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李东看到那柄长枪的时候,它已经穿过自己的心脏了。直到最后一刻他也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只能倒在地上,留下惊愕的目光直直望向天空。手持长枪的人并没有满足,但是当他环顾四周,发现已经没有人站着的时候,也只能发出一声充满暴躁的咆哮。

  然而稍稍一顿之后,他却突然身形疾动,竟然是朝着村里的方向去了。小黄豆和奶奶居住的地方是一个有些偏僻的小山包,离大家聚居的地方大约有十五分钟的路。只是这十五分钟自然是按常人走路算得,若是以那人现在的速度,不过片刻就到了。

  村长铁拓正坐在屋中冥想,正是每日坚持不懈地修炼才能让他成为小小的绿叶村里唯一的战师,同时也成为了受人尊敬的村长。原本正静坐着引导天地间游离能量强化自身的铁拓却突然睁开了眼睛,瞳中满是惊骇之色。在他的感知之中,一股恐怖的气息正在极速地接近。不,这本来都已经远远超出了他只能覆盖几十米的感知范围,只是那气息太过强大,给人的感觉如同一只小山般高大的远古凶兽迎面冲击而来,距离再远也会轻易地注意到。

  “到底发生了什么!”来不及再多想,铁拓脚下一动,眨眼之间已经冲到了屋外相要看看是什么情况。他刚站定脚步就听得远远传来一声惨叫,却是发现刚才还在几里开外的那股气息现在已经近在村内了。此时能够清晰感受那股气息的铁拓不禁脸色大变。这是……何等恐怖的感觉啊!不单单是强大,其中蕴涵的疯狂与残暴让铁拓感到一种深入灵魂的战栗,仿佛能清晰地看到一只暴怒的巨兽在他眼前张开了血盆大口。

  附近的村民听到惨叫声也纷纷不明就里地跑了出来。虽然没到战师境界的他们无法伸展自己的感知,并不知道那个恐怖气息的存在,但是重任心中都升起了一丝莫名的压抑和不寒而栗。他们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了村长铁拓,绿叶村的保护神。而铁拓也不负众人的信任,片刻就从震撼中清醒了过来。

  几乎是回过神来的瞬间,他就用力大吼了一声“快跑!”,也不管还在发愣的众人,拉起身边的老伴飞也似地转身跑去。刚跑了没两步,身后又传来一声惨叫,铁拓听得心中一紧,脚下发力,速度又快了几分,几乎把这些刚刚反应过来开始逃跑的村民远远抛在身后。随着惨呼声,铁拓感知中村民们的气息也一个个地消失,正在他心中发寒的时候却远远听得一声凄厉的呼喊;“村长,救救我们!”

  这一声村长,仿佛打开了铁拓心中的某个闸门,几十年的记忆如洪水般在一瞬间涌出。从小时候和同伴玩耍,受长辈照顾,到自己看着村里的新一代一个个出生,自己被大家尊敬,被小孩子们崇拜。记忆的片断一一在脑海中闪现而过,脚步竟然在不知不觉间停了下来。

  “也罢,也罢。”他叹了口气,将身上背着的妻子放了下来。“反正以那东西的速度,若是放任,被追上也不过是迟早的事情。你有多快跑多块,有多远跑多远吧。”说罢竟是用了比来时更快几分的速度冲了回去。

  此时的铁拓心乱如麻,只不过百多步的路程,心中却已闪过无数念头。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恐惧在心中盘旋着,然而有什么更强烈的东西让他无法后退。

  他爱这个他长大,生活的地方,同时身为村长也有责任守护这份平静的幸福,只是他自己也没有想到,他竟然愿意为此付出生命。“幸好平儿今天不在村里,倒是正好逃过这一劫啊……”想到这里,他不禁有些庆幸。

  小小的绿叶村,不过十几户人家,总共人口也不过百数,铁拓赶回之时已经死伤过半了。凶手似乎特地将创口划得又长又深,使得这数十具尸体喷出的血液溅得到处都是。“大家分头跑!快!”铁拓见到这地狱般的景象,也红了眼睛,毕竟地上躺着的这些都是和他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亲人们啊!

