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急忙查看何立龙手机里有没有郁小雪的照片,虽然比较焦急,但看的比较认真,毕竟就是为了这事来的,只要没了这些照片,郁小雪就在也不用受到威胁。

  里面没有郁小雪不雅照片,我松了口气,捂着血流不止的肚子,往来路跑。

  秋天的午夜,带着一丝寒意,我不知道自己现在能去哪里,家,不能回,我不能让后姐见到我这个样子,李磊那边也不能去,我不想让他们为我担心,作为兄弟,我欠他们的够多了。

  我尽可能的往黑暗处跑去,害怕被人发在,现在我一身是血的样子太恐怖了,和杀人犯没什么两样。

  由于失血过多,脑子传来一片眩晕的感觉,不由自主的坐在了地上大口喘气,伤口火辣辣的疼。

  我感觉自己快要不行了,突然想到了一个人,陈勇,那天在郊区见面的时候,他曾留下了号码,后给我手机的时候,里面就有他的电话号码!

  我急忙掏出手机,给陈勇打了打了过去,电话刚刚响起,陈勇便接起了电话,问我是谁。

  “勇哥,是我……张扬……”伤口撕裂般的疼痛,让我说话都觉得吃力,脑子里传来一阵阵剧烈的眩晕感。

  陈勇有些惊讶,问我这么晚打电话给他有什么事情。

  我感觉自己快支持不住了,咬着牙把我受伤的事情还有地点告诉了他,然后电话还没有挂,我眼前一黑,便倒在了地上。

  倒地的那一瞬间,我感觉浑身无力,只想好好的休息一下,睡一觉,冰冷的地面让我清醒不少,但也仅此而已,双眼慢慢的合了上来。

  将醒未醒的错觉,模糊中的意识,身体潜意识里的错觉,我似乎看到了两张精致的脸颊朝着我靠近,一张娇弱的小脸上挂着泪痕,她是郁小雪。一张傲娇愁容的脸上,带着一丝焦急,她是许畅。

  两个我心爱的女人在这里照顾么?

  我下意思的动了动身子,却感觉肚子传来一阵剧痛,眼睛呼的一下睁开。

  错觉?。

  这里没有女人,柔和的灯光下,坐着一道略显偏瘦的男人,见我醒来,他朝着我看过来。

  想到迷迷糊糊中最后自语的那句话,我脑子里有些凌乱“你醒了。”陈勇起身朝着我走来,我刚想说话,他对我小声说:“别说话,你失血过多,需要好好休养,那天要是我在迟到一会,说不定你会有生命危险。”

  我尽量的点了点头,扯动了伤口,随之传来的是刺疼,我用手摸了摸,伤口已经被缠上了绷带。

  “放心吧,伤口已经找人给你处理过了,你安心在这里养伤,好了在说。”陈勇微笑的看着我,将我的被子轻轻往上一提。

  陈勇的举动,让我心头一暖,第一次在茶楼救了我,现在又将我从死亡中拉了回来,这次如果不是陈勇救我,估计我早都死了吧!

  陈勇为我倒了杯水,在里面放入了葡萄糖,搀扶着我做了起来,细心的喂我喝水。

  对于那些搞基的男人,我一直觉得很恶心,可是对陈勇,我却感觉不到一点,对于他,我心里只有感激。

  @酷√》匠J网#R唯*…一Ar正版nN,其◇●他%都^是盗,版l)

  陈勇看着我把一杯葡萄糖喝完,笑了笑,轻柔的将我放平在床上说:“什么都别想,好好睡一觉。”

  陈勇看着我,等到我缓缓合上了眼睛,我才听到陈勇离开的背影。

  当再一次醒来的时候,我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陈勇并不在这里,起先陈勇做过的凳子上坐着一个梳着小辫子的女孩,她的辫子很多,被染的红七绿八的,像是鸡毛毯子,一看就是沈梦琪那样的小太妹。

  “恩……”我不小心扯动了伤口,疼的哼了一声,她立马转过身来,我立马看清了她的样子。

  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但是给我感觉很成熟,长的很漂亮,几乎可以和后姐那样的美女相提并论,她的红唇微微上翘,看起来很性感。

  她朝着走过来,所以我见到了一双修长得难以置信的大长腿,这双腿比沈梦琪的还要炫目,随着她的走动而双股颤颤,荡漾起一层又一层雪白耀眼的肉晕,让我有点控制不住自己。

  她弯着腰朝着我额头摸了过来,一时间春光乍泄,胸口的衣领过大,导致沟壑显露无疑。

  “还不错,恢复的还可以,对我,我叫小晓,陈勇是我唐哥。”小晓把手缩了回去,看着我一脸痴呆的样子,在我脸上轻轻扇了一下。“看什么看,都不能动的人了,还有心思看我胸。”

  尼玛!

  “……”我张大了嘴巴,好半响说不出话来。这女人简直比沈梦琪还给力,后姐和她比简直有种弱爆的感觉。

  她既然拆穿了我,我也没什么好顾虑的,谁让哥就是色呢?就这么光明正大的瞅着她。

  小晓白了我一眼,拿了一包药又顺带着给我倒了杯水,没好气的问我能不能自己起来吃药。

  即使能我也说不能啊,躺在美女怀里吃药,那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脸不红心不跳的说:“我伤口还没有愈合好,起不来,还是你抱着喂我吃药好一点!”

  小晓哦了一声,一脸理所应当的表情,然后一屁股坐在我旁边,和陈勇一样,小心翼翼的把我搀扶了起来。

  当我躺在小晓怀里的时候,闻到一股淡淡的奶香味扑鼻而来,柔软身体和我贴在一起,我发现自己爽屁的了,马上快忍不住笑了出来。

  我砸这么色呢?

  我在心里问了自己一句,张开口喝着小晓递到我嘴边的药,吃了药以后,小晓把我放在了床上,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报复我的,这小妞在把我放下去的时候,压根没用心,就好像丢东西一样直接把我丢在床上一样。“喂,你有没有爱心啊,好歹我也是病人。”

  小晓切了一声。“我知道你在装,不过无所谓,谁让我答应了我堂哥来照顾你呢?不过,我忘记告诉你了,在你没醒的时候,我接了一个叫妩媚姐的电话。”看着她眼睛里闪烁的狡黠,我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力气,一翻身从床上坐立起来,急忙问她给我后姐说了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