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艹,张扬,你没刷牙么?这么臭!”那一瞬间,我心里的悸动瞬间被扑灭了,奶奶的,刚才吻上的时候不还挺带劲的么?这么一会变成臭了。

  后姐见到我吃瘪,立马哈哈大笑:“好了,其实你穿上这身衣服真帅。”

  看着后姐走出去的背影,我心里的郁闷瞬间一扫而光,那会的心情只能用四个来形容就是心花怒放。

  我对着镜子整了整衣服,也跟着走出去了,后妈问我们俩在屋子里干啥呢?后姐给后妈说在调教我,确实是在调教我,调教着怎么把我正在变成一个男人。

  我嘿嘿直笑,走过去,然后在后姐的介绍下和杜主任打了一个招呼。

  吃饭的时候,我是第一次有资格和后妈、后姐还有杜主任坐在一起吃饭,而且后姐还让我陪着杜主任喝酒。

  我当仁不让,谁让我是家里唯一的男丁,再说喝酒这事也难不住我。

  酒桌上,我不停的和杜主任碰杯,一通马屁给他拍的轻飘飘合不拢嘴,没过半个小时,这家伙就趴在了桌子上喝晕了。

  后妈对着我竖了一个大拇指,我心里更开心了。我扶着杜主任在沙发上休息一会,吃完饭,我准备去洗碗,让我吃惊的是,后妈居然说她来,这把我吓了一跳。

  自从后妈进了这个家门,这洗碗的工作一直都是我来做,如今我就好像鲤鱼跃龙门,翻了个身回不过神来。

  后妈去洗碗了,后姐拉着我又进了她的卧室,这一次喝酒之后我感觉浑身轻飘飘的,总想着和后姐发生点什么?哪知道后姐居然不关门,让我只好打消了一个念头。

  后姐坐在床上,正儿八经的看着我说:“张扬,杜主任是我们社区的主任,妈今天请他来是想让他帮我们一人办理一份最低生活保障费,这事儿是由他审批的,今天你表现的不错。”

  我有点担心,因为我听后姐说过,这杜主任对后妈有那么一点意思,担忧道:“妩媚姐,要是妈真的从了杜主任,那我们……”

  后姐白了我一眼,没好气道:“我妈才没那么眼拙,也就是利用一下,不会发生其它什么事情的。”

  我这才松了口气,说实在的,这杜主任在我眼里就和一头猪差不多。

  酷匠;网j首发

  后姐说了这事,让我出去,说她要休息会,那会,我真不想离开,要是抱着后姐在一起睡觉,那该多爽,可是后妈在家,我不敢太放肆,只好耸着脑袋回到自己屋。

  进到自己卧室前,我看了一看杜主任,这家伙喝多了,在沙发上睡着打着憨,嘴角还留着口水,就是一头活脱脱的猪。

  走进卧室我觉得脑袋晕乎乎的,躺在床上准备休息一会,也正是这会,我听见了后姐的叫喊声。

  “畜生,放开我。”

  我猛的站了起来,当我冲出卧室的时候,后妈也从厨房冲了出来,我们不约而同的往后姐卧室冲去。

  那原本应该在沙发上睡觉的杜主任此时竟然紧紧的压在后姐身上双手胡乱的摸着,一张臭嘴在后姐身上胡乱的亲吻着。

  我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怒气冲天,竟然敢强上我的女人。

  我只觉得脑子极度发热,一股子怒火猛然崩裂出来,我一把抓起旁边的晾衣架,口里骂着,想都不想打在了杜主任的后背上。

  杜主任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身子在床边一滚,不等他有任何动作,我又抱着晾衣架伦在他脸上。

  扑哧一声,他立马吐出一口鲜血来,惊恐的看着我。

  “我草泥马!”我直接骑在了杜主任身上,把手里的晾衣架丢在一边,一拳又一拳的打在他身上,你个畜生,你个杂碎,你敢碰许畅,劳资和你玩命。

  在我近乎疯狂的打骂下,后妈终于回过神来,对着我大叫。“张扬,快住手,他可是杜主任,社区主任,打不的啊!”

  我没理会后妈的叫喊,一拳接一拳的打在他脸上,劳资管你是什么主任,敢动劳资的女人,我就和你玩命。

  后妈着急的让我别打了,想上来拉我,后姐急急忙忙从床上翻身下来,一把将后妈拉住了,恶狠狠的道:“妈,她想强我,让张扬打死他。”

  听到后姐那个强字,我出手更重了,牙齿被我打掉了几颗,鼻子也被我打歪了。

  杜主任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吐出一股杂物,难闻之极,我站了起来,对着他猛踢。“草泥马,看你还敢不敢碰我姐。”

  我虽然在气头上,但还是不敢当着后妈的面说许畅是我的女人。

  我正要踢第三脚的时候,后姐一把拉住了我,说让她来,一脚踩在杜主任脸上,顿时鲜血喷射出来,后姐不解气,崴了几下,怒道:“敢强我,老娘踩死你。”

  后妈眼看着杜主任出气多进气烧少,上前把暴怒的后姐给拉开,然后怒瞪着正在提凳子准被砸杜主任的我,后妈也生气了,吼道:“够了,真要杀了他不成?出去。”

  我气愤的朝着杜主任吐了一口唾沫,和后姐一前一后出了卧室,来到客厅,怒火冲天的坐在沙发上。

  后姐给给我倒了杯水,让我消消气,然后说:“开始你把我都吓到了,我以为你真要打死他。”

  我呸了一口,捏着拳。“谁要是敢动我的女人,我就弄死他,今天算他运气好,有妈在,不然我杀了他。”

  后姐听到我这句话以后,突然瞪大着眼睛看了我好几分钟,让我浑身不自在,小声问道:“你确定,我是你的女人么?”

  看到许畅此时害羞柔情的样子,本想张口说的一个字,却怎么也说不出口。见我不说话,后姐咬着牙问我到底确不确定。

  “确定!”我最终还是点点头,在我看来,许畅已经是我的女人了,从那晚上我们俩缠绵那一刻开始,她已经驻扎在我心中。所以,当杜主任醉酒去强后姐的时候,我才会那么震怒。

  “真的确定?要是确定,你在客厅吻我!”许畅朝我靠近一点,她仰起头,把那张性感得让人想入非非的红唇微微张开。擦!看到肖潇那微微瓮动的红唇,我立马就唱起国歌,喝一口水之后也不吞下,直接一把抱住后姐,把口中那热乎乎的水缓缓不断往她嘴中推送。

  那一刻,我们俩抱得很紧,什么后妈都抛之脑后,我就想让后姐知道,我真的把她当做我的女人,她是我的女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