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和往常一样晴朗,野鸡和黄狗在地上追逐而过,仿佛这是绿叶村平静而祥和的又一天。

  对于小黄豆,这本应该是不同寻常的一天,因为这是他的十八岁生日。今天可以说是他成为一个大人的日子,然而这十几年来,他觉得自己并没有抬头挺胸地做过人。

  因为他是一个“废物”。

  做完农活,放下手中的铁铲,顾不得满身大汗,小黄豆就进屋开始打坐。很轻易就感到了体内日渐壮大的战气,轻易到小黄豆几乎不相信自己是个废物。他可以清晰地感受到战气在体内的运行与壮大,然而每当想要指挥它与手脚融合强化力量的时候,却总是像遇到了什么障碍一般被弹回来。

  从第一次发现这个情况后的越战越勇,到后来的疲惫,再后来的不甘与愤怒。然而,这十几年来,他从未放弃。

  “小~黄~豆~哟~”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屋外悠悠响起。

  “奶奶!”小黄豆兴奋地从地上一跃而起,打开屋门。正是去城里卖菜的奶奶回来了。

  小黄豆从小父母双亡,只有奶奶一个人把他抚养长大。奶奶一定也希望自家的孩子能和别人一样,成为一个有力量的男人,但是就算在证明小黄豆不能使用战气后的这些年里,她也从未抱怨过一句。

  看着自己的孙儿被人欺负,想到以后他娶不到媳妇,奶奶只能在无人的角落抹去老泪。

  “小黄豆呀……你看奶奶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奶奶笑呵呵地从怀里掏出一个巴掌大小,纹着剑的三角徽章。

  生活在山村里的男孩子们没有不知道这东西的,对于他们来说,这就是梦想的起点。

  “战……战士……之证……”

  S!酷|S匠◇网永v久jf免费,看小v说

  能让人踏上真正拥有战斗力的第一个阶层战士的道具。见到它,小黄豆的声音都颤抖了。

  对于城里人来说,这可能就和小孩子的玩具一样没什么稀奇,但是对于小小的绿叶村,小黄豆知道奶奶要付出多大的代价,他已经注意到那个家传的发簪,奶奶唯一值钱的物品从奶奶的头发上消失了。

  对于山里人,虽然也不至于没有人用得起,但是斗士之证就和结婚,盖房子一样是一辈子通常只干的起一次的终身大事,给孩子置办一个往往要掏空家里多年的积蓄。像小黄豆这种只有一个老奶奶在赚钱的家庭,几乎是没有希望摸到战士之证的。

  “呵呵,这种垃圾也想成为战士么?”

  声音响起,小黄豆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抬起头,发现三个人影已经围了过来。为首的正是铁平,村长铁拓的儿子,村里唯一佩得起剑的年轻人,此刻他面无表情地扫视着小黄豆与那块战士之证。

  在他左侧的削瘦青年则是杨文,和右边的李东同为铁平的走狗,平日里游手好闲,到处敲诈勒索,刚才说话的正是他。

  小黄豆没有开口,心跳却砰砰地加快了,此刻他脑中正在全力思索着对策。三人中地位最高的铁平在一年前已经成为战士了,这块战士之证对于他并不是必得之物,若是如此自己说不定还有机会。

  “铁……铁平少爷……”小黄豆犹豫着开口“这是我们花了很大心血才得来的……希望您可以高抬贵手……”

  铁平还没开口,旁边的李东又按耐不住了:“呸,你这种根本无法使用一丝斗气的废物,就算拿到战士之证也只不过是白白浪费吧,还不如把它交到能够使用的人手里。”身为天天一起厮混的小弟,李东又怎会不知道铁平已经不需要战士之证了?且不说把它卖掉自己多多少少也能分一杯羹,若是运气好铁平少爷把这东西赏给自己……

  李东还在说着,杨文已经抢先一步把手伸向了战士之证。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志在必得的一扯,竟然没能从一个老奶奶手中夺下这块战士之证。他惊愕地把目光从战士之证上移开,这才发现之前默不作声的奶奶正用一种狰狞的目光盯着他,那其中的凶狠与决心,让杨文几乎打了一个寒颤。

  杨文随即感到一阵恼羞成怒,自己平日里仗着铁平撑腰,到处为非作歹,只有别人怕他的份,哪想到今日竟然被一个手无寸铁,半截身体入土的老人差点吓退。他反手一巴掌扇在奶奶脸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另一只手也没闲着,直直夺向战士之证。

  但奶奶早已豁了出去,将战士之证抱在怀里,整个人滚倒在地缩成一团,竟是在用身体保护着战士之证。因为此时她手里拿的并不只是一个小小的徽章,而是她孙儿未来的人生,一个可以扬眉吐气做人的人生。

  李东见到这一幕也是怒上心头,心想我们几个要的东西你还敢抵抗,莫非真以为我们不敢对你怎么样?“你以为自己能做什么?不过是一个老太婆和一个废物,今天就算你们两个真的死在这里,也没有人会在意,只当是给这块地添了肥料罢了。”他一边狠狠踹着奶奶的身体,一边说道。“想少吃点苦头就乖乖地把东西交出来!”

  “奶——奶——!”小黄豆此刻再也按捺不住。一个老年人哪经得起斗气在身的几个年轻人殴打?眼见自己唯一的亲人就要血溅当场,小黄豆再也顾不上自己的弱小,一把抄起手边的铁铲,只觉得脑海里一把火烧了起来,把什么都烧没了,只剩下一个想法:杀光这几个人!

  铁平并没有出手,虽然眉头微皱,但是他也没有阻止手下的意思,此时见到小黄豆拿着铁铲冲了上来,一向面无表情的他竟然也嗤笑了一声。

  “看来你们是打算祖孙俩死在一块了。”杨文抬起头,正见到冲过来的小黄豆,抡圆了手臂狠狠一拳,不偏不倚正打在小黄豆胸口。这运足了功力的一拳打得小黄豆整个人都离地而起了几分,重重地摔在地上。

  然而他没见到的是,此时倒在地上的小黄豆已经渐渐变得两眼血红,那目光中散发的杀意早已超出了常人能有的范围,若是真的目光相接,恐怕当场就能把他吓得肝胆俱裂。

  然而他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因为下一个瞬间,一把散发着幽绿光芒的长枪已经透胸而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