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激情四射

  我想了想:我怎么会怪你呢?只是没想到,咋俩没在一起,不在一个学校。这才没多久,你就开始跟你人家暧昧,让我是真的受不了。

  接着点着了一根烟,抽了几口接着说道:“我开始知道你,在隔壁学校的时候,我就准备去找你了,随后就知道你恨跟他的事情了。六六,你就好好学习吧,别打架了,也别混了,你认为你是为我好,对我好,但是,你有沒有想过,学习,是说学好就能学好的么,学坏容易,学好难,你难道不知道么。”

  说完了,我冲着韩晓苦笑了一下,说到:我会不知道么?我也不想,但是处了这样,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啊!随心走吧!出门拿了瓶啤酒,接着回到了水房,打开使劲喝了几口,冲着韩晓接着说:“小学毕业那天,你在我们武托那里看见了思凡,你明明知道什么都沒有,你为什么还是要跑,转身就跑,你明明知道我俩什么都沒有的,你就是不听我解释,那么固执,我对你怎么样,你难道不知道么,你摸着自己良心好好想想,我唐六六平时是怎么对你的,我那天在你家楼下晚上等了你整整一晚上,整整一晚上就换來了你第二天下楼对我说的那一句话,呵呵,也是,我是活该么?”

  我换口气继续说到:“我为什么今天变成这样了,脑子里全tm是你,我本來以为我已经忘掉你了,不会再爱你了,但是直到斌哥说起來你时,说你跟一个男的好暧昧,我才发现自己心很痛,我知道我不能骗自己,我哭了,丢人不丢人,大老爷们说哭就哭了,斌哥看不下去了,就有了后來的事了,你都知道了,我有时候就特想不通,你在那边跟你那“朋友”过的挺潇洒,天天暧昧着,在学校里进进出出,形影不离的,你说忘记我就忘记了么?你就这么对我。”

  我一口气说了一大堆,韩晓就开始哭,不停的那种哭,我看着她哭,实在说不下去了,

  我蹲下,用手给她擦了擦眼泪又说道:“好了,别哭了,我不该说这些,都是我的错,别哭了,你知道我看不了女孩子哭的,结果你还这么哭,好象我怎么着你了一样”

  韩晓哭泣着:“对不起,我错了,我不知道会这样的,真的对不起。”

  接着我听见脚步声音,回头看见斌哥过來了,斌哥过來给了我一下:“还欺负人家了,白帮你们洗衣服了啊,一会儿又把人气跑了,我看谁去给我们洗。”

  我说:“沒欺负她,正跟她讲理呢,她要是走,就走,拦他也没有用啊!”

  韩晓看着斌哥说:“行了斌哥,我知道心里不好受,让他说完了就没事了。”

  斌哥接着说:“嫩俩要是有情况的话,就回屋子里去吧。”

  我说:“行,知道了,用不着你说。”

  说完了以后我看着韩晓:“走吧,去屋子里。”

  韩晓说等等:“等给你们把这几件衣服洗完了我就过去了。”

  我也就没在管她,起身就回了屋子里,躺到床上就是睡,过了一小会儿,门开了,张楚从学校回來了:“六六你老师好象不给你假,你班主任真tm费劲,我们的假都特好请,就你跟豆豆的不好请,那老师还很生气的样子,还要给你家打电话,后面该怎么办,那你就自己想办法吧!我无能为利了。”

  我想了想:“随意吧!她开心就好。说完我跟张楚就笑了。”

  接着我们又聊了几句,然后他把吃的给我放屋子里了,韩晓的快餐,还有我的盖浇饭,我顺手就把盖浇饭拿过来开始吃了,吃饱了以后,就等着韩晓,沒多少时间,韩晓就推开门进來了,

  她走到我床边上坐下,摸了摸我的脸庞上的淤血:“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他只是一直在追我而已,我沒有答应他,他对我很好,真的很好,每天对我一心一意的,我说啥就是啥,我是真的累了,我也想从你给的爱情里摆脱出來,所以我也沒有怎么很明确的拒绝,我有点享受,我承认”

  我直接打断她的话:“我给你,还阴影,,我给你什么阴影了我。”

  韩晓说:“你别生气了,就知道你该生气了,我知道你爱我,我知道你对我好,你连我喜欢吃什么,都还记的这么清楚,但是你不是孩子了,不能老这样冲动,总是不计后果的做一些事情,不是么,就好比今天你这样做,学校为了维护声誉,不报警,那他家里怎么办,他家要是不干,非要报警怎么办,你怎么办,你想过么。”

  我瞧了然一眼:“吓唬我呢,爱咋的咋的,他开心就好,我随意。”

  Z酷H匠网唯一h正!版i%,◎其他}都%@是、盗版jG

  韩晓说:“你还是老样子,还是这个德行,一说正事你就开始耍你这副流氓嘴脸。”

  “我就是流氓,我是流氓,我怕谁。他要是从医院出來了,还对你一心一意的,或者继续的话,我还会來找他的,找到他领悟了为止,我这是让他长长记性,让他知道有的人不是他能碰的。”

  我话一说完,我起身到了门口伸手就把门给反锁上了,点着一根烟,使劲抽了几口,看着韩晓,屋子里就剩下我们俩人,韩晓看着我问:“你锁门干吗。”

  我沒说话……激情四射,过了好一会儿,我出门,顺手把门关上,豆豆问:“晓姐,怎么沒跟你一起出來啊,不会是洗衣服洗累了。”

  我看着豆豆,我就笑了:“啊,对对,她就是有点累,让她休息会吧。”

  说完了斌哥他们都笑了,豆豆接着说:“六六,你可定没干好事,看你脖子上,都咬紫了,这么用力咬的。”

  航小接过话來:“这个不是咬,是爱的徽章,懂么。”

  豆豆无脑的摸了摸头:“这咋是爱的徽章啊!”

  我们大家集体无视他,我在外面跟他们喝了会酒,就回屋子了,看见韩晓已经醒了,躺在床上,看着我说:“我一会儿得回家。”

  我问她:“最晚几点。”

  韩晓说:“10点多吧,9点半下晚自习,我家里知道的,不能在晚了,我脖子上怎么办。”

  我看了看表:“沒事,下去买个创口贴就好了,你穿衣服,我去找斌哥拿钥匙,我骑车送你。”

  我出门跟斌哥说:“斌哥,我去送送韩晓,你们先喝着。”

  斌哥笑了笑:“我喝的有点头晕,我就不送了,钥匙给你,你慢点啊!。”

  我说:“行,知道了,你们继续。我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