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到屋子,看着韩晓已经穿好衣服了,又随便的整理了一下,我拉着她就出了门,跟斌哥他们打了招呼以后,我们俩就下楼了,打开斌哥的锁,我骑上了以后对她说:“babycome,gogo!

  韩晓苦笑了一下,就斜着坐上來了,我骑着车带着她往家走,故意走到药店的时候,我下去给他买了事后避孕药还有创口贴,回來以后跟她说:“以后不要你吃药了,对身体总是不好的,是药三分毒”

  韩晓看着我苦笑了一下说:“算你有点良心。”接着抱着我的腰,头也贴到了我的后背,

  我也笑了:“你可别误会,我的意思是说以后我要有准备的做。”

  韩晓掐了我一把:“傻B,臭流氓,要脸不要啊!”

  我答道:“我不要脸又不是一天两天了,嘻嘻”把韩晓送到了楼下,我们俩在楼道下面来了一个法式舌吻,看着她跟我说拜拜,接着看她的背影消失在了楼道里,我美美的感叹了一下,感觉,这个世界真的很操蛋,不过话说回来,这世界真的很美好,我感觉,我的春天又回來了,

  我骑着斌哥的小摩托就回武硕家了,到了他们家门口,我敲门进去,看见他们正喝酒呢,斌哥看见我进门了就冲着我说:“六六,过来快点,嫩俩咋样了,跟韩晓又开始继续前缘了,你看看人家多贤惠啊,你要跟她和好了,以后最少哥几个的衣服不用自己洗了,

  我笑了笑:“哦,闹了半天,我找媳妇,就是给你们洗衣服收拾家用的啊,滚滚。”

  豆豆也笑着说:“到底和好沒,要是沒和好,那我叫了那么半天姐,不白叫了。”接着摸了摸自己那脑袋又说:“也不是白叫,衣服都给我洗了,我也沒干啥,还是赚了。”

  我踹了豆豆一脚笑着骂道:“我才离开你多大一会啊!你原来不是这样啊,也是,跟他们一会就学坏了。”

  豆豆捂着他的脸:“你才是我的启蒙老师,他们最多是个辅导老师。”

 我看着斌哥说:斌哥缓了缓说到他喝的慢,跟不上我们的节奏,窝们喝一杯,他自己喝一下口,一直是在自己喝,我估摸着,他也喝不了多少了,毕竟才学会喝嘛!。”

  斌哥的话刚说完,豆豆懵懵的,自己又喝了一小口,对着就对我们说:“我不行了不行了,兄弟几个我先睡了,睡觉了,明天还要上课呢,刚起来起來走了两步,就一下栽倒沙发上了,躺到沙发上二话不睡就睡觉了。”我们这个无语啊,

  武硕跟我说:说正经的,六六,到底好了沒,要么咱们不是白忙这么半天么,劳神伤身的,还怕被人举报。”

  我说:“多大点事,把你们给怕的,小事一桩,兄弟几个沒白忙。”

  张楚接过话说:“沒白忙就好,來,喝着喝着。”说完了把杯子举起來了,我们就开始喝,喝的很愉快,喝到凌晨,才各回各的屋子,睡觉,

  睡觉前,斌哥还说:“大家晚安,么么哒!大家睡个好觉,累死了这一天。”

  我们都忽略了一个重要的大人物,后果不忍直视啊!豆豆第二天大早晨6点多就开始叫我们,楞是把我们全吵醒了,催着我们去上课,大家实在无奈,被吵醒了也沒心思在睡了,兄弟几个骑着车,就往万恶的学校出发,在学校门口我们闲聊了几句,接着斌哥自己骑车就回家了,在学校这个上学时间段里,我们几个停好车子,斌哥就有点比较显眼了,还有斌哥那大金链子的衬托,我跟豆豆走到了班里,正好上早自习,

  我刚一坐下,晶宁在旁边叽叽喳喳个不停:“昨天你们干吗去了,怎么昨天下午跟晚自习也没来,是不是去打架了,可定没去干好事,整天不老老实实的学习,就知道瞎混,脑子在好使,也经不住这样浪费啊!”

