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郁小雪在这里温存了很久,等过了午饭的时间以后,我们才一同来到曾经一起上学的初中,以找人为由骗过了门卫,来到食堂吃饭。

  这里一切都没有变,来到这里,空荡荡的食堂里,只有我和郁小雪两个人,却感觉不到一丝空寂,仿佛回到了过去,让我的心也跟着宁静下来。

  这时,我接到了陈昌星的电话,让我们赶到诊所那边去,说是商量宇浩的事情。

  等我和郁小雪赶到诊所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多的时间,按照陈昌星所说,因为郁小雪捅了宇浩,因此以前的计划全部改变,而这一次,需要郁小雪一个人去见宇浩。

  这个建议我立马否定,我怎么能让郁小雪一个冒这个显,但陈昌星却保证,可以让郁小雪安全无恙。

  陈昌星说,由林卡隆他们主治医生配合,文浩等人将会全部混进去,而且在宇浩对门,警局的副局长因为出了车祸,还躺在那里,所以断定宇浩不会动手。

  话是这么说,但我还是不放心,陈昌星说,如果我不放心,就呆在医院外面,等他们的消息,但一定不能跟进去,不然这场计划也就泡汤了。

  我问陈昌星到底是什么计划,陈昌星这小子居然凑近了我,在我耳边嘀咕起来,你麻痹的,这计划也亏得陈昌星这小子能够想的出来,只可惜了哥的一世英名,居然说我劈腿了郁小雪,导致郁小雪对我怀恨在心,想要报复我,然后引出宇浩。

  宇浩可不是陈泽洌那种没脑子的奔驴,我问他到底有多少把握可以骗的了宇浩,陈昌星给了我一个满意的答复,百分百之百。

  郁小雪一直在拿沈梦琪在和自己做比较,此时听到这么一个事情,自然不会放过,也开始在旁边游说我起来。

  v最`$新G章I节}上c7酷(匠W_网

  被迫之下,我只能松口答应,一路跟着他们来到医院,在郁小雪进医院的时候,我还不忘提醒她,有什么事情赶紧跑,要不行给我打电话。

  郁小雪压根没当回事,让我放心,一个人就这么进去了,我不安的在医院外面来回走动,时间一分一秒的走过,地上的烟头也越来越多,有好几次,我都忍不住想给郁小雪打电话,但又怕宇浩发现端倪,最后安奈了下来。

  一转眼,一个半小时过去,就在我按耐不住的时候,看到郁小雪等人嘻嘻笑笑的走出来,而身后还跟着林卡隆他们的主治医生,正笑脸相送着,麻痹的,我怎么看着医生砸这么贱呢?

  我急忙迎了上去,左看看右看看,见郁小雪没伤着哪里,才松了口气,这才问起宇浩的事情。

  郁小雪捂着小嘴笑嘻嘻的说:“伤上加伤,要住院一个月观察。”

  麻痹,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我压制住心里的激动,随后问陈昌星,现在是不是该对宇浩残余部下动手了。

  陈昌星想了想,随后说去找王武商量一下,因为上次就因为林卡隆他们的事情闹得兄弟不愉快,我觉得陈昌星说的有道理,便让他找王武商量,而我则和郁小雪逛了会街。

  这是我人生第一次牵着郁小雪的手逛街,心里很平静,直到晚上六点的时候,我觉得有必要回诊疗所一趟,和沈梦琪她们说下现在的情况,但郁小雪跟在身边不太合适,刚才在诊所的时候,就没见到沈梦琪,应该是有意躲避吧!

  所以我让郁小雪先回家,郁小雪也没问我什么事情,只是说这几天她要避避风头,准备去找黄林姊玩几天,我让她别多想,这事,我会帮她处理的。

  将郁小雪送上公交,我这才往刘辉辉诊所走去,一到这里,我立马听到了李元的消息,这家伙正扯着嗓门和沈梦琪说宇浩住院一月的事情。

  沈梦琪见到我之后,立马对着我竖了一个大拇指,让我有些不好意思。

  随后还不等我说话,沈梦琪一把拉着我手,将我拽出了诊所。“喂。”

  沈梦琪撞了我一下,我问她干吗,沈梦琪笑嘻嘻的说:“宇浩倒台以后,你就是大哥大了,感觉爽不爽。”

  “爽啊!”我点了根烟狠狠抽了一口,但一想到马上要和兄弟们分开,心里又点伤悲,苦涩一笑道:“可惜,我马上要转校了。”

  沈梦琪嘿嘿一笑,老气横秋的拍着我的肩膀说:“你也就这么点出息了,这事张少晨已经打电话给我说搞定了,估摸着今晚严汉聪就会求着你回学校。”

  张少晨对我说了好几次,不过,我一直都没当真,现在沈梦琪说出来,我还真有点好奇,张少晨是怎么搞定严汉聪的,钱?绝不可能,如果钱可以摆平的话,沈梦琪就可以搞的定,我问沈梦琪张少晨到底是怎么搞定严汉聪的,沈梦琪也不太清楚其中的细节,不过张少晨的老头子很牛逼,可以说,我能回学校,都是他老子的功劳。

  我哦了一声,正说着话,电话响了,我一看居然是陌生号码,我接通以后,听到那声音,立马知道了是谁,居然是严汉聪。

  “张扬骂?”电话里传来严汉聪委婉的声音。

  “严主任啊!呵呵,真是好久不见啊,甚是想念。”我呵呵一笑,将话筒调成扩音,故意讽刺严汉聪,看来这事还真被张少晨给办成了。

  “张扬,这些天,经过学习的调查,那天在学校食堂闹事,确实不是你的错,这样,你明天来上学吧!”

  我在心里鄙视严汉聪,就这人品也能育人子弟,真他妈不知道怎么上去的,我故作不满道:“你逗猴呢?新学校我都联系好了,怎么能回来上课呢?我觉得还是去新学校比较好点。”

  沈梦琪在一旁偷笑,而严汉聪一听这话急了,马上说使不得,我故作惊讶的问他,怎么使不得了,严汉聪支支吾吾的半天说不出话来,我装着不耐烦的要挂电话,严汉聪立马说:“别,张扬,我错了行不,到底要怎么样你才愿意回学校。”

  见严汉聪服软,我嘿嘿一笑说道:“严主任,人要脸树要皮,当初你迫使我离开学校让我很丢脸。而今天你一个电话就想要我回校,这不是让别的学生觉得我犯贱吗?你说说看,换做是你,你会恬不知耻的滚回学校吗?”

  “这……”电话那边,严汉聪有些语结,在我又说要挂电话的时候,他沉声道:“好,我认栽!你看这样行不行,我明早亲自上你家去请你回学校?”

  “别,严主任可是教导主任,你确定要来请我?什么,你还要带上我们班所有的任课老师来请我?好,那这事就这么定了。”我贱笑着不等严汉聪说什么?挂了电话,其实带上所有任课老师接我,那压根就是我自己加上去的,我估计,严汉聪现在都气的吐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