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无奈的坐再了位置上,然后给大家说了下,那晚我与何立龙之间对桶的事情,他伤的比较重,没有十天半个月是出不了医院的,我想趁着这个机会,把何立龙那些同党都给拔了。

  程刚也比较认可我的说法,一拍桌子说:“趁着何立龙这家伙不在,咱们趁机把他在学校的势力都整合了。”

  大伙基本没有反对的,李磊问啥时候动手,要动就尽快,来个雷厉风行。

  我们都在商量着对策,目的很一致的准备拿何立龙开刀,我们这一次要让整个高一整合起来,彻底掌握在我们手中。

  在我们商量对策的时候,我发现王武和李元并没有参与讨论,而是时不时的皱下眉头,我知道,咱们这群人里,就属他们俩是人精,想必他们心里是有什么顾虑,让他们说出来。

  王武看了李元一眼,示意让李元说,李元也没客气,开口道:“大伙儿说的没错,趁着现在打击何立龙残余势力,趁机拿下高一肯定是最好的时机,不过……”

  “不过什么?你几把的倒是快说啊,别整这些文绉绉没用的。”程刚有些不满,我们也不太明白。

  李元接着说“你们别忘了,我们和马超之间的协议,要是我们现在整合了高一,这无异于在和马超叫板。”

  我心里的高兴一下子被浇灭了,李元说的没错,马超一直想称霸整个学校,我们这么做等于是在和他叫板,况且三少里面,我已经惹了一个宇浩,而且沈梦琪这小妞也是一个不确定因素,要是在和马超结仇,这日子恐怕就不怎么好过了。

  就在我们为此担心的时候,李磊‘啪’的一声一拍桌子,咧嘴不屑道:“马超算个屁,他要是敢惹我,老子直接灭了高二,艹!”

  我们大家都没怎么在意这句话,别看马超平时一个人进进出出,真要是出了事,招手之间找来几十个人还是挺简单的。

  而且我曾私底下问过李元,马超身边那个大个子是谁,李元告诉我,那大个子是马超身边最能打的一个,叫马雨松,还有一个很响亮的外号,叫帝王。

  据说这个外号的由来,是因为马雨松曾经和比他高两个年级的九个男生干了起来,而最后的结果却让人胆寒,那九个男生被马雨松揍进医院足足一个月才出来,这才有了帝王这个称号。

  我看了看我们这群和马雨松一比成小不点的几个人,估摸着,人家一个人就给我们摆平了。

  陈亮突然把胸口一挺,问我们到底干不干。

  干还是不干,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随着王武站了起来来回踱步,李元皱眉陷入沉思,周围的气氛的再次陷入了沉寂。

  至于我们这群脑子不够用的家伙,则是眼巴巴的看着李元和王武,等他们给我们最后的决定。

  其实,在我心里,只有两种选择,干,彻底和马超撕破脸皮。不干,看着马超插手高一,最后镇压高一。

  上课铃响了起来,班里的同学陆陆续续走到班门口探进一个脑袋来,小心翼翼的看了我一眼,见到我们一群人还围在这里,傻缺缺的在门口等着。

  我没好气的给了陈亮后脑勺一巴掌,要不是他胡说八道,也不会弄成这个样子。

  陈亮回看了我一眼,像是一根导火索一般,我不知道那一刻自己怎么猛的站了起来,一拍桌子,霸气道:“干,为什么不干,先干了再说。”

  李磊哈哈大笑着站了起来。“你是老大,听你的,走了。”李磊扭着屁股,一把抓住没有想到一个两个之策的王武,惹的对方翻了个白眼,叹了口气跟着走了出去。

  教室外的同学这时纷纷跑进来,在自己的位置做好。

  这节课是语文课,王兆鹏走进教室的时候,刚好碰见出去的李磊他们,又看了我一眼,把手上的教科书放在讲台上。“同学之间互相来往,增进友谊我还是比较赞成的,可是其它班的同学最好不要在上课阶段还停留在教室里。好了,上课。”

  我随着大家机械室站了起来叫了声老师好,坐在位置上,脑子里一直在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n酷9匠网唯一,正N$版6◎,其他y都{,是“!盗"版

  想到的何立龙,想到了安可迪,想到了马超,还想到了高三霸王宇浩,其实我现在心里最忌惮的还是宇浩,因为听沈梦琪说过,这家伙真敢拿刀子捅人,也不知道沈梦琪那边帮我说的怎么样了。

  迷迷糊糊等到下课,我急匆匆的走出了教室,我真想找沈梦琪当面问问,到底和宇浩说的怎么样了,但一想到后姐不喜欢我和沈梦琪有什么瓜葛,只能给她发了个信息,说晚上放学找她有事。

  随后我又去了李磊班里,和他们商量着具体怎么对付何立龙他们这群手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标,我把自己的目标定在了贱嘴男身上,谁让我和这家伙有仇呢?

  放学之前,我们一群人又聚在了操场上,王武从背包里拿出清一色的铁棒子,这玩意李磊曾经说过,要整一样的才有气势。

  王武每人分发的一根铁棒子,王武肉疼的说:“兄弟们,磊哥说了,要整一样的才拉风,这是我找人特意定做的,一根一百块,你们看看,这钱能不能自己给掏了。”

  大家伙纷纷把铁棒子往裤裆一夹,冲着王武竖起的中指,鄙视的看着他,程刚直接骂道:“去你妹的,不就是几千块钱么?别让我鄙视你。”

  王武哭着脸。“我曹!刚子你个混蛋,你给我几千块钱。”

  程刚让他等会,一掏胯部,揪出几根卷毛出来。“几根毛要不要。”

  我们都笑了,王武一脸郁闷的蹲在了地上,在地上画着什么玩意。

  领了武器,大伙又确定了时间,准备在中午放学干他们,一个两个都走了。

  “武子,你干嘛呢?”李磊点了根烟,很好奇的看着王武一脸苦逼的王武。

  “我在算算这一千八一天省一包烟需要多久。”王武苦逼的在地上排着算式。

  “算你妹啊!走了。”李磊随将烟了出去,刚好落在王武算式上面,走上去崴了几脚将眼踩灭,拍着屁股走了。

  我还有李元、陈亮笑得喘不过气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小巫婆说:

帝王——马雨松出场了!

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