  我说:“大姐你这是几百年没说过话了,一直说个不停,再说我去那好像不用你关心吧!咋俩有没有关习,你这个样子我女朋友就可要吃醋了,我昨天啥也沒干,生病所以就请假了。”

  师太说:“狗屁,谁乐意管你了,要不是班主任让我管,我才懒得搭理你呢?哼,昨天班主任很生气,我去拿作业的时候,都看出來了,班里又沒人惹他们,百分百是因为你。”

  我说:“这你就冤枉好人了,我我昨天连学都沒上,怎么可能惹到他了,看你想的,怎么好事从來想不着我。”

  晶宁信誓旦旦看着我:“你敢跟我发誓不。”

  我瞅着她问:“你看我像是信发誓的人么。”

  晶宁想了想:“你要是敢发誓,猪都能上天了,你确实不像那种会发誓的人。”

  其实我确实是属于比较迷信的,我们这中混的人,都比较迷信,就迷信关二爷,平时忽悠忽悠人行,但是从來不发誓,因为,我怕我自己发的事,会有报应,

  刚下了课以后,我寻思想睡会觉呢,结果班长就气冲冲着朝我过來了:“老师叫你跟豆豆去办公室一趟。”

  我看了他一眼:“是因为什么事叫的我啊!我最近又没到啥事啊!”

  班长说:“就是刚才下课跟我说的,赶紧去吧,挺生气的呢她,你要是不犯事,她乐意找你麽?”

  我看了眼班长:“走吧你,我知道了。”

  说完了以后我趴桌子上就要睡觉,实在太困了,昨天都没有睡好,大早上的又被豆豆那个王八蛋给能醒了,也顾不上谁叫我了,谁爱叫谁叫,得先睡好才行,我又忽略了一个人,我大腿内侧极疼,我一下就坐起來了,使劲揉,接着冲着晶宁就骂:“你疯了啊,老子睡会觉,也挨着你了,多管闲事,少吃屁,”

  晶宁看着我:“你在给我吐一个脏字,你敢说你什么都沒干,老师不是因为你生气,还有,谁乐意管你了,什么叫多管闲事啊。”

  我看着她:“老师是你妈么,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啊!我先睡一会行不。”

  晶宁沒理我这个茬儿:“你去叫豆豆,现在立马去老师办公室。”

  我心中一万个草泥马崩腾而过:“行了我一会就领着豆豆去,行了吧,课间就那可怜的10分钟,我睡会,你也省省心,快上课的时候我再去,早自习那会你也不让睡觉,我现在下课睡,也不行了。”

  晶宁看着我:“谁叫你晚上不睡觉瞎折腾的,活该,自作孽不可活,一句话你就说你去不去吧。”

  我tm现在都有能死她了,一下就站起來了,冲着豆豆喊到:“豆豆,跟爸爸走,办公室。”

  豆豆对我说:孙子,爷爷马上就去,别担心爷爷走不动啊!

  卧槽豆豆什么时候会反击我了,我这个恨啊!

  说完了我对张盼喊到:“麻利赶紧起來你,我着急去办公室。”

  张盼对着我说到:“六六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惹不起晶宁,就过來欺负人家,我今天还就不起來了,你还能把我给怎么的啊!”

  我一下就彻底无奈了,对张盼说到:“行,你们都比我牛逼,你也不用起身了,我谁也惹不起,桌子我总能欺负欺负吧。”

  张盼笑了笑:“随便你怎么想,我今天就不起,看你踩着桌子过。”说完了以后,我就踩着桌子过去了,我出去了以后,拉着豆豆我们俩直接奔赴办公室,

  路上豆豆问到:“怎么办,我听说昨天老师火特大。”

  我说道:“你管那么多干吗,一会儿,我怎么说,你怎么说就行了,放心,沒事,至少你肯定沒事,别乱想了。”

  豆豆“哦”的一声,就不说话了,我们俩到了办公室,喊了声报告进去了以后,班主任就问我:“你们俩怎么了,昨天旷课。”

  我说“沒旷课啊,昨天我吃坏肚子了,肠胃炎又犯了,当时我就让张横冲背着我去看医生了,莫了,我记得当时还让人跟你请假来着,老师他不会没跟你说吧!班主任说:我不知道,只知道你没有来,去打游戏了。

  我说:“恩,对,您说的全对,我说的都是瞎话,张横冲昨天他在诊所照顾我来着,所以沒回宿舍,我们都跟老师请假了。”

  最新%《章节上)酷匠…网

  说完了以后把我的手给伸回来了,盯着老师看,班主任出了一口气,然后很直截了当的对我说:“好,这个事我不追究了,也不管你,你能学多少,就算多少,我就问你,你放过张衡冲,行不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