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虽然心里是打定了这个主意,可是王鹏似乎还记得上次宾馆的教训,心里有了阴影,躲在人群后面,指挥着那帮子人来打我。

  我没时间管王鹏,看着那群人朝着我冲了过来,我一下子将身后的钢管给抽了出来,那一瞬间,我感觉到体内的血液在奔腾,脑子里涌动着一种思想,干倒他们。

  他门都赤手空拳,一见我还拿着武器,都愣了一下。

  我没等他们回过神,一钢管抡了过去,刚好砸在一个人的肩膀上,那个人立马吃疼‘啊’的一声叫起了起来,蹲在了地上。

  听到惨叫,他们才回神过来,不等我挥出第二棍,从身边抽出一条条板凳,挡着我的钢管,朝着我走来。

  蹦蹦!

  钢管砸在凳子上,传来蹦蹦的声音,我被震的双手发麻,陡然,手上一滑,钢管掉在了地上,那些人立马围了过来,不知道是谁踢了我一脚,立马给我踢倒在地上,五六个人打我,我根本站不起身来,本能的抱住头。

  “妈的,都给我注意点,这小子属狗的,当心咬你们腿。”王鹏在后面大喊,提醒他们。

  他们下手毫不手软,一脚比一脚重,我疼的受不了,身子像是被拆了一样。

  王鹏敞快的大笑着,我甚至能看见,班里的同学都在含笑的看着我被打,一个个彼此间微笑的交谈着,心寒到了极点,真是人心惨淡。

  “都给我住手,你们这群王八糕子。”就在我疼的受不了的时候,熟悉的声音传到我耳里。

  是后姐赶来了,我透过人腿间的缝隙,看见后姐正气冲冲的走了过来,拨开人群,然后蹲在了我身前,问我有没有事情。

  我第一想到的是后姐的安全,想让她赶紧离开,虽然后姐是一个女孩子,但我不能保证他们就不会打我后姐。

  后姐疼惜的扶着我站了起来,说他们不敢动手,我这才发现,这群狗腿子都停了手,而在教室门口还站着一个人。不是我们班的,也不是王鹏那帮子人。

  他各头比我矮,梳着一头中分头,人也不算壮。

  “超哥,您咋来了。”王鹏脸上挤出一丝难看的笑容来,证实了这个人的身份。高(二)一马超,三少之一。

  马超看都没看他,直接走到我身边来,另王鹏脸色有些尴尬,觉得落了面子,又不敢发作。

  “不好意思,来迟了,真是抱歉。”马超露出一个自以为迷人的笑容来,帮我拍了拍身上的灰。

  后姐立马说没事没事,我感觉后姐挺尊重马超的,不知道他们来的时候聊了什么?

  周围的同学见马超替我拍身上的灰,一个个脸色都变了,不知道马超和我什么关系。

  至于那群狗腿子,也都站在那里,神色间有些害怕,都不敢直视马超的眼睛,王鹏更是站在班门口那,都不敢往里面看一眼。

  马超将我身上的灰拍完以后,又走到王鹏那去了,拿手戳了戳他的肩膀,后者立马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来。“你是这群狗腿的头,狗头?”

  马超说话丝毫不给王鹏面子。

  我注意到完王鹏的腿在抖,赶紧说:“超哥,您开什么玩笑,在你面前,我怎么敢称‘头’。”

  \Z酷匠Q网!:永久E免uX费看L小说

  “是吗?”马超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而王鹏也显得憨态可掬,露出灿烂的笑容。

  我本以为,马超就这样让事情结束了,哪知,他突然扯住了王鹏的头发,给他揪到了走廊里,变化太快了,我和后姐也跟了出去,那群狗腿子也不敢动弹,就站在那里,见着王鹏被马超给揪了出去。

  哎……

  我心里叹了口气,真是人的名树的影啊,现在马超就一个人,单挑都不一定干过我,这群人愣是被这个响亮的名头给唬住了。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是我,我也不敢动手。

  啪啪!

  几个响亮的巴掌朝着王鹏脸上挥了过去,顿时印出错综复杂的手指印来,马超似乎还不解气,扯着王鹏的头发,往墙上撞了一下,顿时鲜血从他额头上流了出来,划过鼻梁,悬挂在鼻尖上,然后落在了衣服上。

  王鹏吓的双腿发软,砰的一声跪在了地上,开始求饶。

  马超了冷哼了一声,一脚踹在王鹏的胸口上,把人踹倒在地上。“你们给我记住,张扬和许畅是我马超的人,想打他们,先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马超环视一周,而凡是他目光扫过之处,那些狗腿子皆是后退了一步,一个个低着脑袋,不敢与马超直视。“你们平时自成一派,我也懒得管的,但是你们记住,谁动了我马超的人,我就撕了他,回去告诉你们老大安可迪,你们外族人想在这里好好待下去,就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做好自己的事情,滚。”

  “是……是……我们错了,以后在也不敢了。”一个狗腿子接话,急忙扶起跪在地上的王鹏,连爬带滚蛋的跑了,前后只有几分钟,这件事就这么被摆平了。

  教室里安静的能听出心跳声,那些人都看着马超,估计都被吓坏了,刚才拿脑袋撞墙,搞不好就是脑震荡啊!

  马超笑着走了过来说,以后他们肯定不会在找我麻烦,我给马超说了句谢谢,问他我以后还能不能干他们。

  马超看了我一眼,说我小子有点意思,只要有能耐,随便我怎么整,反正那群人和他没半毛钱关系。

  我又奉承了几句,马超才笑呵呵的走了,后姐朝着我招了招手,我把钢管有藏在了身后,跟着后姐来到了楼道这边。

  后姐夸了我几句,说就喜欢我这有血性的样子,我心里甜蜜蜜的,后姐有问我身上还疼不疼。

  我觉得自己真的很贱,刚开始不想和后姐说身上疼的,可是又想后姐关心,便装着一副惨兮兮的样子,说疼死了,都快散架了。

  后姐一听,忙关心的望着我,帮我揉着身子。还问我疼不疼。

  我说疼,也不知道当时怎么嘴滑,就冒出了这么一句。“姐,我那个疼,要不你帮我揉揉?”

  “滚。”后姐差点把我给推了下去,转身就走,没走两步,又回过头。“等啥时候你打了李可汉,帮我报了仇,我就帮你揉下面。”

  后姐走了,只有我一个人还傻bb的站在那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