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转瞬即逝,开学不期而至,为了祭奠我们匆匆逝去的美好暑假时光,迎接最为黑暗,监狱般的上学时代,我准备叫上段子期去在面小聚一餐。

  我之所以叫上他,一方面是因为我与他是死党,从小就追逐打闹,直至今日,依旧如此,名虽各姓,却情同手足。但更重要的是,那家伙是个富二代,从不缺钱,要是不叫他这个移动银行来的话,那就真的太对不起自己了。。。。

  我从口袋里摸出刚刚买的新手机,这货足足花了我250块大洋,是国外进口的,高端大气上档次,用起来倍有面子,手机壳上还刻着“made.in.India”,虽然我英语不好,并不知道上面写的是什么意思,但是我觉得能制造出这么好的手机,这国家绝对是个很神奇,很厉害的国度!

  我拨通了段子期的号码,很快电话那边就传来懒散的声音,夹杂着一丝不耐烦。

  “喂?顾子哥,什么事啊?”

  听到这声音我就顿时不乐意了,这明明是要送客的语气,“小子,你嫌我烦是不是?”

  “额…呵呵,怎么会呢,我这不是刚刚睡醒吗?”

  电话那头,段子期在床上伸了个懒腰,悻悻的干笑一声,挠了挠他那都快卷缩成一坨的头发,这估计都快有一个星期没洗过头了,为了让我相信,他还特意照了张相片传给我看。

  很快,我的手机就接收到了照片,看到这照片,我顿时无语,现在都快到下午六点了,这家伙才起床,该不会是昨晚撸得走火入魔,起不了床了吧?不过,无语归无语,可他那头发却让我心里直膈应,他那头发是怎么回事?难道他想引领杀马特家族再创辉煌不成?

  m最新章PD节{上)酷@\匠网u

  我敢以他的人格担保,他的头发里绝对不会有虱子跳瘙之类的,因为那里的环境太过恶劣,已经不适合生物的生存,即使是艾滋病毒也要被活生生的熏死。。。

  我努力删除大脑里的这张照片,许久,才说道“到也没什么事,这不是快开学了吗,所以叫你出来聚一聚。”

  “可是,顾子哥,不是我不想来,只是太累了。你也知道,我整个暑假都在国外旅行,昨晚我才刚从越南赶回国内的,直到现在都还有点倒时差,所以才睡到现在,恐怕…”段子期犹豫不决的说道。

  听到这里,我的眉毛拧作一团,这小子推三阻四的,根本就是不想来嘛,如果他不来,那我的伙食费那岂不是要自己付了吗?不行!为了伙食费,这小子必须来!于是我便稍稍加了一些猛料,我就不信他不来。

  “这样啊,那真的是太可惜了,最近我刚刚结识了一些美女,据说她们准备转来我们学校,而且在全市官方网站的校花排行榜都名列前茅,为了迎接她们,我才提议这次聚会的,顺便将她们介绍给你认识一下,可是我没想到你这么忙…”我故作叹息的说到。

  听说有美女,而且还是全市排进全十的校花,段子期涣散的目光瞬间就亮了起来,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拍了拍胸脯道。“瞧你说的,即然是顾子哥邀请,那我怎么好意思矫情不来呢,你稍等一下,我立马就到!”

  “嗯,那你快点,我们就在小吃街等你,如果让她们等久了的话,那你给她们的第一映像势必会大打折扣的。”

  我捂住嘴巴,极力将自己的笑声压低,然后催促他来快点。子期对美女的免疫力都快降成了负数,这招我都用了快上百次了,竟然还上当,这招真是无往不利啊!看来以后还得用。

  “对了,你顺便将鸡窝头洗了,女孩子都是不会喜欢邋遢的人。”我补了一句,不过这并不是我的真实想法,本来就没有什么美女,那只不过是我瞎编的,原因自然不会是这个,纯粹是因为他的头发太恶心了,我怕待会儿看到就吃不下饭,因此才叫他去将头发处理一下。

  “有道理,那我再整理一下。”段子期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解决了段子期的问题,我便从小区出发,前往小吃街,反正这几天老爸老妈都出差了,短时间内他们是不会回家的,今晚我怎么吃怎么喝怎么玩都不怕。

  从小区到小吃街不过去十分钟的路程,因此我很快就走到了那里。

  小吃街占地面积很大,五条主街和几十条小巷组成,是市里最大的街道之一,如果要逛街的话,恐怕一个小时逛都走不完。

  在暑期熏蒸,赤日炎炎的盛夏,人们往往在会夜晚三五成群地聚在小吃街,喝喝啤酒吹吹牛,想想都惬意。

  我知道在这个时候的小吃街肯定会十分拥挤,所以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可当我到了以后,还是彻底傻眼了,这何止是拥挤,分明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人山人海,红旗招展啊!偌大的街区硬是被挤得水泄不通,跟春运有的一拼了,恐怕当年宋丹丹老师卖书的时候都没有这等场面。。。

  转了大半个街区,寻了无数个餐厅,连腿都跑软了,可还是没有见到哪个剩有空位子的。

  我站在某个餐厅的门口旁歇息了一会儿,揉了揉太阳穴,这才几天没出门啊,如今混差到连找个吃饭的地方都跟取经似的,难如登天。

  当我正要离开的时候,便在不经意间看到餐厅里面有一桌客人恰好吃完,腾出了一个桌子。看到这一幕,我心中狂喜,于是便准备订下那个位置。

  “服务员!”我向服务员招手,示意让她过来。

  “请问先生,有什么我可以帮助您的吗?”服务员走了过来,她看到我是个初中生,略微皱眉,但是这并没有影响她口中的公式话,毕竟顾客是上帝,是衣食父母,要是把衣食父母都惹急了,那店也甭开了。

  看到她微妙变化的神情,我就猜到了对方心中所想,她是怕我付不起账,毕竟洒家连衣服穿的都是几块钱的地摊货,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会这么想,不过我直接将其忽略,反正付钱的又不是我。。。

  不过,这服务员如此物质化,关键是还被她鄙视,这让我心里颇为不爽,因此……

  “给我预定一间包厢,也别太贵了,就七星级总统专用包厢吧。”我也不打算做地太过分,于是只点了个普通的包厢。

  听闻此言,服务员随即一愣,说:“抱歉,本餐厅无此规格的包厢。”

  “这样啊,那真是没办法。”

  “那就随便给我订一桌吧。”我指了指那个空位,补充道。

  闻言,服务员暗自磨牙。“抱歉先生,这恐怕……”

  “钱不是问题,哥有的是钱~”我财大气粗地对她说。倒不是我说谎,这年头不带个三五万,那都不好意思出门了。

  为了打消服务员的顾虑,于是我便从口袋里摸出几个三万五万的麻将,外加一张面值5000的越南盾~

  服务员顿时头冒黑线。

  “我想您误会了,我的意思是这位置已经有人37位客人预定了,如果您非要预定的话,那您是第38位,要等到后天晚上才到您,请问您还要预定吗?”说到最后,服务员都有些不耐烦了。

  “3…38?额…那算了。”我擦了擦额角的汗水,直接走出餐厅。且不说我能不能等到后天,就光是这个数字我就自认为自己无福消受。就算是有,倒贴100块我也不要,毕竟哥是个男人,而且还是个有节操的男人。除非再加上十包八包辣条的话,我兴许会考虑考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