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扶着李浩躺在病床上,发现这里除了文浩、李元之外,还有陈昌星、包小凡、赵逸凡等人都来了,我立马和陈昌星商量起这件事情来。

  毕竟已经和宇浩彻底摊牌,这个学校里,不是他走,就是我们滚蛋。

  在陈昌星的分析下,林卡隆他们住在这里的危险性倒不是很大,而真正有危险的,是李磊和沈梦琪他们,这就像我们当初对付何立龙那样。

  陈昌星说的有道理,我立马激动的问陈昌星该怎么办,而陈昌星给出的答案只有五个字,快刀斩乱麻。

  而接下来,陈昌星一直在计划这一场计划,这一密谋直到了晚上八点多,才有了结果,之后,文浩等人一一离去,开始部署,而我和包小凡则留在这里,照看林卡隆等人。

  在晚上十点多的时候,林卡隆三人相继入睡,我和包小凡也在这里打了地铺。

  第二天早上,我还在熟睡,立马听见有人开始踢门,我当时心里吓了一跳,该不会是宇浩带人了吧!

  包小凡也一脸戒备的样子,屋外这时传来轰隆隆的声音。“张扬,你赶紧出来,琪姐出事了。”

  陈泽洌?我松了口气立马打开门,看陈泽洌一脸焦急的样子,我心里有点不安,难道宇浩动手了?

  我赶紧问陈泽洌沈梦琪出什么事情了,他一把将我拉出病房,说:“琪姐今天本来准备想来看看林卡隆他们的,没想到最后被他爸给揪了回去。”

  “靠!就这事?”我一脸吃惊的看着陈泽洌,你妹的,女儿被老爸抓能出什么事情,我打了一个哈欠说:“要是没事,我先回去补个觉。”

  陈泽洌一把拉住了我,绷着脸问我,是不是沈梦琪小弟,我理所应当的点了点头,他又说:“琪姐每次被他爸抓回去都得被骂,还会被锁一天,刚才琪姐打电话来说他爸走了,让我去撬锁。”

  “所以呢?”我挑着眉毛看猴急的陈泽洌,真不知道这大块头砸急成这个鸟样。

  “我这人长的本来就凶,我就想,我要是在小区里撬锁,保不准锁没撬开,自己给撬进去了,所以就来找你啊。”陈泽洌说。

  靠,这小子不傻啊!知道撬锁这事让我来,你妹的,我让他自己去找个开锁的,然后又准备往里走。陈泽洌不开心了,又拉住了我。“开锁不要钱啊,一句话,到底去不去。”

  你妹啊!我心里那个憋屈,这家伙为了这事,估摸着没少动脑筋啊,这驴脑袋也能想到这么多。

  我无奈之下答应了去撬锁,却让陈泽洌留在这里希望他能照看林卡隆他们,陈泽洌这家伙还算可以,一口答应下来。

  临走的时候,陈泽洌还把提前准备好的工具递给了我,我接过来一看,泥煤啊。居然是把螺丝刀,卧槽!

  感情这家伙把我当成专业户了。

  我捏着把螺丝刀,一路轻车熟路的来到沈梦琪家门口,看着门壁上挂着的那把比巴掌还大一点的锁,我一阵头大,在看看手里的螺丝刀,估计凭我这功力想要用螺丝刀撬开这把锁,还得练上几十年。

  无奈之下,我给沈梦琪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陈泽洌让我来撬锁拯救她来了。

  沈梦琪呵呵大笑,说那个蠢驴也知道耍滑头了,居然把我给忽悠过来了。

  你妹的,听到这句话,我将陈泽洌骂上了天,骂下了地,这家伙居然敢忽悠我,感情是我太善良了。

  我心里那郁闷,挂了电话以后,我和沈梦琪隔着她家大铁门在门口聊天,我问沈梦琪,我撬不开这锁怎么办。

  沈梦琪就骂我是傻逼,说我有螺丝刀都做不了贼,有一百万在我面前都捡不起来,要是我撬不开,就让我在这陪她说一整天话。

  卧槽!当时我整张脸都黑了,奶奶的,这人家还以为我是傻逼呢?对着一副门说话,亏沈梦琪这话说的出来。

  所以,我很悲催的只得拿着手里的螺丝刀去摆弄这把前所未有的大锁,沈梦琪老爸也是花了心思,为了关住沈梦琪,居然搞来这么一把大锁,奶奶的,撬了半天,也没撼动分豪。

  沈梦琪见我撬不开锁,一直骂我没用,我拿话顶回去。“琪姐,你别说风凉话了,这锁真得专业人士才能撬得开啊。要是换你在那下面放一把锁,我用自己那玩意轻易就可以给你打来,然后破门而入,不带一丝犹豫和费力的。”

  “草,你找死啊张扬,敢在我家门口调戏我?”门后的沈梦琪咯咯笑,她说:“要不你试试看,今天我偏偏不要你破门而入。”

  “我才不信,当我手持钢枪的时候,你都恨不得让我马上进入,嘿嘿……琪姐,那会儿你一个字形容。”我想起来和盛梦琪在她家翻滚做那事的情景,那会儿都忘记我是来撬锁来的了。

  “什么字形容?”沈梦琪马上期待的问我。

  我敲敲门,让沈梦琪把防盗门上的小窗户打开,于是我看到了她那张美丽的脸颊。我一笑,对着小窗户后面的沈梦琪轻声说:“一个字形容琪姐和我做那事的神态,怎是一个SAO字了得!”

  “啊呸。”沈梦琪从小窗户那吐出一口痰出来,我急忙一闪,她惦着脚尖红着脸看着我下面说:“张扬,被你这么一说,我好想啊!”

  H看1正}版o)章Y√节0s上h酷匠#网V&

  说真的,我也很想,沈梦琪很放的开,不管什么动作,只要想的出来,她都会配合你。

  沈梦琪脸红的像苹果,又说:“张扬,要不我们透过这小窗户搞一下,我抽一张桌子来,站在上面,崛起pigu我们搞一下。”

  卧槽!

  我嘴巴张的老大,下巴掉了一点,这样也行,奶奶的,你可以站在桌子上,我站哪里?这小铁窗比我胸口还高,我那玩意没那么长啊!

  “行不行嘛!”沈梦琪撒娇道。

  我咳嗽了两声,那会,我居然很无能的有了反应,把手伸了进去,说:“琪姐,我没那么长啊,不过我可以用手帮你哦。”

  就在我嘿嘿直笑的时候,咣当一声,上臂上传来一阵疼痛,痛的我急忙抽回了手,原来沈梦琪把小铁窗往下一拉夹住了我的手。

  沈梦琪见我吃瘪,呵呵的笑了起来。“叫你还嘚瑟不,尼玛的张扬,让你来撬锁,还不快开工。”

  你妹的,忘记哥的威武了是吧!

  我骂了一句,苦瓜着脸,和这铁公鸡开始干耗下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