  “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这么残忍,无端害我们绿叶村几十条性命!”见得那人影手持长枪一划,又是带走一条人命,溅起一道血浪,铁拓怒吼一声,鼓起全身的战气就冲了上去。那人见铁拓上前,随手就是一枪刺来。谁知铁拓竟不闪不避,反而向前一步,任由长枪贯穿自己的身躯,同时右手拔出腰间的短剑顺势向对方的咽喉刺去。

  只是短剑尚未近到那人身前三寸,便听见“碰”的一声,似乎撞上了什么无形的屏障,然后随着绿光一闪,竟然是被震成了碎片。铁拓并没有在意,仿佛早就知道自己的攻击不会有什么效果,毫不迟疑地反手一拉长枪,整个人顺势冲了过去,竟然死死地抱住对方。这一连串自杀式的行动似乎是出乎了那人的预料,以他的身手竟然没有避开。“你我实力相差巨大……唯有这样才能拖延你一时半刻罢……”铁拓一边咳嗽着一边艰难地说道。“究竟是何方神圣,对我们这一个小小的山村大开杀戒?”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抬起头,铁拓却看到了一张他绝对想不到的脸。震惊地张开了嘴,似乎是想说什么,只可惜生命已经从他的体内彻底流逝,这具身躯最后还是凝固在了这个姿势。

  “我终究还是来晚了啊……”一声幽幽的叹息传来。

  绿色的凶神举目四望,周围却只有尸体。他抬起头,正见一个人站在数丈高的空中,脚踏虚空却稳若磐石。红色的长发,红色的双瞳,红色的短刀,红色的披风,这个男人红得比脚下的尸山血海更加深沉,映衬之下散发出一股地狱之主,修罗之王的气势。

  “孽畜,当年师叔好心留你一条残魂,想不到你今日仍敢为非作歹。”那修罗一样的男人缓缓开口道。

  “想不到……想不到当年一个闻到我的龙威就要吓得落荒而逃的小屁孩,如今竟也在我面前嚣张起来了。”绿光渐渐收敛,那持枪的人,赫然正是小黄豆的模样。只是此时他神情阴冷,声音嘶哑低沉,气势逼人,哪里有半分乡村少年小黄豆的影子?

  “呵。”那血色修罗却是轻笑了起来:“不错,若是当年的凶兽磐龙,我倒确实忌惮几分。只是如今你只剩一条残魂,能有多少力量?怕是连维持煞境都难以做到吧?这点微末的本事,也只能欺负欺负手无寸铁的凡人了。我区区血帝,收拾你倒是绰绰有余了。”

  磐龙本就是凶兽,此时逞不了口舌之快,便不耐烦地一枪向血帝刺去。这一枪有如一道惊雷,拔地而起,若是落在寻常人眼中除了一道留在空中的绿色光影,便什么也看不到了。只是在血帝眼中,这一枪的动作实在是缓慢无比。

  他并没有多做动作,只是简单地用右手上的短刀向下一劈。一道巨大的刀影透出,不偏不倚正点在枪尖上。这一点,磐龙的动作立刻缓了下来。然而刀影去势不止,在强硬地一阻枪尖之后又仿佛虚无一般地穿了过去,直到透过磐龙的整个身体才渐渐地消失。

  血帝微微一笑,喝了一声“血影缚!”,磐龙便再也动弹不得。

  Q。酷匠网C(唯^一fq正版C+,…其9◎他都A是U盗版E

  他带着姿势凝固如一座雕塑的磐龙缓缓降落到地上,绕着看了好几圈,这才摇头叹道:“师叔啊师叔,看来这是天意啊,殇儿注定不是寻常人……”

  这才腾出手来,用短刀在地上画了一座阵法,将磐龙摆在中心,又左手将长枪拿过,枪尾对准磐龙胸口,右手一拍他的天灵盖:“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饶是磐龙已经被重重束缚,此时仍然从灵魂中发出了一声不甘的咆哮。不过终究还是随着一道绿光,从小黄豆的身上流进了长枪。绿光在长枪上流转了好一会,直到血帝又附加了好几道封印,这才渐渐隐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