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在和沈梦琪说一句话,老子关心她,居然被她说成一个娘们,是男人都受不了。

  我从医院到把她送到小区门口一直没说一句话,看着沈梦琪一瘸一拐的走了进去,我掉头往学校走去。

  赶到学校已经是第三节课的时间,因为昨天请假了,给上课的老师打了一个报告,老师也没为难我,直接让我进去。

  我坐在自己位置上看了看后姐,后姐居然也没来上课,桌子上空荡荡的,不知道为什么?没见到后姐的身影我有点空荡荡的感觉,一节课都精神恍惚,想着后姐怎么没来上课。

  下课以后,老师前脚离开,我立马走到吴雪跟前,问她:“吴雪,我姐咋没来上课呢?”

  吴雪正在做习题,头也不抬的说:“你姐啊!她好像感冒了,请了半天假,还有,你这个弟弟真不称职,怎么姐姐生病了都不知道。”吴雪说到后面的时候拿白眼白了我一下。

  感冒了?回到位置我有些担心后姐,这么大个人了,也不知道怎么照顾自己。

  “杨哥。”这个时候,李元领着陈亮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对我打了声招呼,我才想起来昨天收了陈亮做小弟这事,看了陈亮一眼,他立马回给我一个微笑。

  我嗯了一声,不去想后姐的事,和他们说去见见我兄弟李磊,现在怎么说也算是我小弟,以后遇见个什么事情,我不在场的时候,李磊也可以帮着照顾一下。

  去李磊班要经过何立龙班,说实话,我心里也有点紧张,毕竟这会已经和何立龙结下了死仇,谁也不敢担保他会不会找人在班门口堵着我干一次。

  走到何立龙班门口的时候,何立龙正在和那个贱嘴男聊天,就是那天被我当着沈梦琪面扇了一巴掌的男人,见到我过来,神色立马变了变,急匆匆的往班里走去。

  我心里一紧,不知道这家伙要做什么,而何立龙则把手伸到了裤口袋里,我心里一紧张,伸手摸了摸藏在背后的铁棒子,他要是敢掏匕首,老子就先给他一铁棒。

  我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何立龙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那贱嘴男又出来了,身后跟着五六个人,而原本还在走廊里嬉闹的男生也朝着我们走了过来。

  “打他。”

  贱嘴男像是疯了一样,率先朝着我扑了过来,在一看何立龙居然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烟来,这光天化日之下,居然光明正大的点着叼在了嘴里,朝着投来一个鄙视的眼神。

  尼玛的何立龙,这家伙就是为了吸引我们的注意力,可是现在明白已经晚了,我脚对脚和那个贱嘴男踢了个结实,还不待我站稳身子,便被一人从后背踢了我一脚,直接将我踢了个狗啃泥。

  我连铁棒子都没来的急抽出来,就被扑倒在了地上,压根还不了手,本能的抱着头,十几个人对着我猛踹。

  李元和陈亮也被四五个人打在地上,李元被打的嗷嗷直叫,让我惊讶的是,陈亮居然忍者疼没喊出一丝声音。

  “打,给我使劲打。”贱嘴男见我被扑倒在地上,也闪了出去,和何立龙现在一起,又提醒他们说:“都注意点,这小子属狗的,别他妈的让他咬着你腿。”

  那些打我的人听到哈哈大笑,你妈逼的王鹏,我草你奶奶。

  我他妈就郁闷了,这句话怎么传到贱嘴男耳朵里了。

  这边动静闹的挺大的,没过多大一会,我听见一声咆哮。“何立龙,我操你妈。”

  我朝着声音看去,李磊带着一群人气势汹汹的朝着我们这快速走来,其中有程刚和王武,还有其它人我则不认识。

  李磊冲过来,二话不说,直接将围着我打的那一群人给打散,然后扯着一个人的衣服朝着那家伙的脸连打几拳,才把那家伙随手丢在了一边。

  那家伙立马流出了鼻血,闪身退到了何立龙身后。

  李磊和何立龙面对面站着,几乎贴到了一起,两个人个子差不多,大眼蹬小眼,李磊指着自己的鼻子说:“草泥马的何立龙,有本事来找我,打我兄弟算什么?”

  我被王武和程刚扶了起来,看着我身上的脚印还有脸上的淤伤,程刚差点冲了上去,却被王武给拉住了,然后对着何立龙说:“何立龙,你忘记马超和沈梦琪说什么了,你公然打小杨,就是和他们过不去。”

  还是王武聪明,当面指出这一点,何立龙就是畏惧马超和沈梦琪才一直没动我。

  何立龙先愤怒的对着李磊说他们俩的事情才开始,不等王武开骂又笑眯眯的看着他说:“这位同学,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打张扬了,我刚点了根烟还没抽完,他们就打起来了,不信你问问他们。”

  我立马明白了何立龙的想法,从开始他一直都没动过手,这是跟我玩阴的。

  ¤B更新h最快&上$t酷#匠网

  程刚立马就冲了过去,王武立马把他扯住了,说这边动静太大,学生会的人马上就会过来,程刚这才不甘的跺了一脚。

  李磊愤愤的看了何立龙一眼,然后走到我跟前问我有没有事。

  我笑着说没事,这点打都挨不住我张扬也活不到现在,我看了看何立龙,这事咱们没玩,然后李磊他们一起离开。

  路上我问陈亮和李元怎么样。陈亮揉了揉破皮的额头说没事,说真的,我觉得陈亮还不错。

  又问李元怎么,他一见我看他,把胸口一挺。“杨哥,我今天表现的不错吧!”

  我呵呵一笑,李元没跑这是事实但也被揍的哭爹喊娘,不过怎么说,李元没有逃跑已经让我感觉不错。

  我给李磊他们介绍,这是我在班里的兄弟,听到兄弟两个字,陈亮和李元一亮,陈亮说:“杨哥,这事咱们得找回来。”

  我和李磊都重重掉头,这事肯定没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