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到家后,开起电脑打LOL,玩到下午,正准备睡觉,电话响了,是文志兵,我问他怎么了?他说,姐夫,陈非带人找到我了,现在堵在我们宿舍门口。

  我挂了电话,赶去二中小门,刚到就看见陈非带着二十多号人,堵住着文志兵他们,我走过去,站在文志兵前面,笑着对陈非说:“非哥,还认识我吗?”陈非看见我后,脸一下子黑了,愤怒的能把我吃掉,张口就骂,去你妈的陈星彬,今天老子要是不弄死你,我他妈就不是男人,说着就要冲上来。

  “干嘛呢!”宋海带着十几个人从后面走来,“非哥,想在二中闹事啊?”宋海朝我走过来,对着陈非说,陈非看见宋海后,火气更爆了,咬牙切齿的说,海哥,我跟他的事,好像不关你什么事吧?

  宋海直接指着陈非骂,滚你妈个蛋,什么叫不管我的事,你动我兄弟一下试试,这条路口你都爬不出去,陈非被气的没有脾气,眼神锋利的看着我们俩,指着我和宋海说:“我今天记住你们两个了”

  说完陈非要走,我笑了笑说,陈非,你是男的女的?陈非转过头,你什么意思?我装作不懂的样子,对着文志兵说,刚刚非哥不是说不打我就不是男人吗?文志兵也笑了笑,喊到是啊!陈非真的被气到完全没有脾气了,瞪了我们几眼就走了。

  看#正w版章a节5上i酷匠$u网4B

  看着陈非走后,我顿时没了笑意,这回真是深仇大恨了,不是我死就是他活,宋海拍了拍我的肩膀,走,去水吧坐会!

  我们来到水吧,坐那点起烟就抽上,我发现文志兵时不时看我,我看他他又回避,想找个时间跟他好好聊聊到底怎么了。

  宋海皱着眉头,说:“今天把陈非气的够呛,这家伙肯定会报复,上次豪仔被他打头破了,你和志兵得小心点”,我点点头,转过头看文志兵说:“你最近不要待在宿舍了,去我家过几天,好有个照应”文志兵嗯了一声,就低着头想别的事情了。

  坐了几分钟后,就回家了,文志兵跟着我回去,回到家看见刘冰在做饭,我走进房里躺着就睡了,到了晚上,我起床后看见文志兵躺在我旁边睡着,我走到客厅坐下,刘冰刚刚洗澡出来,看见我后说,不吃饭吗?我看看他,贱笑一下说,我要吃你。

  他耳根红了起来,快步走进房里,我摇摇头叹了口气,打开橱柜把饭菜热了一下,走进房里,把文志兵叫起来吃饭,饭桌上,我一直盯着文志兵看,他吃着饭也不敢抬头,我说:“你最近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文志兵说,没什么,我有点不耐烦了,说,没什么那为什么不理我?他把碗拿起来走去院子里洗,说我吃饱了,我看你是吃饱了撑的,我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我洗完澡后,把门从里面锁上,坐在电脑前开始打游戏,文志兵和刘冰则是在床边玩手机,我打了一局,转头瞥了一眼文志兵,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

  我又瞅了瞅刘冰,发现他在那傻笑,我就走过去看,问他在看什么呢?他一抬头正好撞着我的额头,跟他对视了几秒钟,他又继续看手机了,刘冰虽是农村人,长得到是挺白净的。

  过了一个星期,陈非也没找麻烦,但是我一直在跟宋海打听局势,说是我哥和陈非的伯父关系非常紧张,也就意味着大风暴即将来临了,学校也放清明节了,放假那天文志兵和刘冰已经各自回家了,因为要扫墓,哥哥和妈妈也都回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