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晚上,我来到班里,看见那个高个子,叫名字梁国,梁国这个人挺好,但是我们之间没有太多交际,他跟熊景他们说事,梁国说昨天晚上,他回家的时候,看见吴顿建开车过去,吴顿建就骂了他。

  熊景叼着烟着说:“这家伙还这么嚣张?阿保,你去喊阿君上来,打死他”,“打那就打到他怕为止”,王德锐蹲在厕所门口说道。林君上来后,刚好上课铃声响了,林君跟梁国他们说明天再打。

  早上,第二节课下课后,林君上来,他们走到吴顿建那里,吴顿建站起来说:“你们要干什么?”,林君一脚踹向他的肚子,梁国往后踹,前后踹了十几脚,李渊看不下去了,李渊走过去说:“好了好了,别打了,再打就死了。”然后就都散了。

  星期六晚上,已经十一点多了,我的肚子饿了,就骑着自行车去街上买酸粉,我来到酸粉摊,:“来碗酸粉,打包。”,“哎”阿婆应了我一声。

  我转过头看着对面的大排档,生意特别好,突然,旁边走过来五六个人,光线太暗看不清楚,走在最前面的说:“陈星彬?”。我点点头,等他走近,原来是我的小学同学王国兴。

  我看着他,他走过来搭着我的肩膀,问我:“有钱吗?”。我摇摇头,说:“买酸粉了,没带多的出来”,我以为他只是问问,可是他却搜我的衣服,搜到十块钱,是我买酸粉的钱。

  他不理会的说:“借给我哈,下次还你”。我有点着急的大声说:“那是我买东西的钱啊,不能借。”王国兴一下子变脸,一巴掌往我脸上扇,跟着他的那几个人,二话不说就冲上来打我,把我踹翻在地上,用脚一直踢,“喂,你们干什么”是阿婆喊他们,他们才停手。王国兴:“呸,你个穷鬼,以后别让我看见”。

  他们几个人就走了,阿婆问有没有事,我摇摇头,推着自行车回家了,肚子特别疼,光保护头了。

  我心里一直嘀咕着,这笔帐老子记下了,一路走到家。妈妈看见我的表情,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事。拿着手机躺在床上,打开QQ,找人帮忙打回去,问了好几个人,没有一个人愿意帮我,有些还说要钱,我突然心凉了,我闭着眼睛,不让泪水留下,可是还是止不住。

  “叮咚”有人发信息来了,一看是宋海,“听说你被王国兴那个犊子给打了?”我回复“嗯”,“明天你来我家找我,找他干。”我回复“嗯好,谢谢兄弟”,“屁大点事,用不着!”我回复了一个笑脸,宋海是我的好兄弟,从六年级开始我们的关系就特别好,宋海混的也不错,道上有很多人认识他。

  早上,我骑着自行车去宋海家,宋海刚刚起床,我走到他家门口,正好看见他,他看着我那呆呆的样子,笑了一下,我也对他笑。他走过来搭着我的肩膀:“走,吃早餐去”,我们走到他家路口那的粉汤店,我们坐下“老板娘,两碗粉汤!”他边拿手机边喊道。宋海问我:“昨天晚上,在哪被他打的?”我说:“就在光明那条街。”

  宋海打了一个电话,好像是在叫人。粉汤上来了,我狼吞虎咽地吃着,不一会,有三辆摩托车开过来,仔细一看是王国兴。我当场就懵了,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们一群人把车停下,下来五六个人走过来,带头的还是王国兴,宋海站起来。王国兴:“哟,海哥也在,怎么?吃早餐啊?一起呗。”“你昨天晚上打我兄弟了?”宋海指着他问。“打了啊,打的可爽了,你想吓唬我?”王国兴笑着说。宋海也笑了一下,随手拿起那碗粉汤,往王国兴头上砸。

  王国兴捂住头,遵在地上喊:“给我打死他们。”那五个人冲上来打宋海,宋海根本毫无招架之力。我站在那里,又害怕又想上,最后我脑子一空白,拿起椅子就往那五个人上身砸,他们其中一个大胖子,一脚把我踹翻,接着就是一顿猛揍。突然,旁边开来几辆车,那些人看见宋海倒地,马上下车跑过来,其中有几个拿着钢管的,往王国兴的人头上打,王国兴见形式不妙,拔腿就跑。王国兴的人全被打趴在地上。

  他们把宋海扶起来,“没事吧?”拿着钢管的问,“没事,就是疼。”宋海笑呵呵地说,宋海嘴被打出血了,我只不过被踹到了肚子,宋海转过头来问我有没有事,我摇摇头。

  ☆}酷匠!网C☆唯一L正8。版t^,9其l他jY都(u是盗{版

  “滴呜滴呜”不远处传来警车声,我和宋海他们一起跑去他家里躲。王国兴的人也互相搀扶着跑,这次王国兴跑了,他们都看在眼里,以后王国兴可难混了。

  在宋海家里,宋海给我介绍他的兄弟,刚刚带头打的叫阿义。高个子的叫豪仔,那个平头的叫林浩,还有一个有纹身得叫阿平,他们问我咋回事,我就把事情说给他们听。

  林浩说:“今天晚上,我去街上找王国兴那个犊子。”“呵呵,刚刚就他跑最早,他的人以后肯定不会帮他了。”阿义点着烟说,顺手给我一根。我摇摇头:“我不会抽”,“慢慢学呗,过肺就行。”说着他把烟扔给宋海他们。

  宋海让阿平和林浩出去买酒回来,我们几个人就坐那喝,宋海说:“既然认识了,就是兄弟,以后咱们一生一起走!”我们一直喝到下午。我醉熏熏地回家,躺在床上傻笑,今天真开心,不一会就睡着了。

  傍晚的时候,妈妈回来闻到我满身酒味,把我摇醒,我迷迷糊糊起来,妈妈问我:“你去哪喝酒了?”“朋友家。”我站起来,“不去晚修吗?已经很晚了”妈妈问。我一看手机,已经六点多了,洗澡后,没吃饭,骑着车就去学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