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完老师的话,当时一下就无脑了,这让我很是郁闷啊!我瞪着班主任说到:“老师,你说我让我放过他,我怎么他了,我沒逼着他,沒强迫他什么的,你身为一个老师,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我尊敬您是老师我不跟你急,你把话说清楚咯!”

  豆豆一看我的情况不对劲,连忙就对老师说:“老师,您误会了,不是你想的那样的;”豆豆的话还没说完,班主任就给了豆豆一个眼神,豆豆就在杵在哪不敢往下说话了,

  班主任沉默了会,接着也沒理我的问话,就对着豆豆说:“张衡冲,通知一下你父母,让你爸爸妈妈来一下吧,你别让我给他们打电话,你这个问題,很严重,必须早点解决,要不你以后会后悔的。”

  酷匠网A@永#%久免@x费x看小3S说,j

  接着转过头來看着我:“糖六六,你居然敢给我留一个假的电话,你可真行啊!你爸妈真是教子有方啊!”

  我对班主任说到:你…侮辱我可以,但是你不能侮辱我的父母,人的命都是爸妈给的,你没有资格说我爸妈,明白不。”

  行,这次是老师的不对,我不应该说你的父母,老师也不想看着你一步步的走下去啊!这么好的苗子,你说你不好好学习,你非得瞎胡混啊!你要是老老实实的学习,学校前几你不稳稳的么?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哎!说完便把手机扔给我,来,来,你自己给我打一个,你自己看看能打通不能!

  我顺手拿起电话,假装打电话,但是我迟迟不敢往下按号码啊!我自己当初留的号码,我早都已经忘了,这我也不敢乱按啊!要是按的跟她的不一样,那死的更惨。我拿着电话,半天沒敢动一个键,班主任看着我问:“你怎么不打了”

  我说到:“我爸妈的手机号经常换,我现在我不知道他们俩用的那个号码。”

  班主任说:“你爸妈换手机号,都不跟你说,这明显的是你在撒谎啊!这撒谎都不带脸红的啊!”

  老师我怎么敢跟您撒谎啊!您见过的,都比我脑子里想的多,在您面前我是真不敢撒谎啊!我要是撒谎,那不是能巧成拙了么?他们俩经常换号,有事了,他们就给我打电话,平常我也不跟他们联系,老师你要不打我爸妈最近的手机号,你看能打通不能,

  班主任也没有搭理我那么多,拿起电话就说,你想想最近是哪个,跟我说说。

  老师您打一下这个,这个是前三月的,你看看还能打通不能:13460898118,班主任立马就拨过去了,我看着手机屏幕显示,心想可别打通了,打通我就编不下去了,静静地,等了三秒钟,(这三秒钟,我这是犹如过了三个世纪那么长啊!)结果听见里面:“对不起,你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查证后在拨,骚瑞……………”

  班主任看着我:“你爸妈的号怎么是空号啊!。”

  我随口说到:“家里业务繁忙,经常换号,很正常的。这个理由是成立的,老师你看我这就没办法了,其他的我跟您说了,也是白说了,这个都不行,其他的就更别提了。”

  班主任特别“爱我”的看了我一眼:“别贫了,你回去吧,这沒你其他事了,我跟张衡冲聊一聊,希望他能悬崖勒马,你回班老实一会啊!”

  我回到了班里,看见沒老师,正上自习课呢,我就回了座位,坐下了,刚坐好,晶宁特别“爱我”的看着我说:“唐六六,以后你能不能在学校里面外面的收敛着点儿,能不能低调一点。”

  我本來心情就挺不好的,我就随口的骂了她一句:“老子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了,这辈子怎么会摊上你这个主啊!我怎么样用的你管么,整天跟我逼逼叨叨的。”

  晶宁对着我说:“你最近小心点,其他年纪的人盯上你了,别以为身后有几个人就天老大,你老二的样子,跟他们走到一起了,你就怎么样怎么样了,少得瑟会。”

  我盯着晶宁:“你哪只眼看见我得瑟了,我哪点有做的惹您老人家不开心了。”

  晶宁说:“你们今天在学校门口,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车子骑的那么快,喇叭乱按,不是得瑟是什么,不是张扬是什么,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说笑笑,抽着烟,这种行为,就是混混的标志。”

  我听完了以后,我再次压制不住内心的火了,我冲着晶宁说:“我乐意,碍你蛋事了,您老人家爱咋的咋的,老子用不着你管。”

  说完了以后晶宁瞪着着我看了半天:“你再给我说一次。”

  “我乐意,你管的着么,别以为平时让着你,你就怎么着了,轮的着你说我不是么?你是算个什么东西啊!”

