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情不错,又在这呆了一会,便是打算去医院看看李浩他们,临走之前,我特地把蒋浩拉到一边,告诉他一定要把诗夏送到家里,另外嘴要把严,不能让诗夏知道李浩住院的事情。

  蒋浩一口答应下来,对于送诗夏回家这事,他求知不得,而看诗夏现在的样子,对蒋浩也不怎么抗拒了。

  和刘辉辉告别出了诊所以后,我在附近一家小餐馆随便吃了点东西,匆匆往医院赶去,来到林卡隆病房的时候,没想到张少晨也在这里。

  张少晨见到我,显得很激动,和我来了个拥抱,我问他怎么没去学校,还不忘和林卡隆打招呼。

  张少晨说来医院看看兄弟,最主要的是在帮我重返学校做努力,我很好奇张少晨到底有什么办法,就问他。

  张少晨一脸贱笑的看着我,让我别问那么多,说最晚明天,教导主任肯定会求着我回学校。

  我切了一声,也没多想这事,心里估计着,这事八九不离十肯定是失败。

  我又看了看林卡隆,这小子伤势恢复的还可以,我们三又聊了一会,打算去看看李浩,林卡隆对我说李浩已经醒了,转到林梓宇那边去了。

  我让林卡隆在这里好好休息,然后和张少晨往林梓宇病房那走去,一进入病房,我就看见了李浩和林梓宇。

  李浩头上缠着厚厚绷带,我进来的时候他也看见了我,朝着我微笑,我走过去,轻轻在他胸口一拍。“怎么样?没事吧!”

  李浩嘿嘿一笑。“杨哥,要是我死了,你会杀了宇浩么?”

  “会?”我想都没想脱口答道,说话间,我拿起床头柜上的苹果刀给李浩削起苹果来。

  林梓宇气色不错,听到我这句话的时候,一张脸都笑的扭成了麻花,附和着。

  我把削好的苹果一分为二,递给李浩一半,又走到林梓宇递给他一半,笑着问他:“你妹的,最近有没有想哥。”

  林梓宇啃着苹果,咕咚一声咽了下去,竖着三根手指头说:“杨哥,天地可见,我连拉屎的时候都再想你。”

  我一阵恶寒,立马让这家伙继续吃苹果,随后,我又问他们宇浩在哪里,想去看看这家伙。

  李浩说,宇浩今早已经离院了,离开之前还到这里说了一句话,我立马问他是什么?

  林梓宇抢先开口说:“就是说这事他记下了,不会善罢甘休的,让我们都小心点。”

  我眉头深深皱在了一起,如果宇浩真的带人来医院闹事,那么林卡隆他们住在这里,安全就成了最主要的问题。

  在我想对策的时候,李浩还让我不要担心他们,他说只要宇浩敢来,就在把他干翻一次。

  酷x匠"网首。发ai

  我怎么能不担心,就算是宇浩单枪匹马,估计林卡隆他们这幅身体也干不过宇浩,要是带了一帮子人来呢?

  不行,不能继续住在这里了,我立马下了决定,让张少晨回学校里,把文浩、李元他们叫过来。

  张少晨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立马动身就走,随后我又给刘辉辉打了一个电话,将事情简单说了一下,刘辉辉这家伙很讲义气,一口答应下来,让我等他一会。

  下午接近三点的时候,李元等人赶来,我立马给他们办理了出院手续,而刘辉辉已经开着中巴车在外面等着了。

  送走了林卡隆他们三个人,我心里的大石头放下了,但又有事让我比较蛋疼,住院费的事情。

  沈梦琪和沈晴那边肯定是张不开口了,想了很久,我想到了黄林姊,说句实在话,我真不愿意给黄林姊开这个口,毕竟黄林姊本就看不过我们这些小混混,这一个电话打过去,肯定免不了冷嘲热讽,但也没办法。

  我硬着头皮给黄林姊打了一个电话,黄林姊接了电话以后,我不等她开口我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问他能不能借我点钱。

  那会,我觉得脸火辣辣的,就在前不久还和她唱对台戏,这会又和她借钱,实在觉得面子上过不去。

  果然,黄林姊听了我的话后,哈哈大笑起来,那笑声,让我觉得更无地自容了。

  我硬着头皮说:“林姊姐,能不能借我两万块钱,一句话。”

  黄林姊冷嘲热讽道:“怎么了混混大哥,两万块钱?也不多嘛,这么点钱就把你难住了,还混什么?”

  我知道黄林姊是在讽刺我,让我打消继续混下去的念头,那会我真想挂了电话,一了百了,但为了兄弟,我只能咬着牙继续说:“林姊姐,你不用挖苦我,一句话,借不借。”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黄林姊才继续说道:“借,为什么不借,说吧,你在什么地方,我让司机马上送过去。”

  我立马将地址告诉了她,黄林姊又讽刺道:“哟,混混大哥,这么快就住院了,不会死吧!”

  我嘴角抽了抽,没说话,这女强人真不是盖的,抓到机会就讽刺我,见我不说话,黄林姊继续道:“张扬,我警告你,你打打杀杀的我不管,你别把小雪给带坏了。”

  我没解释,说那么多也是白搭,给黄林姊说了声谢谢,然后急忙挂了电话。

  没过一会,一个中年司机把两万块钱送到了我手里,缴纳了九千多的住院费以及治疗费,还有一万多块钱,我又急忙往刘辉辉诊所那赶去。

  我刚到诊所,本来在床上躺着李浩,见到我的时候,立马跪在了我跟前,红着眼睛给我说谢谢。

  我当时一愣,挤满扶起地上的李浩,问他这是干什么?原来李浩来这里的时候,遇见了诗夏,从而得知了我给她姐一万五千元的事情。

  我心里明白,这一万五千块钱在李浩这种穷困潦倒的家庭里,称得上是一个天文数字,可是,我做了这些,仅仅只是出于我们是兄弟,在我劝说很久之下,李浩才在我的搀扶下站了起来,我又急忙打住要给我说谢谢话的林梓宇说:“尼玛的别给我说那些肉麻的话啊,不然我可真的生气了。”

  林梓宇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李浩和我来了一个熊抱,在我耳边说:“杨哥,以后我这条命就是你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