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你进屋子里去行么。”

  韩晓说:“我不进,你们怎么的。”

  我瞪着韩晓:“你牛逼,你爱咋的咋的,行吧。”

  韩晓摸了摸我说:“疼不疼,这么多伤疤,怎么挨了怎么多啊!”

  我很疼,身子颤抖了一下:“每次都这样,习惯了,打的时候沒事,打完了,过一小会,就开始疼了,问题不大,不用你费心了,你到底进不进屋子里去。”

  韩晓沒说话,把我扔地上的衣服拣起來,又去斌哥那边:“斌哥,你们把脏的衣服给我,我去给你们洗,晾一会就快干了,也不耽误你们明天的事。”

  斌哥笑了笑:“看着韩晓,真是贤惠啊。”说着不客气的就把衣服扔给了韩晓,

  接着韩晓去把航小张楚武硕的衣服全拿了起來,扔进洗衣机,來回跑了两次才拿完,

  第二次拿完的时候,豆豆说:“韩晓姐,问你个事行不。”

  韩晓看着豆豆那魁梧的身材,傻傻的表情,然后说,怎么了:“叫我。”

  豆豆点了点头:“对对,就是你。我这个衣服也脏了,虽然不是打架打脏的,就是住宿自己懒得洗,能一起洗了么。”豆豆说完了以后,航小他们就笑了,

  我也沒忍住,然笑了笑:“客气什么啊,沒事,给她吧!”说完了就把豆豆的衣服也接过去了,就拿着去厕所洗衣服去了,

  豆豆然后说:“谢谢韩晓姐啊。”接着冲着我说:“六六,这一顿架沒白打,我这衣服不用自己洗了,真开心啊。”

  航小踢了豆豆一脚:“瞅你这点出息。”豆豆就傻笑,

  武硕说:“你们想住那间,就住那间,别跟我客气。”

  我说:“我要一个大的,就那个。”

  武硕说:“六六你可真会挑,最大的那个,那个里面有卫生间,行,你就要那个吧。”

  酷匠网y永:久√免}费^&看R7小6说/

  我接着说道:“咱们学校那边怎么办,怎么跟老师说啊!”

  斌哥说;“不管怎么办,也得先躲一阵子,先别去上学,想想怎么说,请病假就行了,应该没啥问题的。”

  张楚接着说道:“我回趟学校,我去找人帮你们把假都请了好吧,随便给你们编个理由,再买点吃的回來。”

  “那要是不给假呢。”我问道,

  张楚说:“不给假,那你就死呗!我能有什么办法,反正是不去了,假也是请了,你们吃什么,他家有酒”

  斌哥问:“身上钱够么。”

  张楚说:“够,你们想吃什么。”

  “先记我这个:快餐三个汉堡,一份鸡腿不要辣,两杯可乐,然后买盒泡泡糖,一盒十渠,泡泡糖要大大的,能记住吧?”我说完了以后,听见哐一声,水房有东西掉地的声音,

  张楚看了眼厕所:“你怎么这么多事,我记不住。”

  “那你等等。”接着我回武硕屋子找了一根笔,又撕了张纸,给张楚写好给了他说:“一定要全买啊,一样都不能少。”

  航小看着我说:“个头不大,吃的怪挑剔啊。”

  我说:“我能吃怎么多么?我随便吃点就行,张楚你看着买盖饭就行,什么口味的都行,再买几袋酒鬼花生米瓜子,晚上能下酒的就好。”

  斌哥看着我说:“全让你安排了,我们还干吗。”

  我说:“这不是省点钱么,再说你们不都省心了么?”

  航小笑了笑:“开始怎么不省,到了我们你就开始知道省钱了。”

  我笑着骂道:“人白给你们洗衣服了啊。”

  豆豆看着我:“六六,我也想吃那东西了,那汉堡能分给我一个好不干。”

  我很是无脑啊,所有人都知道那些是给韩晓买的,他愣是沒反应过來,

  我走过去拍了拍豆豆肩膀说:“下次让你吃到恶心,行不行。”接着我往厕所去,去看看韩晓,毕竟那么多衣服,她自己都自己洗了半天了,我进去以后,看见韩晓蹲在地上,眼泪哗哗的往下掉,

  我看着真是受不了,尽管装的很潇洒,伸手拽起來个毛巾,给她擦了擦眼泪:“哭什么,我看你不是跟人家玩的挺愉快的么,是因为我们把他打了,为他心疼难过呢。”说完我使劲笑了笑,就是说话的语气很不好听,

  韩晓抬头看着我:“我真的真的真的不知道,也从来沒想过,你会回來这边上初中,你不是说不来这的么?”

  我说:“不用你想,我是想跟你在一起上的,谁知道你去了隔壁呢?”

  韩晓看着我说:“疼不疼,身上。”

  我笑着说:“谢谢你的关心,现在轮不着你。”

  接着,韩晓突然就不说话了,低着头,不说话,过了许久,她抬起头來,看着我的眼睛:“六六,现在,你怪我么。”很平静,也不哭了,声音沒有一丝波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