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下午,熊景带来一瓶二锅头,装在矿泉水里,班里都闻到了酒味,他先喝了半瓶脸都红了,一嘴的酒气。正好是班主任的课,班主任发现他脸特别红,走过去问他:“熊景同学,你怎么了?”熊景害怕被班主任发现,不敢说话,“你是不是喝酒了?”班主任走近熊景旁说,随后熊景被班主任叫了出去,还打了电话,之后听说被他父母带回家去了。

  早上上课,肥仔一直整我,我不耐烦就下去坐熊景的位置,上班主任的课,我还坐在那,班主任问:“你为什么坐下面?”我说是因为肥仔一直打扰我学习,然后就让我一直坐那了,钟保是我同桌,就这样过了一个学期,放寒假了。

  晚上,我刚刚洗澡完,豪仔就打电话给我,叫我去KTV玩,我撘车到了蓝典KTV,阿平在门口那里等我,我看见他小跑过去,那天晚上喝的特别多,我被他们几个抬回宋海家里,睡到中午才醒,我起床后看见林浩他们在做饭,“怎么是你们在这,宋海呢?”我打着哈欠问,阿义:“宋海送他父母去火车站了,他父母要去三亚玩几天。”

  不一会宋海回来了,他一脚踹开门,点根了烟说:“看见就气”,“看见啥了,火那么大”我咬着苹果问他。

  “看见那个婊子和别的男的一起了。”宋海靠在椅子上说,豪仔走过来告诉我,那个婊子是他前女友,以前宋海和那个婊子非常亲密,但是来后那个婊子嫌宋海穷,就把他甩了,林浩把菜端上桌,“那晚上找机会干那个男的,出出气。”

  阿义在厨房喊道,我朝宋海点点头,阿平开着车到了,一进门就看见宋海的表情,他立马跑到林浩的身后说:“我是男的,别打我主意。”随着我和豪仔笑翻在地上,宋海也笑了,阿平就傻傻的站在那看。

  下午,在宋海吃完饭后,阿义就开车送我回家,到家后走到床边,静静地躺下思考,自己应该成熟点了,人不狠站不稳,就跟着宋海他们混吧。

  晚上,吃完饭后就坐着打LOL,妈的,放假了小学生太多,不玩了就看电影。一会后手机响了,是阿平说是找到那个男的了,一会就开车来接我,我们六个人开着车到综合市场。停车在角落里,走到一个烧烤摊,看见三个男的在吃东西。阿平说:“那个穿白衣服的就是那男的,叫陈非。”,宋海:“一会我一个人干他,你们干那两个。”

  |r酷d匠#/网^永x久;免M费&H看小/X说

  我点点头,心里有些紧张,因为没有怎么打过架。

  宋海先走过去,我们跟在他后面,宋海一脚把陈非踹倒,陈非站起来就骂:“你谁啊?”宋海一拳呼过去,那两个想上来打他,林浩一脚潦倒一个,接上去就是猛打,另一个顺着酒瓶想往林浩头上砸,被豪仔抓住了。

  阿义一拳打在他肚子上,按住他用脚一直顶,宋海拿着酒瓶追着陈非打,陈非跑进一家水吧,宋海追过去。跑到半道停住了,水吧突然跑出四五个人拿着椅子追宋海,阿平和林浩看见了,拿起地上的酒瓶就跑过去,宋海转身一酒瓶就扔过去,砸到一个人的头。

  我看着全身发软,看着自己的兄弟被打,我一狠心,抽起旁边的木板跑过去,砸向一个人,用木板在那甩,他们不敢上,我们也不敢打,突然,阿义喊一声:“喂,快跑。”

  我们转头一看,市场门口那开来三辆车,还拿着刀,我把木板扔过去,和宋海他们跑到车那里,开着车往另一个出口跑,他们上车就追。宋海喊着:“把车开到城北派出所。”我们两辆车开进派出所后,他们就没追上来,掉头就开走了,一个警备室值班的警察走过来:“喂,你们干什么,跑来在这干嘛?”

  宋海笑呵呵地说:“二舅,是我!”那个警察惊讶的说:“哦,是阿仔啊,你们来这干什么?”宋海说:“没事,来玩玩,走了!”说着就开车出去了。

  把车开到五里桥后,停下来商议去谁家过一晚上,宋海他爸妈在家,人多没有地方睡,最后我说去我家。车开到我家后,我看见妈妈在后面睡觉,就让他们把车开进来,我说:“今天晚上就挤挤吧,两张床!”林浩坐在电脑前:“我今晚就包夜吧,多少钱啊网管!”

  “50,但是兄弟给免费”我笑着回答,豪仔问:“有吃的吗?好饿啊!”我跑到橱柜,打开一看有两包方便面,阿义走过来跟我一起泡。我们俩端过去,六个人一起吃两碗方便面,豪仔直接是抢着吃,阿平说:“你是有几天没吃饭了,这么抢?”,“十天。”豪仔喝着汤说“我看你是花钱去泡妞了,没钱吃饭了吧!”宋海抽着烟说,“指定是!”林浩玩着电脑讲:“我最知道他了,每天都乱花钱。”,“我这是为了以后的幸福!”豪仔,夜深了大家都睡了,今天晚上谁也没提打架的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