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酷9D匠网T唯》一D正8z版,q#其他N%都JU是盗版

  早晨,我起床后看见妈妈在做饭,我坐在椅子上,妈妈问:“那些朋友什么时候来的?”,“昨天晚上!”我打着哈欠说,中午,妈妈杀了一只鸡,他们也都起床了,坐下就吃饭。

  吃完后,我和妈妈收拾,他们在房里玩电脑,搞定了,二娘刚好走进来:“怎么多人啊,打麻将咯!”又是来喊我妈的,妈妈和二娘一起出去了,宋海在打电话,我看见林浩玩亚索不会放大,我气的叫他让开,塔下三杀,“切,牛什么,我也会。”阿义过来抢过去“看我的!”,被终结了,我们一起竖起了中指。

  宋海进来说:“我哥让我们过去,陈非带人找我哥了!”,豪仔笑着说:“什么情况,他找死啊?”,宋海:“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呢,走吧!”,我们开着车到宋海他哥的地盘,是一个矿厂,门口那停着好几辆轿车和摩托车,我们下车走进里面,就看见格局了。

  左边坐在椅子上的是宋海他哥傲哥,后边有十几个的成年人,陈非身后也有几十号人,但是陈非前面坐着一个中年人,阿义小声地说:“看这场面是要干起来啊!”,“打不起来,要是想打,就不会来这里了”林浩说。

  我们走到傲哥旁边,陈非指着我们对着那个中年人说:“就是他们。”,中年人说:“傲弟啊,你的人昨天晚上把我侄给打了,你看这件事该怎么了?”,“道个歉就算完了,我还要干活呢,矿厂这么大,少干一顿活,就饿死一个人”傲哥站起来说中年人有点生气:“道歉不算完,不仅要赔钱还得让他们打回来”,“年轻人,打打闹闹很正常,道个歉就算了嘛!”傲哥有点不耐烦地说,中年人大声喊着“不行”

  傲哥一脚踹翻椅子:“我认你是老一辈的老子让着你,你还敢在我这喊,你们试试今天能走出这个门吗?”傲哥身后的人拿出一个带子,里面全是砍刀,他们分别拿在手上。

  “傲弟啊,年轻人不要太狂。”中年人有些紧张地说道,傲哥笑着说:“不狂叫年轻人吗?”,“哼,我们走!”中年人说着走出去,陈非紧随其后。

  傲哥表情十分严肃,对着我们说:“你们以后出门要小心,这老东西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宋海点点头,然后我们开着车走了。车开到二中水吧,我们走进去坐在椅子上,豪仔问:“你们说那个叼毛,会不会阴我们?”

  宋海叹了口气:“还不知道呢,大家以后都小心点!”我点点头,坐了一会就觉得困了,让阿义开车把我送回家,一躺下就睡一个晚上。

  一起床觉得饿了,就走到路口的粉汤店买炒粉,我站在那迷迷糊糊的还没睡醒,突然看见有几辆车开过去,车上坐着的是陈非,还拿着好几把闪闪发光的刀,拿了炒粉就跑回家,急忙拿起电话打给宋海,通了但是不是宋海接的,是一个女的“喂,谁呀?”,我没有说话,把电话挂了,心想这是什么情况,心里又是害怕又是着急。

  现在是十一点多,我坐在慢慢吃着炒粉,开始乱想,不一会电话响了,是阿平:“喂,彬仔?”,“嗯”,“出来嗨吗?我们在包厢!”,我着急的说:“我刚刚看见陈非带着人满大街找我们,还拿着刀,你们都在那吧?”,“那你没事吧?在呢宋海喝醉了!”,“我没事,我不去玩了,你们玩吧,小心点!”说着就把电话挂了。

  第二天早上,我骑着车去宋海家,看见他妈妈:“阿姨,宋海在吗?”,他妈妈转过头来说:“哦,是阿仔朋友吧,他在里面睡觉”,我走进宋海房里,看见他还在睡觉,看见他床上有烟,就点了一根抽着。

  他听见响就睁开眼睛看着我问:“什么时候来的啊?”,我转过头:“就刚刚”,“哎哟,不错哦,会抽烟了”他笑着说,我用眼瞥了他一下:“昨天晚上,我看见陈非带人满大街我们”,宋海坐起来说:“这叼毛这么嚣张,得再找机会干他一回,不然不会怕的。”

  说就拿起电话就打给阿义他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