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拍拍他的肩膀,说:“是个男人就不要哭,学会顶天立地,要不你以后就住我这吧,哥养你!反正你们学校离这也不远”

  他看着我问:“可以吗?”,我继续打着游戏,无所事事的说,可以,但是你要给我做饭,刚刚已经说厨房和冰箱都给你了。

  刘冰擦干泪水,走去院子里洗脸,他进来打开冰箱,我抽着烟问:“能做什么菜!”,他说了挺多,我没记住,反正好吃就行。

  他拿出几样东西就上手,在厨房闹腾起来,不一会,文志兵来了,他看见刘冰后过去打招呼,然后朝我走过来,我看了他一眼,说:“什么事?”,他笑呵呵的对我说:“蹭饭!”,我直接一句,滚。

  他坐下来,看着我说:“我想弄个人”,“谁?”,文志兵说:“陈非”,我张嘴就骂:“他妈个蛋,这个陈非是有多叼啊,什么事都有他的份”

  文志兵低着头说:“就是因为听说他很厉害,所以来找你!”,我看向文志兵:“为什么要弄他?”,文志兵快要哭着说:“这王八犊子,搞我的初恋”,我听到后,瞬间脸黑,敢搞我兄弟的女人,走过去给文志兵一根烟,说,今天晚上,哥给你断了他的根。

  刘冰听到后,一直看着我,我转头看向他,他就继续切肉了,我拿起手机,在QQ上问林浩陈非在哪,不一会,林浩回我说陈非今晚会去酒吧玩,之后他把位置发给我,问我要干嘛,我回没事。

  晚上,文志兵在我家吃完饭后,我嘱咐刘冰看家,我们俩一起去酒吧,我们进去后,找了个位置坐下,点了几瓶啤酒,这酒吧的音乐真是爆,震的我不习惯。

  我四处张望,寻找陈非,文志兵拉着我的手,让我看向前面,仔细一看陈非坐在前面玩呢,身边四个男的和几个女的。

  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啊,文志兵看见陈非后,提着酒瓶想上去,被我拉回来了,酒吧声音太大,我对着他的耳朵说,等我动,你再动,他只好放下酒瓶,死死的盯着陈非。

  等了一会后,我们看见陈非走向厕所,我和文志兵也走过去,到了男厕,看见陈非正站那尿尿,我一脚踹过,陈非酒喝多了满脸通红,他转过身骂道:你妈的,谁啊,找死啊?

  我看见陈非的老二,转头对文志兵说:“你的比他的大吧?”,文志兵摇摇头,直接冲上去就揍陈非,我靠在墙上说:“你初恋八成是个婊子”,我越说文志兵越来气,他抓起陈非的头,往马桶上磕,头都流血了,陈非一直在那求饶。

  Ft酷匠“网_(永《√久免z#费看LG小q说

  我拦住文志兵,说:“别打了,出了气就算了,为那种女人不值”,文志兵停手后,我走到陈非旁边,在他耳朵那里说:“我们是兴隆城宁哥的人”

  说完我们边走了出去,和陈非那几个男的,发现陈非没回来,就走去厕所,我看见后拉着文志兵跑,跑了半路,看见没人追上来,就停下来歇会。

  我们一起坐在马路边,我抽出两根烟,点上后,文志兵看着我说:“哥,谢谢你!”,我搂着他说:“屁大点事,你是我兄弟,我是你姐夫,还是你哥,也是你兄弟!”

  文志兵诧异地问:“陈非不会找我们麻烦吧?”,我笑着说:“那是肯定的,不过不是我们!”,“那是谁啊?”文志兵问,别管是谁了,吃宵夜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陈哥哥说:

最后一更咯,明天继续三更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