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吃过早饭。回到了班里,接着上早自习,我刚一座下,张潘就对我说:“六六哥,你今天怎么来上早自习了?”

  我看着张潘问:“怎么我难道不应该上早自习么,上早自习是每个学生必须做的一件事,我来了很稀奇么??”

  张潘说:“不是啊,都快有一星期天没见过你来早自习时间出现了。老师也都不管,让我很是无脑啊。”

  晶宁接过话:“今天早晨挨罚了吧?跑步,过瘾不?爽不爽啊!”

  我冲着雅问:“什么跑步啊?我跟豆豆,我们去食堂吃早饭了,跑步跟我们有关系么?我没跟你说过么,我是有特权的了,经过宿舍老师允许了。”

  晶宁说:“你使劲编,能编多好给我编多好,我看你还能编出来什么新鲜的。你特权。一星期都有特权么?”

  我还没说话呢。张潘就接过话来说:“早晨我在食堂看见六六哥了,还有豆豆跟隔壁班的鸭蛋了。”

  我看着晶宁说:“看见了吧?知道了吧?我跟说你说过了,你看你就是不相信我啊!我有必要骗你。我是真的有特权”

  晶宁说:“行别废话了,既然没事了,就好好学习。”我心里小小鄙视了她一下。

  张潘在旁边笑:“晶宁,你可真厉害。我还没见过谁能这么欺负六六哥呢。”

  我看着张潘到:“我这是不跟她一般见识,一个女的,我能有什么脾气啊,他要是个男的。”我话还没有说完。胳膊又疼了。我停下,不说了。低头看书。

  张潘笑了笑,又摇了摇头。也看书了。

  早自习下了可。我想出去吸个烟呢,跟豆豆说出去抽根烟吧。刚走到门口。看见门口聚集着几个外班的人,然后想了半天,最近自己老实了很多了,没有惹到谁啊。豆豆出来了。一搂我肩膀:“抽烟吧,走,一起了。”

  我看着豆豆刚想说话。豆豆又接着说道:“你敢说我句浪费你烟草,你试试,你可要小心我的拳头了,来想象一下你的后果。”

  我冲着豆豆笑了笑:“不是,不是那个意思,你误会了,走,抽烟去。还有,你为什么自己从来不主动去抽烟,我去,你才去?”

  豆豆说:“跟你在一起,有感觉,你懂么?”

  我说:“草。”

  5最j新%P章P节上酷匠网P‘

  豆豆笑了笑,我们就到了厕所门口了,在厕所门口豆豆就把烟点着了,接着使劲抽了一口。我看着豆豆说:“你会抽了啊,出师了,出师了。不错。”

  豆豆说:“那是肯定的啊!不看看是谁把我带出来的,走着。”

  我们俩在厕所。跟经常见面的烟友打招呼。聊天。厕所分两层。外面那层是尿尿的地方。里面是大号的厕所,两个厕所之间还有个门口。我跟豆豆走到第二门口的时候,突然出来了俩人,用手一拍:“六六,有人找你。”

  我仔细看了他半天,说了句:“我怎么看你这么眼熟?”

  豆豆推了我下:“玻璃,赔玻璃的那个。”

  我一听就知道了,是打球的那俩人。我看着他们俩:“你们还想干吗?挨的还不够啊,”

  其中一个人连忙说:“我大哥找你,我们刚才在班门口没看见你。”

  我看着他问:“你大哥是谁啊?哪这么多哥”说着笑了笑。

  那人回答:“刘宇航”接着又给我形容了半天刘宇航的外貌以及特征。

  最后豆豆在旁边插了一句说:“我知道了,昨天在厕所给你烟抽的那个,你还跟他借火来着。”

  我一听知道是谁了。对着那人说:“刘宇航在哪?”

  那人指了指里面:“里面呢。”

  豆豆直接说:“那不早说。在这还废话半天。”豆豆这话说的,可真有分量听的我这舒服,感觉着豆豆在我的带领下,正在疯狂成长。现在都会拍马屁了。

  我跟豆豆进去了以后看见最里面那个坑位,周围聚着一圈人,4,5个的样子。然后对面的尿池子边上,还蹲着一个人。看着就像是他们的大哥,我盯着他仔细看了会。又仔细想了想。对,没错,昨天就是他给我的烟。

  我走过去:“航哥,你找我?”

  刘宇航说:“对,我那俩兄弟以前跟你有点矛盾。我是来给你们化解化解的,我感觉你这个人还是不错的。”

  我笑了笑:“就这事啊,都过去了那么久了,我都忘了。还用你亲自来说声。呵呵。”

  刘宇航笑了笑,伸手掏兜儿,递给我颗烟。

  我伸出俩指头:“两只,那个傻X也要。”

  刘宇航笑了笑,拿了两只烟给我。我拿出来打火机,给他点着,自己也点着。接着那边有过来了俩人。站在我跟豆豆边上。

  刘宇航说:“听说,你最近挺嚣张的,在咱们这届,混的不错么?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啊!”

  我一听,笑了笑,航哥可真行啊!想跟我化解矛盾,然后上来就收我当小弟,未免有点太狂了吧!你把看的有点扁了吧!泥人也还有三分火啊!我认识你二黑么?咋这么厉害呢?

  刘宇航说:“你丫也就半个战斗力都这么嚣张,靠着谁给你撑腰呢?”

  我一听他说完这话,我就笑了,心里也不紧张了,挺开心的。我看着他:“航哥,这话有意思哦。”

  航哥接着就跟我笑了笑:“我跟万泳斌那傻孩子是表兄弟,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以前老听他说你们原来怎么怎么样怎么怎么样。总是很特意的说你,说你一个小子,半个战斗力。还跟我说,我最小的兄弟就一个,就是小六儿。直到最近我听说九班出了个六哥。我才问了问,又问了问阿斌,才知道是你。”

  我看着航哥问:“斌哥最近做啥大买卖呢。也不说来找我。不知道做什么呢。最近他还好么,过得潇洒么?”

  航哥看着我:“他正忙着呢,学开摩托车呢。”

  我说:“他行么?”

  航哥说:“就那样儿,他就想先学会了,装x用吧。”

  我笑了笑:“他就是装蛋。”

  航哥说:“呵呵,跟我想的一样。他就是家里打算让他自己先玩一段时间,感觉着他上学浪费。要不他也就来这个学校了,他中午就过来了。”说完拿起手机给斌哥打电话,俩人骂了半天。

  我刚接过来,斌哥就骂道:“你小子忘了你爹我了吧?”

  我说:“滚犊子啊,上次你说找我,就一直没来。你还tm有脸说我。”我特高兴。

  斌哥说:“行,中午喝酒,见面再说。叫上航。咱们一起。”

  我说:“好,我也叫个人。”

  斌哥说:“又祸害人家大姑娘了啊?”

  我笑着说:“一米七八的大姑娘,老喜欢跟我睡一个被窝呢?打都打不走。”

  豆豆听了就打我。我赶紧躲开了。喷了几句,挂了电话。

  航哥跟我说:“来。六六,给你介绍我兄弟,这个叫武硕。那个叫张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