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反省!这一章写得太差了,状态不好,大家先凑合吧,下一章就开始精彩了。希望大家能看下去,谢谢)

  看来仅凭洒家的话,想要在餐厅吃一顿青岛天价大虾恐怕是没啥希望了,至于街道上的小吃摊,我直接将其拉到黑名单中,设为不可以踏进的禁地,倒不是哥矫情,只是关于这些地方的负面新闻数不胜数,听得我的耳朵都快长出茧子了。

  前些日子,有个家伙在小吃摊十分荣幸地尝到用百年僵尸肉、地沟油,三聚氰胺、漂白剂、大肠杆菌等仙料密制九九八十一天,汲取天地之灵气而成的天朝特有的大餐后,修仙大乘,瞬间从一个普通的凡人升华成了神仙,然后驾鹤西去,前往西方极乐世界追随如来佛祖了。。。

  毕竟洒家还想渡脱红尘一翻,还不想修道成仙。

  我找不到餐厅,不代表段子期不行,对于他来说,这只不过是芝麻蒜皮的小事,以他这个富二代的能量,还不是轻松加愉快,他若是连这种小事都不能解决,那还怎么配当我的马仔?(咳咳,吹大了…)

  我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再次拨通了段子期的号码。很快,对方就传来了回应。

  “对不起,您拨打的帅哥正在装扮中,请稍后再拨…”

  我还没有来得及说一上句话,就听到了极为熟悉的系统提示音,于是便下意识的“哦”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咦?不对!”等我挂断电话后,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感情是被段子期那货当猴耍了,这让我有些恼怒,于是重新拨通了他的电话。

  “子期啊,最近我正在研究满清十大酷刑,就是什么无痛人流、割包皮之类的,不过我还缺少一个实验对象,你看是不是要展现你的雷锋精神啊?”我抠了抠鼻子,皮笑肉不笑的说。

  果然,听到我这么说,段子期就炸毛了,不禁缩了缩脑袋。

  不知道是回光返照还是咋地,刹那之间,他就想到的应对之策。

  段子期先是将手机远离自己,将手鸡开启了免提模式,而后指着他身旁的一堵墙破口大骂,说“混账东西,快点将我的手鸡拿来,若是耽误了顾子哥的大事的话,我就打断你的三条腿…”

  “这位帅哥,有话好好说,像您这么文质彬彬,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大帅哥,怎么会动粗呢,是不是…”

  一个猥琐的声音从电话那头响起,紧接着段子期十分臭屁的自吹自擂了起来,听起来要多欠揍有多欠揍。

  “瞎说什么实话!还不快快拿手机来,没看见顾子哥已经打电话来了吗?如果将他惹毛的话,我就算是再帅也保不住你!”

  …………

  “尼玛!能正常点吗?”我强忍着呕吐的冲动,怒骂道。此时此刻,洒家真想拿双拖鞋拍死他丫的!

  不过别的不说,仅凭口jiao,呸,是口技,子期足可堪比中国古代的口技大神。凭借他那伶牙俐嘴,甚至都能将直癌男说弯了。。。

  倘若让子期开一家男科医院的话,恐怕不知会有多少家欧亚医院,莆田系医院要因此倒闭…

  良久,段子期方才讪笑一声,道。“真是骚瑞,刚才有个不懂事的跟班拿我的手鸡去撸了一炮,若是他惹得你不快了,我这就揍死他丫的!”

  呵呵,真是装得一手好逼,我冷笑一声,并不给予回应,就静静地听着他继续装B。

  没有听到我说话,段子期顿时急了,于是又开启了口技模式。“臭小子!都是你,看我不砍死你!”

  “大哥,饶命啊,我在也不敢了…”

  “啊!!!”

  @◎看0/正S版…章x6节/^上酷$匠网~P

  ……

  一阵鬼哭狼嚎刺得我的耳膜生疼,不仅如此,我全身寒毛也根根竖立,我忍无可忍,“段子期,你真的找抽是吧?”

  “这么说,你不计较啦?”段子期试探性地问到。

  我翻了翻白眼,道“别说的这么恶心,搞得像我们是搞基的一样…”说到这里,我心里一阵恶寒,全身上下忍不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是吗?亲爱的…”段子期故作肉麻的说道。

  “滚犊子!”

  “哈哈!”

  ……解决了段子期后,我长舒了一口气,幸亏他没有再肉麻下去,否则我绝对会疯了。不过就苦了那堵墙,躺着也中枪,比窦娥还冤啊!我猜想它的阴影面积都快赶上美帝的领土了吧。

  我与段子期便是这样,因此对此已经见惯不惯。

  玩笑过后,我才记得现在是用我的手机打电话啊。泥煤!都通话这么久了,天知道万恶的移动公司到底扣除了我多少话费,我的心在滴血啊!这么多话费都不知道能买多少包辣条了。。。

  洒家发誓下次一定要让段子期先打电话,毕竟他最不差的就是毛爷爷。

  “言归正传,我让你去寻一处好一点的餐厅。当然,情侣餐厅,小吃摊之类的除外。别问我为什么,这是那几个美女的要求。”我还真怕段子期去预定个什么情侣餐厅,到时候没有什么美女,反而是两个大老爷们在吃个烛光晚餐的话,那就是跳进黑洞也洗不清了。。。

  想到这个画面,我不禁打了个寒战,为了防止这类邪恶的事情上演,我直接将这条路堵死。

  “嘿嘿,我早就料到你会这样说,你放心,这点小事情就包在我身上吧,我一定会让那些美女满意的。不过要稍等一会儿,我马上就装扮好了。”段子期信誓旦旦的说。

  装扮?我轻笑一声,为了给妹子们完美的第一映像,子期可谓是绞尽脑汁啊,不知道他晓得结果后会不会跳楼,当然,是从一楼跳到五楼。不过,我了解他的性格,要是知道前因后果后,他顶多就是跟我牢骚几句,让我赔他巨额的精神损失费——几包辣条而已。否则关系再怎么铁,我也不敢开这个玩笑。

  而后他又难得正经的补充了一句“‘烟雨江南’,这是餐厅的名称,但是它只对政府高层和富甲一方的人物或家族开放,普通人无法进入,甚至闻所未闻,你若是要打的去的话,恐怕也寻不到,因为大多数司机都不知道有这个餐厅的存在。你在哪里,待会儿我来接你就行了。”

  烟雨江南?这个词在我的脑子里一闪而过,是曾相识,却偏偏想不起来,我捏了捏下巴默默思忖着,然后自嘲一声,自己不过是个生活在底层的平凡人,又怎么会听过这种高档的地方呢?摇了摇头,不再去理会这些无关紧要的问题。

  “我在小吃街外街的优衣库附近等你。”说完,我就朝着优衣库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