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立马引来张瑞三人,他们瞅着我那东西,唏嘘不已。

  我心里嘚瑟的要命,哪个男人不喜欢自己雄壮威武。

  可是被他们三这么看着,我也没了尿意,撇了撇嘴巴,提起裤子。

  “你这家伙吃牛b长大的吧!”秃头男看着我,一脸的羡慕嫉妒恨啊!

  “你才吃牛b长大的!”我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要不咱两比比?”我嘿嘿直笑的看着秃头男,看他这表情都写在了脸上,肯定是没我那威武。

  “你和他比?”张瑞笑呵呵看我俩,然后一拍我的肩膀。“你还是饶了他那根小蚯蚓吧!”

  小蚯蚓我还真没见过,我的好奇心当时就被勾引起来了,怂恿蒋浩、张瑞把秃头男的裤子给脱了,看见他那玩意的时候,我差点没给笑死。

  我觉得张瑞不愧是大学生,说起话来就是有学问,这个比喻真的是太恰当了,简直和蚯蚓没啥两样嘛!

  他们三也哈哈大笑起来,松开了秃头男,秃头男忙不跌的提起裤子,喝道:“不许笑。”

  我四笑的更欢了,接下来,我们四人把痛苦建立在了秃头男的痛苦上,说他那玩意怎么那么小,搞的秃头男一阵郁闷,最后不理我们四。

  过了会,蒋浩问我是不是每次都把女朋友弄的不要不要的。

  说到这个,我就一阵郁闷,老子除了把第一次给了自己左右手之外,压根没碰过一个女孩子。

  我不想丢了面子,吹牛皮道:“浩哥,不蛮你说,我每次我和我朋友弄那事,整栋楼就像地震了一样。就说上次吧!楼上的家伙还特地下来敲门,让我们注意着点。”

  蒋浩三个人对我竖起了大拇指,一脸佩服的样子,秃头男听见了,立马屁颠颠的小跑了过来,搂着我的肩膀,问我吃啥长大的,惹得我们嘿嘿直笑。

  我说吃牛b长大的,他眨巴着无辜的眼睛看着我,好像再问我是不是真的,我心里那个郁闷,这家伙该不会出去以后真的去吃牛b吧!

  就这样,我们嘻嘻哈哈的到了半夜,都困了,他们四似乎已经习惯了这里,没过一会就睡着了,我躺在硬邦邦的床板上怎么也睡不着。

  直到快要天亮我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铁门咣当一声被打开,猛然把我惊醒了。

  “张扬,出来。”昨天那个干警对我喊道。

  我马上起了身,在他们注视中走了出去,我心里很害怕,不知道是不是这就抓着我去监狱。

  我就问他是不是要提送我去监狱,干警看了我一眼。“没有的事,我们查看了昨天公交车上的监控记录,发现你是冤枉的,你姐来接你了,赶紧走。”

  我心里当时就把这干警给骂了,你TM昨天干啥去,我就说我是冤枉的吧!

  蒋浩对着我大喊:“杨子,赶紧滚蛋,这里不适合你呆着。”

  张瑞也对我说:“出去以后小心点,别在进来了,以后做人激灵点,别这么傻bb的。”

  我回头看了一眼,他们有点舍不得我,其实我心里也有点舍不得他们,经过这一夜的相处,我们彼此都熟悉了。但是我还是要走啊!想到这些我对他们大喊:“哥几个,你们也赶紧沉冤得雪,我在外面等着你们。”

  干警啰嗦了一句,说还交上朋友了,然后不留情面的关上了铁门。

  跟着干警往外走,我心里一直在想该怎么去面对后姐,估计一定又会觉得我丢了她的脸吧!

  5酷d匠;$网◇唯{一!正D3版,m☆其,o他。&都是O盗v版

  不知不觉来到了办公室这边,我心里一阵紧张,后姐正在和警察谈话,见到我以后,立马停止了交谈,风风火火的到了我跟前。

  这下惨了!

  ,但是让我没想到是,后姐温柔的打量着我,语气很轻的说:“弟,你没事吧!”

  我觉得自己很贱,明明被后姐感动的想哭,却在心里骂她,为什么要对我时好时坏。

  我嗯了一声,后姐拉着我的手,对那个警察说:“谢谢你,我带我弟先走了。”

  警察嗯了一声,然后让我签了一个字,拿回了后姐的手机,然后又对我语重心长的说:“小伙子,以后在遇见小偷这事,你可不能当做没看见。”

  我嗯了一声,后姐拉着我出了警察局,被后姐拉着手,我感觉好幸福。

  后姐问我有没有吃早饭,我说吃了,后姐又从自己的皮包里找了下,塞了一张一百元的钞票在我手里。“张扬,下次再喝茶给不起钱,本姑娘拨了你的皮。”

  后姐虽然对我是凶巴巴的,可是我心里却跟吃了密一样甜。

  看着后姐大大的眼睛,我觉得后姐真美,要是一辈子都对我这样就好了。

  后姐又和我说了几句,然后打了一辆车,说去郊区。

  我也没问干啥,反正后姐不会害我就是了。

  我坐在后面,一直偷偷望着前面的后姐。

  我突然发现,后姐今天真的好迷人。

  黑色的发丝倾泄而下,披散在身后,洁白的颈脖,如白天鹅一般优美。耳垂上的银坠,在晨光的照射下,散发着迷人的光泽。

  她轻轻依偎在车门上,慵懒的躺在椅背,那洁白的玉手撑着如玉睿般的下巴,鹅暖石般的眼睛盯着路边上的风景,与那盈盈一握的柳腰组成一道完美的曲线。

  我发现我被后姐吸引住了,视线根本不能从后姐的身上移开,最羞耻的是,我就这么看着,居然有了属于男人的冲动。

  一路上我都盯着后姐看,眼睛一眨不眨,最后,车在处公园停了下来,后姐给了钱以后,我忙不跌的跟在了后面往前走。

  “姐,我们来这干嘛!”看着周围翠绿一片的树林,以及假山,脑子里闪过一断断邪恶的想法。

  后姐没理我,带着我走到一处假山前停了下来,眼睛灼热的看着我,舔了舔嘴唇说:“脱衣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小巫婆说:

求各种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