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李可汉这幅表情,我又有踹他屁股的冲动,不过我忍下来了,人家七个人,我一个人,这还打个狗蛋。

  不过,我心里也明白,就算是我今天怎么和李可汉求饶,这家伙也不会放了我,我们这梁子算是彻底结下了,所以我说了一句特别吊炸天的话:“李狗蛋,你给我记住,今天弄不死我,以后在班里,玩你和玩狗一样。”

  我发现打了一顿李可汉以后,我是一点也不怕他了。

  李可汉这家伙还真是有点脓包的感觉,听见我这话,脸色明显变了变,倒是他身后那几个不认识的人,立马冲上来两个,手里挥着棍子就朝着我挥了过来。

  我正准备还手,躲在小洞里的男人不紧不慢的出声了。“他妈的,都翅膀硬了是不是,当我不存在了?”

  那两人听到这声音,挥着的棒子停在了我眼前半米左右,而我也松了口气,这要是真打起来,我肯定得趴下。

  男人从洞里钻了出来,让我看清楚了这张脸,两个耳朵上挂着金色的吊坠,鼻子高挺又大,最重要的是,这家伙左耳根侧边有一道明显的刀疤。

  “龙哥,你怎么在这啊!”王鹏捂着额头,嬉皮笑脸的和他打招呼,看的我直恶心,李可汉也是,脸上堆出一脸虚伪的笑容来。

  我立马知道这家家伙是谁了,能让何立龙和李可汉这么害怕还称呼为龙哥的人,除了高一霸王何立龙还能是谁,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躲这里玩起了女人。

  何立龙钻出来以后,一个女人也跟着从里面钻了出来,衣服有些凌乱,她急忙就整理着衣服,当我看清这女人是谁的时候,心情变的无以复加的激动。

  郁小雪,小雪,是郁小雪。

  我初中暗恋了三年的对象,也是我初中时的同桌,她虽然没有后姐那么漂亮,可是在我眼里,一直是那种很单纯善良的女孩子,是我心目中的女神。

  可是一想到刚才我所看见的一切,心里又是一酸,她不应该这样的,怎么会这样。

  郁小雪看了我一眼,有些尴尬,然后对着何立龙道:“龙哥,这是我初中同桌,你能让他们别为难他吗?”

  听着郁小雪叫如此这般亲切的喊何立龙,我感觉自己的心在抽搐,她在为我求情,可是我却感觉不到一丝的开心,我想咆哮着对郁小雪喊,不要她为我求情,可是我喊不出口。

  “只要你开心。”何立龙在郁小雪屁股上狠狠摸了一把,然后看着李可汉他们说:“兄弟,听见了吧!这事就这么算了。”

  王鹏看了我一眼,手还在捂着额头。“龙哥,既然是嫂子的朋友,那这事就这么算了。”王鹏说完,转身就走。

  何立龙也搂着郁小雪的腰走了,寂静的过道里,只剩下一个心里很不是滋味的我。

  郁小雪没走两步回头看了一眼我,眼神有些莫名,看着她的眼神,我心里疼的更厉害了,明明喜欢她,此时,我却永远也不想在见到她。

  我低着脑袋,一个人漫无目的的游荡在操场上,心里惶惶的不安,为何不安?她明明还帮我求情,为何我却感到伤心。

  没走几步,我听见郁小雪在喊我,她正小跑着朝着我来,何立龙一个人往教学楼那边走去。

  郁小雪跑到我跟前,我没好气问道:“怎么不陪你男朋友。”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气郁小雪,可能是气她,也许是气我自己。

  “张扬,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听着郁小雪的解释,我笑了,都那样了,还不是我想那样,难道非要上床了才是么?

  “信不信随你。”郁小雪懒得解释。

  “你来这里做什么?是看我笑话的么?”我自嘲道。

  郁小雪咬着牙,对我说:“我是来和你说一声的,虽然今天龙哥帮了你,可是那些人肯定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你小心点。”

  听到龙哥这个称呼我心里一痛,淡淡一笑,不屑一顾道:“我的事不劳你费心。”我昂起头,迈着阔步,面带着微笑,朝着教学楼走去。

  等我见不到郁小雪的背影以后,我才蹲在了地上,汗水已经湿透了衣服,每走一步,似乎都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走到教室以后,我发现,自己已经虚脱,李可汉见到我,冲着我说了一句小子你等着。

  我现在满脑子都是郁小雪的事情,看都不看李可汉一眼,直接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刚坐下,李元用胳膊拐了拐我,用眼睛示意我,我低头一看,发现在桌子底下有一张纸条,我打开一看,是后姐的字迹,只有一句话。“你真的生气了。”

  我气愤的将手中的纸条揉成了纸团,都TM是贱人,贱人,女人都TM贱。

  我在心里将女人骂了个翻天覆地,狠狠将手中的纸条仍在了讲台上,后姐也看见了,可是此时,我却懒得管后姐是什么表情。

  一节课,我都心不在焉,李元也看出我心情不好,不敢招惹我,刚一下课,吴雪走了过来,说是有话和我说,让我出去一下。

  我一猜就知道是后姐让她来喊我出去的,我故意问她什么事情,她憋了个脸通红,灰不溜秋的跑了回去。

  过了一会,李丽丽过来了,这可让李元开心死了,这家伙一直喜欢着李丽丽,看在李元的面子上,我和李丽丽走了出去,肩并肩着走在教学楼下。

  李丽丽说,我打王鹏这事,他们三都知道了,我这次算是彻底得罪了他们,他们是不会放过我的,李丽丽提醒我赶紧搞定李可汉,到时候也多一张牌。

  酷G匠网n正版;首D2发

  我想了想,觉得李丽丽说的有些道理,今天要不是何立龙出面,我早就呆医院了,哪里还能蹦跶到现在,那下次呢?下下次呢?

  我点了点同意了李丽丽的说法,时间、地点由他们定。

  李丽丽似乎已经知道了我会答应一样,丝毫没有意外的表情,临走的时候,问我后姐怎么了,是不是我惹她生气了,从早上到现在一直闷闷不乐的样子。

  我耸了耸肩,表示不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