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梦琪既然这样说了,我也只能收服文浩,这样才有机会把林卡隆弄到手,经过这次的打斗,我深切体会到了像林卡隆这样的人,对于一次战斗的影响力是多么大,对我是多么重要。

  我和沈梦琪并排走进厕所,周围那些提着刀的男生纷纷让开一条路来,我感觉牛逼到了极点。

  文浩能这么刺头,和林卡隆脱不了关系,沈梦琪能在学校这么霸道,和那个叫陈泽洌的绝对脱不了关系,这战神是无所不能的啊!

  这些想法在我脑子一一闪过的时候,我更加确定,我需要林卡隆这样的人。

  我朝着在林卡隆搀扶下站起来的文浩走去,随着我靠近文浩的同时,我发现林卡隆的眼神在逐渐变冷,这是在警告我别碰林卡隆。

  我也没在意,等我收了文浩这小子,到时候,凭借哥的人格魅力想搞定你那还不是小菜一碟。心里这样想着,我距离还有一米左右的文浩清清嗓子,说:“我和琪姐想了一下,觉得你这小子还不错,以后就跟着我混,你应该没什么意见吧!”

  文浩哪里还敢有意见,立马称是,我接着说:“在这之前,我想你做一件事来证明你对我是中心的。”

  文浩紧张的问我需要做什么,看的出来,这家伙现在只想离沈梦琪远一点。

  我觉得文浩还是一个比较识时务的人,这时候连对我的称呼都改了,我想了想说:“这样,下午你在公告栏上贴上一张海报,在全校中承认你是我小弟。”

  沈梦琪听到我这话的时候,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对着我竖了一个大拇指,而文浩则愣在了那里,他或许怎么都没想到我会来这么阴险的一招,如果他当着全校的面承认是我的小弟,那么以后,如果反了我的话,可不仅仅只是这几个兄弟看不起他,而是全校都看不起他,到时候,估计他在学校都没有立足之地。

  而我这样做的目的还有一个,那就是借助着文浩在高一彻底立威,让其它班的刺头也知道这么回事。

  看着文浩犹豫不决的眼神,我也没说话,而是一个转身,装着朝后面走去,不忘对沈梦琪说这事您看着处理。

  其实我这句话是说给文浩听的,而当文浩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立马出声叫住了我,对我说:“杨哥,您怎么说就怎么办,您说贴就贴,今天放学之前,一定把这事给办的妥妥的。”

  我背对着文浩冲着沈梦琪嘿嘿直笑,没想到沈梦琪切了一声,卧槽,刚才不还对我竖大拇指来着,我心里鄙视沈梦琪,然后转身对文浩说:“好,希望咱们以后是兄弟,有句话说的好,不打不相识,先前的事就让他接过去。”

  文浩恩了一声,主动伸出手,我也没扭捏,两只手握在了一起,厕所里发出一阵笑声,随后沈梦琪对着她带来的那些人让他们都散了,把刀子放在体育办里。

  麻痹的,我觉得沈梦琪真帅,在沈梦琪的喊声下,他的人都哈哈大笑着走了出去,而文浩的人则默不作声一个个走了出去。

  短短一分钟不到,这里只剩下了我、沈梦琪、陈泽洌、林卡隆几个人,而沈梦琪又拉着文浩以我为榜样,给他说些混混的事儿。

  那会,听见沈梦琪这么夸我,甭提我心里多开心了,看着文浩在沈梦琪的教导下不断点头,我心里嘿嘿直笑,在一看我左边的林卡隆右边陈泽洌,我当时就觉得,有这左青龙右白虎护着我,那感觉老牛逼了。

  我还在那里瞎想,直到文浩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好兄弟,不打不相识,走了。”

  看着文浩现在这样子,我觉得沈梦琪这小妞有点能耐啊,洗脑洗的不错啊!

  文浩走了,林卡隆犹豫了一会,在看了我一眼之后也跟着走了,厕所里面立马只剩下我们三了。

  “臭死姑奶奶了。”沈梦琪立马捂住了鼻子,一眼鄙夷的看着尿池,一脸嫌弃道:“艹,你们男生真恶心,臭死了。”

  说完,她一扭屁股直接走了,我急忙捡起地上的大刀,大喊:“琪姐,你的大刀啊!”

  “傻逼,那是琪姐给你装逼用的。”还不等我追上沈梦琪,陈泽洌一只手把我给扯住了,两个大鼻孔朝天一哼,好像要把天给哼下来一样。“真是个傻逼。”

  看着陈泽洌追着沈梦琪走了,我心里别提多郁闷了,在看一看手里的大砍刀,这该砸办呢?

  我可不是沈梦琪敢扛着把大砍刀在学校里到处溜达,可是这刀该放在哪里呢?

  我想了一会,也没想到什么办法,拿出手机给王兆鹏打了一个电话。“喂,哥。”

  电话那边立马传来王兆鹏哈哈大笑的声音,问我沈梦琪出现的及时不及时。

  我一愣,从开始到现在,我还真的忘记问沈梦琪怎么知道我在厕所里被打了,看来是王兆鹏说的,听到他电话里奸诈的笑声,我立马说:“哥,我不是说了,我要是有什么意外,你就以老师身份出现制止就可以了,怎么把沈梦琪找来了。”

  ¤|看C正:/版3(章c节.上酷u2匠网$

  王兆鹏大笑,也没在乎那么多,只是说结果一样就行了,何况沈梦琪帮我收服了文浩,这些是好事啊!

  我又埋怨了几句,最后问王兆鹏,我这砍刀该放哪的事情,王兆鹏又找着机会调笑我,问我为啥不扛着把砍刀在学校里溜达呢?我没理他,这不是赤裸裸的打击我么?王兆鹏沉思了会,最后让我先把砍刀放在厕所拐角不显眼的地方,他有时间给我在讲台上做个暗屉,把砍刀放那。

  我感觉王兆鹏太有才,没想到还会这手艺,我说了声谢谢,随后有些好奇的问王兆鹏他为什么不阻止我混,他说:“你是张叔叔的儿子,体内流淌着他的血,这一辈子注定是要混出个名堂来的。”

  我想起了爸,那温和的笑容,眼角有些湿润,我体内流淌着和他一样的血液,我要混出个名堂。

  这是我一生的目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小巫婆说:

谢谢《旋风4212》捧场挖掘机!

也谢谢各位解封默默支持我的人,在此感谢大家,你的一点小支持,就是我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