  我俩这句话的声音有点大了,看着我们都有的急眼,班里好多人都看着我们这边,豆豆赶紧起來拉我,冲着我说:“别,别这个样,六六,过过嘴瘾就行了,没必要这样。”

  张盼也冲着晶宁说:“你也别说话,你不应该这样说六六的,都让一句,让一句。”

  晶宁没搭理张盼,接着说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干什么去了,我不想都知道,肯定干不了啥好事。”

  我说:“您啥都知道行了吧,您牛逼。”

  晶宁沉默了会:“你随意,我今天心情好,懒得跟你说什么了你自己好自为之吧,以后我再也不管你了,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

  我一听她说她心情不好,心里就有点犯嘀咕,而且,她今天还沒动手,跟以前是有点不一样,我看着她,半天沒反应过來什么意思,也沒说话,

  晶宁看着我:“你是不是特别讨厌我,是不是特烦我,是的话,我去找老师换座位,这次一定可以换。”

  我心里有点虚,但是表面上还是很无所谓的说道:“你可算想明白了,得了我也不跟你废话了,走了。”

  晶宁冲着我说:“我沒跟你闹,既然这样,那好,我去找老师说。”

  说完了以后,起身就离开座位,开门出去了,我一听,感觉着不对,这么说话她都沒动手,那她一定是有什么事了,我转过头去拍了张盼一下:“晶宁这是怎么了,是不是爱上玉树临风的我了,我没怎大的魅力吧!”

  张盼那可定的口气对着我说:“我哪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你要是真不明白,自己问去,我又不是万事通,多少是有点意思吧!其他的她也不跟我说。”

  我对张盼说:“你少忽悠我,你这个八婆,错了,打嘴了,有什么事您不知道啊!帮我问问,行不盼姐,我就崇拜你。”

  张盼说:“得,别跟我套近乎,要想知道的话,叫声姐来听听,我或许去跟你问问,要是不高兴的话你,那就算了。”

  我回答道:“姐,你看你这说那了,我最崇拜你了,你在我心中那是无人可及的,你也就有这点心思,还跟我玩,我叫也叫了,记得帮我问问啊!”

  张盼点了点头,说到知道了,不会忘得。接着转过去不理我了,我心里这个无语,接着起身,问了问周围的人,都不知道,我又去后面问了问老毛他们,他们也帮着问了半天,还是沒人知道,我折腾了半天,也沒问出來什么原因,于是我回到了座位上,推了张盼一把说:“行了,别学习了,你到底跟我说说她到底怎么了,今天她是真不对劲啊!我就没见过她这样啊!到底怎么了,你就说吧,别墨迹了。”

  张盼笑了笑说到:“是你想多了,人家对才没有意思呢?,你在人家背后聊人家多不好啊。”

  我看着张盼:“你背后聊我的时候,怎么不会感觉不好”

  张盼刚想狡辩,我打断她,接着说道:“什么条件,你说吧,或者说怎么着就能告诉我了,你就跟我说。”

  张盼一下就高兴的笑了,笑呵呵对我说:“六六,我想跟豆豆走的近点,但是一直沒什么机会说话,我感觉他人可好了,还老实。”

  我说:“走近点,是怎么个近法啊!”接着很奸诈的冲着张盼猥琐的笑了笑,

  张盼说:“你知道的,你还问我,真讨厌,哎呀,人家不跟你说了,”

  我笑了笑:“这点事,算是事么?沒问題,豆豆那边我做主了,人就卖给你了,可别饿着俺家豆豆啊!但是以后有什么事,我问你,你要记得告诉我,我不问你的时候,你也要记得主动告诉我,作为交换条件,我会把豆豆卖给你的。”

  张盼拍了拍我,更猥琐的笑道:“成交。”让我顿时领悟到了什么叫女人心,海底针,背后感觉着有一股凉风吹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