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坐在宋海房里玩手机,他在吃早餐,我听见外面摩托车的声音,是林浩他们来了。进来后,豪仔过来摸我的头:“阿弟仔,有没有想哥啊?”,“滚!”我拍掉他的手,阿平:“海哥,怎么干哎?”,宋海说:“他找我们,我就去他家找他,蹲人懂不懂?”,阿义问:“要拿东西吗?”,宋海:“拿呀,不要拿刀,拿钢管。”

  我和阿义走到宋海家院子里,他从地上拉开一块木板,那是一个小地窖,里面放着好几个袋子,阿义拿出来一个,里面全是重型钢管我过去翻开其他袋子都是砍刀十几把,阿义说:“惊讶吧!”我点点头,“全都是他哥的,他哥当年可牛逼了,就是那个傲哥,现在在社会上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阿义边说边把东西拿进去。

  走进房间看见豪仔不在,阿平说去买东西了,宋海:“林浩,你等会去找一下陈非他家在哪!”,林浩点点头,一个早上就在宋海家无聊地度过,中午留在他家吃饭,下午回到家,躺床上就睡,睡到傍晚起来,吃完饭后着看电视等电话。

  看会电视,电话还没打来,就躺床上睡着了,睡得正香的时候听见宋海在敲门,走去开门看见宋海他们都在外面,宋海:“干啥呢,敲那么久都不开门?”,我打了个哈欠说:“睡觉呢!”,“走吧,他家找到了!”宋海说着就拉我上车。

  我们来到一个小区,这个地方就只有这么一个小区,小区旁边还在是一个建筑工地,我们把车开到里面,林浩说:“陈非他家就住那个小区,他每天晚上都两点多回来!”,豪仔笑着说:“呵呵,查这么清楚啊!”,“那必须的,我可是万能通。”林浩得意洋洋地说道。

  我看见宋海在玩手机,就走过去瞥两眼,顿时骂街了:“你们是不是有病啊,现在才十一点钟,我们要在这蹲三个小时啊?天气还这么冷。”,阿义拉着我坐下说:“来早点不是更好,以防他回来早呢!”,阿平走了出去:“我去买包烟和水。”

  不一会,阿平就跑回来了,气喘吁吁地说:“我刚刚看见陈非带着好几车人过来”,“不会是发现我们了吧?”林浩着急地说道。我们躲在暗处,看见陈非他们开车经过之后,就马上开车走人了,来到肯德基吃夜宵,点了一个全家桶和几个汉堡,全是阿义出的钱,他家是做大生意的。

  林浩说:“看来没有发现我们啊!”,“那也不能蹲了,他还带着人”宋海说着给我们发烟,这时,一个漂亮的姐姐走进来,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她走过来坐在我们对面穿着长裙子,那白嫩嫩的大腿,直勾我们的眼睛,她把脚交叉放着,宋海看的直吞口水,阿义想用手机录下来。

  但是那位美女姐姐被朋友叫走了,我转过头来看见他们都入神了,一巴掌往每个人脸上扇过去:“看什么看,人都走了!”,林浩指着我说:“活该单身!”,我有点懵,不明白是啥意思,随着豪仔把和林浩把东西端上来,就开吃了。

  -酷匠网DP唯Z一正)版、,n其U他}都是盗版

  吃完后就开车去宋海家打牌,玩了一会我觉得困了,就回家睡了,早上,我起床后打开手机发现没电了,就插上充电器,发现都是未接电话和QQ消息,都是宋海发的,我打个电话给宋海,通了“喂,阿海,怎么了?”,“喂,昨天晚上豪仔回家被堵了!”,我着急地问“豪仔他怎么样了?你们在哪呢?”,“他头被打破了,我们在人民医院”,“好,我现在过去”说着我挂断电话,搭着车赶去人民医院。

  我赶到的时候,看见豪仔他们坐在椅子上,豪仔头上圈着一块布,我走过去看着豪仔:“没事吧?”,豪仔笑着对我说:“都跟你们说没啥事了,就是留点血而已。”虽然他这么说,但是我们心里都很难受,因为那是我们的兄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