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睁着眼睛,看着她逐渐远去的背影,心里苦涩到了极点,谁能明白我此时此刻心里的感受。

  我一个人在那站了许久许久,才缓缓回过神来,秋风瑟瑟,吹的我抱紧了身子,就像我的心一样冷,我心目中的女神拒绝了我,她其实并不喜欢我,只是我自己一厢情愿罢了。

  我落寞的走在街道上,今天对于我而言真不是个好日子,李磊他们丢下我不管,郁小雪拒绝了我的表白,我茫然的走着,脑子里浮现出郁小雪的欢声笑语,她的喜怒哀乐。

  曾经的种种如海市盛楼一般出现在我的脑海,让我更加确定,我是喜欢她的,不知不觉,我又来到了郁小雪家的大厦前,始终,我的心里还有她。

  可是她根本不爱我。

  我抬头望向郁小雪家所在的十三楼,这一望让我的瞳孔逐渐放大,甚至于怀疑,我看到的是不是真的。

  在那十五楼,我见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被按在楼层边缘,然后便又被几道人影拖回去。

  杀人?强奸?还是其他?

  我心里一动,我本来不是那种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菩萨,但自从公交车上被人诬陷以后,我心里原本的思想,已经渐渐改变了不少,如今见到这一幕,我心里发狠,用手一摸身后的铁棒子,冲进了大厦之中。

  w酷T匠网唯☆一i正P版b,,其他0j都ms是@{盗◇版2

  电梯刚好在一楼,我连忙按下了一楼,心里在捉摸着,要是上面的局势我能摆平,我就来一出英雄救美,摆不平,自然是跑下楼找人借电话报警。

  走到十五楼顶,我没敢声张,而是小心翼翼的看看你们情况,这一看不要紧,要紧的是,这被人按在地上的女人,居然是瑾莹,而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按着瑾莹的三个人,居然是李磊、王武还有程刚他们三个人。

  我已经大概猜出李磊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了,我果然没有看错他们,心里升起一股暖意。

  “贱人,你真不松口。”王武压着瑾莹的胳膊,恶狠狠的看着她,恨不得拨了她的皮一样。

  “王武,你他妈不是牛吗?要我把我扔下去么?我呸!李磊把我往外推的时候,老娘有怕过么?”瑾莹被压在地上一脸鄙夷得看着他们四个人。

  李磊被说的脸色变了又变,被一个女人看不起,只要是男人都觉得很丢脸,何况是李磊,当即踢了瑾莹一脚说:“你给我听好了,张扬是我们三兄弟,你要是动他就是动我们,你别以为我真不打女人,为了兄弟,我什么都不在乎。”

  听着李磊的话,我鼻子一算,我现在终于明白当时李磊他们三为什么那样了,原来就是想撇开我来,威吓瑾莹,让她不要找我麻烦。

  我摸了把眼泪,这样的兄弟都不算是兄弟,那什么才算是兄弟。

  瑾莹冷笑的看着李磊三个人,不服软叫道:“有种你们就把我扔下楼,你们记住,今天你们弄不死我,他日你们一定会后悔的。”

  程刚火了,一脚踢在瑾莹的身上。“贱人,你他妈真以为我们不敢。磊哥,咱把她丢下去,一了百了。”

  我心里一惊,李磊皱着眉头点了点头。“兄弟们,带上手套,把这女人丢下去,为了小杨咱拼了。”

  李磊带上手套看都不看瑾莹一眼,立马将瑾莹抗在了肩膀上,往楼层边缘走去。

  我感动得不得了,急忙蹿了出去,在不出,就真的出大事了,看他们的表情,压根不是在吓唬瑾莹。

  “别。”我急忙喊道。

  杀人可是要偿命的,我怎么能让我的兄弟为了我做这样的事情。

  瑾莹在那一瞬间也发出尖叫声,没有人不怕死,或许她只是认定李磊他们不敢把她丢下去,可是我不敢赌,我不能拿李磊三个人的后半生做赌注。

  他们三愣了一下,李磊一下子把瑾莹丢在了地上。

  “你怎么来了。”王武第一个走到我跟前,推了我一把。“这里和你一毛钱关系都没有,赶紧走。”

  “谁说和我没关系,这事本来就是我出的主意。”我知道他们三心里想的什么?可是我张扬也不是那种人,不管这事我能不能抗的住,我都得抗。

  我一把推开王武,朝着恨不得杀了我的瑾莹走去。“贱人,你给老子记住,今天这是都是我张扬的主意,他们三不过是我请来的打手,有什么事情你尽管来找我。”

  我话刚说完,不知道被谁踢了一脚,回头一看,李磊的瞪着眼睛看我。“你个傻b。”

  虽然被李磊骂,可是我心里却暖暖的,傻b就傻b呗,有你们这群兄弟够了。

  李磊说完,一个箭步走到瑾莹面前,说这些事都是他安排的,有什么事情找他。王武和程刚也是一样,都争先恐后的把所有的事情往自己身上揽。

  麻痹的,什么是兄弟,这就是兄弟。

  瑾莹躺在地上,冷冷的看着我们四个人,恨不得杀了我们,不过李磊压根把她无视了,继续在争抢着幕后主谋这个位子。

  “都别说了,这事是我们兄弟四人一起商量了,有事尽管来找我们四。”此时,我站的笔直,不管以后瑾莹怎么报复我们,可是都改变不了我们四个是兄弟的事实。

  “对,天大的事情,我们四兄弟一起扛,那都不是事。”我们四个大声的喊着,直接把瑾莹完全忽略了。

  风声呼啸,而我们四个人的心,却在此时紧紧的贴在了一起,我相信,不管以后遇见什么?我们都会在一起,永远的兄弟。

  瑾莹慢慢的爬了起来,知道我们不会在为难她,一个人默默的下楼,丢来一句恐吓,让我们准备为对方收尸。

  不过此时,我们完全不把她的话当成一句话,就当是放了个屁,很统一的比划了一个鄙视的手势切了一声。

  我们四个心情大好,程刚一拍胸口,建议我们去喝酒。

  我们三立马同意了,我笑眯眯的跟在程刚身后。“走,喝酒,刚子请客。”

  程刚立马停了下来,推了我一下,郁闷的问我。“我啥时候说请客了。”

  “你刚才一拍胸口,不是要请客的节奏么?”我一拍他的肩膀,笑眯眯道。

  “去你大爷的,拍胸口就要请客么?”程刚叹了口气,指着我说:“你小子真没良心,我们为你出头,你还忍心让我们请客?”

  王武立马道:“就是就是,你小子太没良心了,该你小子请客。”

  我笑了笑,反正根本就不在乎这里,钱花在兄弟身上值。

  于是,我伸手给李磊。“磊哥,我请客你买单,或者,你先借我几百用用。”

  “去你妹的。”李磊一巴掌拍在我手上,楼道里,我们笑成了一锅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