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谁啊!”我心情本来就不好,这人还来挖苦我,真是没事闲人厌。我鄙夷看着她,又说:“别以为你是残疾人,别人就都得让着你,我有哭吗?老子那是在笑好不好!”

  为了证明我没哭,我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态度,哼着小曲扣了扣鼻孔。

  我猜我当时的动作一定傻b到了极点,不然那个轮椅女也不会看傻b一样看着我,眼睛瞪的和灯笼一样。“我知道你为什么要哭了,一定是鼻屎挖不出来,扣出鼻血来了吧。”

  这话把我气的,当时真想冲上去给她一巴掌,人都残疾了,嘴咋这么贱呢?

  我知道说不过她,懒得和她斗嘴,转身往教室走去,她一见我转身就走,立马咯咯的笑了起来,继续讽刺我。“傻b,怎么跑了。”

  跑?老子是那种人吗?

  我斜视了她一眼,鄙夷道:“你个贱B,都残疾了,嘴咋那么贱呢?”

  轮椅女脸色一变,冷冷道:“你刚才叫我什么。”

  见到她生气了,心里简直爽翻了天,让你在贱,我立马又叫了一声贱B。

  我自己都觉得稀里糊涂的就和这女人斗上了嘴,心里挺纳闷的,不过看到她生气的样子,那真是大快人心啊。

  轮椅女眉头渐渐挤压在一起,胸口起伏着,手指着我,寒着声音道:“你个傻b在叫一遍试一试,信不信我砍了你。”

  我惊异的看了她一眼,砍了我,我好怕怕啊!“你个贱B,比出来卖的都贱。”

  我话刚说完,这女人黑着脸站了起来,从袖子里拿出一把明晃晃的砍刀。

  我当时心里吓了一跳,就是学校里混的最好的小混子也没听说过带刀的,这被学校知道最轻的也是惩罚,要是不留情面,直接就是开除。

  而且这玩意搞不好就会出人命啊!

  “你在叫啊!”她一手撑着轮椅扶手,一手握着刀柄指着我。

  我不敢叫了,看着她冷冰冰的眼神和手里泛着寒光的刀子,心拔凉拔凉,后悔的肠子都青了,这小妞到底谁啊,怎么这么猛。

  “你他妈在叫啊!”她用刀子拍了拍我的脸,冷冰冰的。“我沈梦琪长这么大,还从来没人敢叫我傻b,你是第一个,有本事你在叫一次。”

  一听到她自己道出了名字,我吓的魂都没了,觉得自己的腿在发软。

  李元曾经和我说过,我们学校有三少,是绝对的霸王,在学校里几乎没人敢招惹他们,就算是老师也不愿意多管。

  而这其中就有沈梦琪,当时我还在笑一个女孩子怎么称上了‘少’这个字,现在我算是明白了,这妞简直就是个母老虎,比男人还男人,称‘少’简直是侮辱了这个字,估计马超见了她也要矮半分。

  我他妈感觉自己真悲催,刚刚得罪了何立龙,又惹到了这个女魔头,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沈梦琪让我站好,我立马老老实实站在那不敢动,就算我现在跑了,我敢保证,以后这妞每天都会拿着把砍刀追着我满学校跑,那才是真给全校人看了笑话。

  “傻b,你在骂我啊!”沈梦琪用刀子在我脸上啪啪的拍了几下,然后架在了我脖子上,提高了音量喊道。

  我吓的浑身一抖,居然感觉到了一股尿意,差点尿了出来,感觉真她娘的丢人。

  “琪姐,要不咱把刀子先放下,别伤了和气,要是让别人看见多不好。”我努力挤出一丝笑容来,望着那锋利的刀锋心里害怕到了极点,我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人用刀子架着脖子,而且居然是一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小女人。

  K酷匠,N网8首…发9B

  沈梦琪继续冷笑的看着我。“我和你有个屁和气,自己想一想,刚才骂了我几下,骂了几下掌自己几巴掌,要是错了,我拿刀子劈了你。”

  我努力回想,可是心里太紧张了,导致脑子里一片空白,压根什么也不记得了。

  沈梦琪见我站在那里不说话,哼了一声,吓的我一哆嗦,惊的我赶紧说三次。然后不等沈梦琪说什么,赶紧给了自己三巴掌。

  沈梦琪见了切了一声,这才把刀子收了起来。“算你蒙对了,这次就绕了你,你后记得机灵点,刚才是不是快下尿了。”说着话,沈梦琪瞅了瞅我下面。

  我觉得面红耳赤,被一个女人这么讽刺,而且还这么赤裸裸的打量着我那玩意。

  这回我学机灵了,一句话不说,在这女魔头面前还是保持沉默的好。

  沈梦琪见我不说,感觉到无趣,让我扶着她到轮椅那,我急忙搀扶着她做到了轮椅上,那把大刀被她放在大腿上,用衣服遮盖了起来。

  我推着她往教室里去,然后就准备逃,沈梦琪赶紧叫住了我。“傻b,你是叫这个名字吧!”

  我心里飞过一万只草泥马,有人叫这个名字的么?估计度娘都搜不到吧!

  我想和沈梦琪解释,我不叫傻b叫张扬,又害怕惹她不高兴,点了点。“是的,我叫傻b。”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真TM太懦弱了。

  沈梦琪听了哈哈的笑了起来,说我这傻b真有意思。“以后有事说句话,姐罩着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