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我是被尿给憋醒的,醒来的时候,那玩意顶的老高,晕着脑袋起了床,往厕所里去。

  估计是昨晚真的喝多了,撒尿的时候感觉头重脚轻有点站不稳,我洗了把脸,让自己清醒了一下。

  走出厕所,发现李磊还在呼呼大睡,我没打搅他,想着中午要办出院手续,我就往医院走去。

  这时,才早上七点多一点,秋风瑟瑟,我穿的有点单薄,忍不住缩了缩身子。

  我在路上买了一个包子,当做早餐,一路上,也没见到几个人,我就感觉自己挺萧瑟的,孤孤单单的,连刚刚对我有所好转的后姐又变回了原来的鸟样子。

  刚到外科室,值班的护士见我回来,风风火火的走了过来,问我昨晚为什么没有回来,也不提前说一声,害的她被领导骂。我忙着跟着道歉,说自己有急事,就忘了这事。

  值班护士也没太和我计较这个事情,进了病房,发现那个家伙已经离院了,心里空荡荡的,我给自己倒了杯水,感觉脑袋还是晕晕的。

  坐在床上出了口气,莫名的安静,又让我想到了后姐、郁小雪、蛮牛那些个事情,让我心里酸酸的。

  我叹了口气,将那杯水一仰而尽,不让自己去想这些事情,人总不能一辈子活在悲哀里。

  索性无聊,我拿出后姐的手机,登上了李磊送给我的QQ,妩媚撩人给我回了信息,说是最近比较忙,没时间上QQ,让我有事情留言给她。

  我给她回了很多肉麻的话,让我自己都有些受不了,随后又问她要了她的手机号码,心想着,以后也可以随时联系到她。

  下了QQ,后姐手机里也没啥吸引我的,觉得有些无聊,就把手机放在了枕头底下。

  一上午的时间,我都过的浑浑噩噩的,脑子里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中间医生来巡视我的病情,说我一切正常。

  中午的时候,李丽丽送来了饭,后姐没来。

  李丽丽对我的态度很冷漠,我心里叹了口气,看来昨天因为茶楼的事,彼此间的关系又拉远了。

  我心里叹了口气,埋头吃饭,两个人没说一句话,等我吃完饭,李丽丽才说:“许畅说了,今天她和你妈不来接你出院了,等会我去把费用缴纳了。”说到这里,李丽丽叹了口气,问我昨天干嘛要跟着吴雪气茶楼。

  我立马拉住了李丽丽。“我姐为这事生气了。”

  李丽丽白了我一眼,没好气道:“要是你被人觉得不信任,还被人跟踪,你生不生气。”

  我想解释,李丽丽打断我的话。“你还是留着点口水,回家和你姐解释吧!”

  李丽丽走了,病房里又只剩下了我一个人,可是心里稍稍好了点,原来后姐生气并不是因为我丢了她的脸,是因为觉得我不够信任她,跟踪她。

  想到这里,我脸上有了一丝笑容,误会,总归有解释清楚的那一天。

  就这样,稍稍开心的度过了一个下午,到了下午三点钟,医院通知我出院,我看了一下病房,也没啥东西,只有后姐的手机了,那些水果,早就被吃了个干干净净。

  拿着手机,在护士站那签了字,出了医院,感觉有种雨过天晴的感觉。

  想到李磊说今天要来接我出院,我又给李磊打了个电话,想告诉他今天别来接我了。

  可是一连打了好几个,李磊也没接。

  我又打了一个电话过去,想了很久才有人接了电话,还是李明接的,他语气很冲。“张扬,我弟这次要是出了什么事,我和你没完。”

  我一听这语气,就知道李磊出了事情,忙问出了什么事情。

  李明出了口气,语气也稍稍缓和了一下。“昨晚他陪你喝的太多了,今早起床去学校的时候迷迷糊糊的,被李可汉一伙人几个人给打了,现在正在家里修养,头部被铁棒击伤。”

  我让李明送李磊去医院,受了伤在家里养着也不是这么一回事。

  李明无奈的叹了口气。“李磊不肯去,坚持说呆在家里就好,你也知道他这个倔脾气。”

  这狗日的李可汉。

  我听了,急忙挂了电话,心里骂了一句李可汉。李磊出事都是因为我,要不是因为帮打李可汉,李磊也不会招惹到李可汉,要不是昨晚陪我喝的太多,也不会被李可汉他们打。

  我摸了摸口袋,还有十来块钱,打的肯定是不够的了,急忙上了公交车。

  现在正是下班高峰期,车上人很多,人头涌动,我看到了一双对我含有敌视的眼睛,我不认识他,可是他刚才的举动,被我一清二楚的看在眼里。

  'i看6F正版》章&节上#1酷1匠网_}

  他的手正伸像身边女人的挎包,我不觉得自己是多么高大上的人,不想管这闲事,而且现在去看李磊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当做没看见撇过了身子。

  不过我还是很好奇这传说中的三只手,到底有什么本事,想看看他究竟会不会成功。

  可是一想到小偷偷了这女人钱包,我心里就是一阵不安,如果这个钱是她拿着去救命的钱怎么办。

  真是贱。我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自己受到委屈伤害的时候,也没见过一个人帮过我,我怎么就这么贱呢?

  心里胡思乱想着,骤然间,我听到一个女人的惊叫声,紧跟着,一个人把我的衣服给扯住了。

  我回头一看,就是刚才那个女人,可是她抓着我的衣服干吗?

  公交车里的其它乘客都看着这女人,在所有人的关注下,她怒气冲冲额朝着我吼道:“这是个流氓。”

  这声音高亢而嘹亮,震的我耳朵发鸣。

  周围的人立马看着我,还有几个人把我围了起来,而那个小贼早就混在了人群里,居然看起了热闹。

  你奶奶个熊。

  “怎么回事。”一个年纪和我差不多大的小伙子问道。

  见到这么多见义勇为的人,女人胆子也大了许多,手指着我说:“他刚偷了我的钱包,还趁机摸了我屁股一把。”

  人群愤慨,连我自己都忍不住的骂了一句,摸你屁股,有没有搞错,套用后姐一句话就是,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