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事的具体原因,还是因为知道的人太多,不知道谁跟老师说了。可是让我无脑了一阵子,好不容易想出来的法子,又给整没了,啊!!!

  外班的一个叫鸭蛋的在我们宿舍聊天,结果熄灯了以后,他正聊的很开心。今天爆了一套装备(地下游戏里的一种装备,那会版本低。一套装备已经算是很少的了。能卖不少RMB)可让他牛了一把啊!

  第二天宿舍的铃声响起来,伴随而来的是宿管的敲门声。我们一起喊豆豆。豆豆就起来穿衣服。鸭蛋也起来了,看着我们说,还不起,一会就来不及了。我们没理他。豆豆穿好衣服出去了以后。我们统一起床。鸭蛋还没出去呢。看着我们起床后熟练的拉垫子,打地铺,在床底下,他就没反映过来,一直傻呼呼的看着我们。等我们铺好了,他还在原地张着个大嘴看着我们。

  我冲着他说:“你睡不睡,要是睡,就来,跟我挤挤,别去别人那,挤不下。别让老师从窗户外面看见。”

  鸭蛋摇了摇头:“一会儿怎么出去?跳楼么?”

  我看着鸭蛋:“别废话,跟着睡就行了,一会没有睡意了,找我们打你呢。他们还好点,要是我旁边那晶宁,我一点都睡不了。他准要我命”接着豆豆回来了,习惯性的锁门。

  鸭蛋躺我边上跟我说:“六六哥,你太能整了,真帅。”

  我看着鸭蛋问:“为什么一定是我的主意?”

  鸭蛋说:“是人都知道,除了你能想出来,还有谁啊!”

  我懒的搭理他,躺下就睡着了,当天还是一切正常。结果第二天鸭蛋他们宿舍的人除了俩胖的,剩下的就都没起,洋子还很伟大的把我的战术推广给了无数校友,解脱了无数苦难的学生,其中学习好的,学习不好的,都有,最要命的。他还时刻不忘提醒大家这个战术的版权专利属于糖六六。让我真的好是感激他。杀他的心都有了。

  又过了一天。早晨我们照例睡觉呢。宿舍门意外的开了。老师拿着钥匙进来,从床底下,把我们挨个叫起来。拉到宿舍外面,我出去一看。楼道里站了得有几十号人。心里这个恨啊,一定是鸭蛋这家伙干的事。气死我了。老师出来冲着我们喊:“都去操场集合,一个都不许跑。”接着几个老师,押着几十个学生,就下楼了。

  我们宿舍的人一出来,就都围着我,看着我,鸭蛋出来了以后也冲着我跑过来,到我边上就问我:“怎么办?”

  我看着他们:“你们为什么都问我?鸭蛋你个大嘴巴。要不是你,啥事都没有,一下少了那么多的人,傻子也能看出来问题。”

  我很郁闷的就下楼了,他们都跟着我往下走。鸭蛋又问我:“会不会很严重,会不会停课啊!会不会让叫家长?”

  我瞅了他眼:“应该不会,法不责众,顶多挨罚,估计要重罚,也会找带头的。我还得谢谢你,天天跟别人给我维护我。”

  说着下了楼,集合好,一个体育老师大喊:“操场。跑吧。不用上课。跑完的那边站队等好。接着押解着我们就往操场走。快到操场的时候,正好操场的人们跑完了。秩序有点乱。我看见豆豆了。他冲着我使劲笑。幸灾乐祸的表情,小人得志的面孔,让我很是无脑。看着豆豆没完没了的笑。

  我四处看了看老师。由于我们比老师人多了,老师不可能都能看的过来。我很自然的出了队列,冲着豆豆就走过去了,到了豆豆边上,我一拉豆豆胳膊:“走,吃饭去。”说完了以后撩了自己头发一把,平静了下心态。拉着豆豆往食堂走。

  豆豆楞了半天:“你这么嚣张?这你都敢出来?”正说着呢,又过来一个人搂我肩膀,吓我一跳,我还以为被发现了,结果一看是鸭蛋。

  :u酷xs匠◇网$唯cm一W正_《版-b,)o其I他)都)是f◎盗:版‘H

  鸭蛋满脸兴奋的表情对我说:“六六哥,太潇洒了,刚才太紧张了我。跟着你,准没错。”

  我看了眼鸭蛋:“老师要调查,我肯定是主谋,所以我必须逃。还有,我是真的懒的跑。”

  豆豆拍了拍我肩膀:“不佩服你,真的不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