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冬没有理张小小,冲着我笑了笑说:“来接着喝。”说完就开始喝。张小小接着说话,我跟着付冬把酒喝完,张小小变成了倒酒的小丫鬟。

  T7酷匠网正版\首N发

  喝了又吐,吐了还喝,头脑神志不清了都,躺在地上就想睡觉,什么都不想干,话都不想多少一句,迷迷糊糊的好象听见有人在叫我。等我酒醒的时候,就是大半夜了,我起来口渴的难受,还想上厕所。往旁边一摸,还摸到一个手人,摸眼一看,是付冬。我把他推醒,问他“这是哪?”

  付冬揉了揉眼:我家,不知道谁把咱们俩送回来的。

  “去倒点水喝,告诉我厕所在哪。”我接着去厕所,回来的时候,付冬把水也给我倒好了。喝了口水。我对付冬说:“我明天还得早起,上学去。还不知道怎么说我昨天下午没上课的事呢。”

  “没啥事,你就说你难受就行,我估计着他们肯定帮你说了声,顶多挨几句,下次小心点就好了。我明天也就走了。麻烦。”

  我点着根烟看着他:“你干吗老把张小小推给我?”

  付冬笑了笑:“我不是推给你。我知道你喜欢她。”

  我说:“我只是对叫小“晓”的女子比较有莫名的亲切感而已,别的没什么,而且,张小小,我说不清对她有什么感觉。”

  付冬笑了:“行了别装了。把窗户打开了,放放烟味,我妈闻见了,还得墨迹我。”

  我们俩又聊了会,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又,第二天很早就被付冬妈妈叫醒了,给我们做的早饭,接着跟她妈聊了会,去上学了。

  到了班里,也没迟到。班主任进来以后。课都没讲,直接就把我揪到班外面问我:“你昨天一下午干吗去了?”

  我看着老师:“闹肚子,特难受,在寝室休息呢。”

  班主任问:“刚开学,我还没说过,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明白,以后,有什么事,自己不能请假,让家长请,不能让同学带话。”又说了我别的事情,就让我回班了。

  早自习他说了几句话就走了。我趴桌子上刚想睡觉。毛毛就跟我说:“六六,昨天下午又逃了,这么牛比?”

  我看着他:“滚犊子,我真生病了。谁说我逃了,怎么还是又逃了,我是病了。”

  豆豆傻乐了乐:“跟我们还装犊子,现在全班一多半人,都知道你。”

  “知道我什么?为什么知道我?”我很郁闷。

  豆豆说:“我也是昨天晚上在宿舍我们聊天的时候,听人说的。张潘老说你以前呗。加上付冬这个事出了,更多人打问你们的事了。张潘都快成校红了。”

  我一听说了句:“草,真三八。”

  毛毛就笑了:“张潘是真的挺能说的。”

  我们三正说着呢,英语老师跟班主任一起进来了,指着我们这就嚷:“我从后面看了你们3半天了,一直在这聊天,还有说有笑的,怎么?大早晨的时光,让你们跑这聊天了?聊天不会回家聊去?”

  我下意识的接了句:“要聊也得回宿舍聊,家里太远。”说完了以后班里的人就都开始乐。就乱了。

  紧跟着班主任也进来了,冲着我们喊:“你笑什么啊,你在给我接话?”我没说话,听着班主任骂了我们几句以后:“好了,都出来站队,今天把座位排一下。”

  我们出去了以后站好了位置。老丁跑过来了跟我们三个站在一起:“今天我一定要回归组织。”

  我笑了笑:“组织欢迎你,只要你进的来。”

  我们挨着个的进班,我们几个进去了以后,没有按着顺序做,直接坐回到了我们原来的位置。老丁一看。还是我们三,一急眼,就又把桌子拉到我们那边去了。结果,最后排完了座位以后,老师一看。冲着我们几个就喊:“你们几个就那么亲?

  我刚想说话,还没说出来呢?就听见班主任的话:“唐六六,你又在那嘀咕什么呢?不知道是上课是怎么着?有点纪律没?你看看哪个人像你?白瞎了你父母的钱了”

  我听着她说完,我就火了,直接说了句:“我乐意,你管的着么。”

  班主任听完火了。直接走下来,到我座位上,把老丁他们叫出来,使劲拉我衣服,说道:“说什么呢你,你给我出来。出来。”

  我把她的手打开,也没理她,就出了座位,往办公室走。她从后面关好门,也跟着我就到了办公室。

  进去了以后,直接冲着我喊:“你家哪的?怎么这么没礼貌,你看看你,是个什么样子,除了学习好点,其他的好事没你,什么打架逃学的事都跟你扯的上关系。跟老师说话也没礼貌,你家里就这么教你的?”

  我听她说完话,就想打她,没别的想法,后来使劲忍了忍,也没有回答她的话。我学习好,除了打架,吸烟,捣乱,她看不起我,是应该的。再来。我妈确实给我花了很多钱,我不想打水漂,不想刚来半个月,就被开除。

  所以,她说什么,我都忍了,她整整说了我一节课,我实在没办法拖了,才回她几句话。最后给我说:“回班写份检查,到时候当着全班人的面给我道歉。要不就把你送去政教处,你这学生,我管不了。行了,回去上课去。”

  我回了班,豆豆他们跟我说:“怎么说你?你小子也忒猛啊,什么都敢说,不怕她让你回家么?”

  我说:“怕啥,你越怕她,她也就越厉害,你看我,她除了让我写检查,道歉,其他的什么也没说”

  毛毛想了想:“也是啊!六六,我觉定了要跟你学习,”

  我看了伟哥,说道:你可拉到吧!“检查我不写,道歉我也不道,爱咋的咋的,只是喜欢学生好的不捣乱的那种罢了。”

  毛毛跟豆豆就楞那了。看着我,也不说话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