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小雪走了,在去为郁小雪讨回公道以前,我想到了后姐,她感冒了,我必须在去找何立龙之前看看她,或许是最后一眼也说不定呢?

  对于后姐许畅的感觉,我自己都搞不清楚究竟是什么?有时候满脑子都是她,想她想到无法入眠,甚至会对她有所想法。

  我不确定是不是喜欢上了这个所谓的后姐,但我可以肯定,我喜欢郁小雪,我甚至为了郁小雪连自己的命都不要。

  一路上我都在想着这事情,心里很乱,不知不觉走到家门前,推开门走进家里的瞬间,弥漫在空气里的菜香味扑鼻而来。

  “妩媚姐。”我朝厨房看了眼,吓了一跳,以为后姐是那根经搭错了,身上系着围裙在厨房里忙碌着,她脸红扑扑的,额头上满是汗珠,应该是被炒菜时的温度热的,见到我回来,立马朝着我一笑说回来了。

  我恩了一声,走到许畅身后,问她怎么不多休息休息,不是感冒了吗?怎么还做这种事情。

  后姐吐了吐舌头。“你傻b啊,我这像是感冒的人吗?我今天是故意请假没去,想着给你炒几个喜欢吃的菜。”

  我心里傻缺缺的看着后姐,她什么时候对我这么好了,亲自炒菜给我吃,昨天不还嘲笑我是秒杀男么?

  后姐见我发呆,白了我一眼,让我快去洗手,马上吃饭了,又说:“昨天你都打了一发,今天得补补。”

  尼玛!

  更du新`U最z1快h上)$酷匠网

  我一脸的埋怨,我说后姐,你能不能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事咱能不提么?

  黑着一张脸走到她身边的洗菜池打开水龙头洗了洗手,眼睛却在偷偷看着后姐。

  后姐做菜的样子很认真,可是很少做菜,有时候也会手忙脚乱,看着锅里炒菜时冒起的油烟,后姐咳嗽着用肩膀遮掩着鼻子。

  我心里一阵温暖,也很凌乱,我突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你思春啊!”后姐踢了我一脚,我回过神来,赶紧关闭的水龙,把手在裤子上擦了擦,朝着后姐不停的傻笑。

  后姐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把菜装进碟子里,让我赶紧把桌子收拾一下,把菜端过去,马上准备吃饭了。

  我接过后姐手里的菜,端着菜放在了桌子上,收拾桌子上的东西时候,还不忘看着忙碌中的后姐,我感觉现在和后姐这个样子,就像刚刚结婚的小老公和老婆之间,甜蜜蜜的。

  我心里越加乱了,以前家里的什么事情都是我一个人来做,就算做梦我都没有想过后姐有一天会亲自下厨,而且还是做给我吃的,可是今天的一切就这么真真切切的发生了,后姐现在就像我的小女人的一样。

  有句俗话说,想绑住一个男人的心,就先绑住他胃,后姐难道喜欢上了我,我脑子里一片混乱,如果真是这样,那郁小雪怎么办,我已经发过誓,要保护她一辈子。

  半个小时以后,后姐喘着粗气,把刚刚做好的汤给端了上来,我急忙站起身子接了过来,后姐忙用双手摸着自己的耳垂,样子可爱到了极点。

  后姐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说:“张扬,咱俩喝两杯呗,今天高兴。”

  我不觉得今天有什么可值得高兴的,可是还是恩了一声,一会我要去找何立龙,刚好喝点酒壮壮胆。

  后姐走进屋里,听见翻箱倒柜的声音,没一会拿着一瓶红酒走了出来,我记得这红酒还是有个男人追求后妈送来的。她又去拿了两个杯子,看着后姐忙碌的背影,我让她坐下来,赶紧为她和我自己倒了满满一杯酒。

  后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土鳖,红酒不能这么喝的。”说完又去拿了两个杯子,我不懂?红酒不这么喝还能怎么喝。

  “喝红酒的时候,不能倒满,知道了吗?”后姐把满杯的红酒分为了两杯然后递给我一杯,她用三根手指捏着杯子提了起来,兰花指微微翘起,轻轻晃动杯中的红酒。“喝红酒之前,要轻轻晃动,这样可以使酒色更加均匀,香味更加浓郁。”

  我认真的看着后姐,她此时的表情很认真,琉璃般的眸子盯着杯中的中红酒很专注,淡红的酒夜随杯而动,一股芬芳的酒香弥漫在空气里,扑鼻而来。

  后姐对着我微微一笑,唇齿微张,用舌尖轻轻抿了一下,她的一切,似乎自然天成,透露着完美。

  透过透明的玻璃杯我看到,后姐伸出伸出舌头的那一瞬间,淡红色的酒液给她衬托的更为完美,粉红色的两片嘴唇夹在玻璃杯边缘,更透露着一丝诱惑。

  尼玛!

  我觉得自己真贱,这么美好的画面,我特娘的居然很无耻的有了冲动。

  后姐轻轻抿了一口酒,右手的手肘自然放在桌子上,杯子悬在空中,看了我一眼。“咿,你脸怎么红了。”

  被看出来了。

  我菊花一紧,屁股蛋子一凉,赶忙说:“我一闻到这红酒的香味,我就醉了。”

  后姐白了我一眼,说我土鳖,发出一阵咯咯的笑声。“来,我们喝一杯。”

  我举起杯子和后姐碰了一下,抬着眼睛看后姐喝多少我喝多少,免得再次被说是土鳖。

  后姐喝一点,放下酒杯,让我尝尝她的菜怎么样,我恩了一声,喜滋滋的夹起一块西红柿里的鸡蛋放在了嘴里,后一直盯着我。

  我眉头瞬间皱在了一起,这盐得是放了多少啊!

  后姐急了,自己夹了一块放进嘴里,又立马吐了出来。“靠,这菜也太难吃了。”

  我没说话,把菜吞进肚子里又连吃了好几口。“姐,我从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菜,真的。”

  “你干嘛要说谎呢?”后姐看着我。

  “菜好不好吃无所谓,最重要的是……”我感觉鼻子微微发酸,声音也变的有些哽咽起来,想到后姐为我做的一切,我就有些想哭。“最重要的是,这些是姐给我做的,花了半天的时间给我做的,难吃好吃,在我嘴里都是甜的,香的。”

  后姐人真的看着我,不知不觉她的眼睛红了,再然后,她竟然哭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