村里的人……都死了……”唐殇本已站起,此时又靠着背后的大树缓缓地坐了下去。今天一时之间收到的信息太多了,他却是有些愣了。绿叶村的毁灭,身世的揭开,对他而言莫不是巨大的冲击。

  然而,唐殇只是迟疑了片刻,又再次站了起来。因为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做,没有时间彷徨。奶奶仍然生死未卜!唐殇的心中仍然刻着奶奶被殴打的画面,想起来就让他的心滴血。无论如何,一定要先回绿叶村,找到奶奶!

  他抬起头,环目四顾。在这森林之中极难辨别方向,除了专业的设备之外,听说有些熟练的旅行者能够用天上的星星来指引方向,只是唐殇却没有那些本事。但他却知道,蛟血山位于绿叶村的正西方!只要爬上大树,看到蛟血山,再往反方向走,便离绿叶村不会偏差太远了。

  爬树本是乡村少年熟得不能再熟的项目,饶是唐殇身无半点功力,爬起来也是轻松写意。不过,今天爬树怎么感觉特别容易?

  不……不对。

  细心的唐殇停下了动作,慢慢地寻找着异样的来源。

  不是这树好爬,而是……我的力气变大了?

  他皱起了眉头,疑惑地感受着。片刻之后,他惊喜地差点从树上掉下去。

  原来这十几年积累的战气,正在随着手脚的用力而无意识地集中,流动,融合着。原本那层无形的屏障竟然消失无踪,战气正在随心所欲地奔涌在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有意识地把他们集中到手上,用力一压,手掌竟然入木半分!这下爬起树来当真是毫无障碍了,唐殇三下五除二爬上了四五丈高的树顶。只可惜,今天的夜特别黑,星光黯淡,黑云遮月,竟然连蛟血山那巨大的身影也难以从视线中分辨而出。

  “也罢。”唐殇却不丧气,蹭蹭地爬下了树,心中早已被无边的喜悦充满了。

  蛟血山危险无比,各种魔兽出没,传说还住着一头实力初窥煞境的血蛟。就连绿叶村最熟练的猎人也根本不敢接近,此时在山外的森林虽然还算安全,但是如果不明方向地乱走,那可就真是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了。

  看:,正…版章cR节/D上t酷z{匠)网v

  只能等明天天亮了,再次上树查看方位了。虽然心中仍然忧虑奶奶的情况,但是重获战气的喜悦让唐殇的心中装不下太多负面的情绪。

  “我……我可以修炼了!”他深吸一口气,激动地对自己说到。虽然身处森林不敢大声吼叫,怕引来猛兽。但他还是激动得全身发抖,轻声地对自己重复着:“我不是废物了,我不是废物了!啊啊啊啊啊啊!”

  一想到今后的人生,他就激动得不能自已。不再受人轻视,不再受人欺辱。曾几何时,他也梦想过成为村长那样的高手,在大家崇敬的目光中生活。而现在,通往梦想的大门,终于在他面前开启了!

  只是一想到修炼,难免想到奶奶用生命守护的那块战士之证。奶奶受伤流血的画面出现在脑海里,多少让唐殇冷静了下来。

  不能回绿叶村了,那今天晚上只能在此处度过了。他打坐下来,静静地感受战气在体内的流动。控制着他们完成了一个循环,又一个循环,又一个循环……原本在无数人眼中枯燥无比的修炼,唐殇却越重复,越是感到快乐,幸福得几乎要留下眼泪来。

  曾几何时……只是简简单单地完成这样的循环,都是遥不可及的梦想啊!

  只是看着体内的战气畅通无阻地奔涌着,一点一滴,切切实实地壮大着,这对他而言就已经是无上的快乐了,寻常人修炼的枯燥,他那里体验得到一星半点?

  一圈圈地循环,一圈圈地壮大。唐殇虽然能初步感到战气的流动,却还没有掌握战士级别的内视,自然也无法看到,自己的丹田之中,一个盘旋着的扁盘正在形成。这个扁盘侧边呈六边形,上端比下端稍稍小了一些,六个边上都刻着神秘莫测的符号。

  随着战气的壮大,扁盘终于彻底成型,唐殇身体一震,感觉到了什么,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我……我就这样晋级战士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