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会首先说了一堆屁话,说到重点,关于对初一九班付冬等人,与初二二十三班启辰等人,在学校厕所发生恶性严重打架斗殴事件的处罚决定......最后决定,开除付冬,启辰等7人.......开除学籍,留校查看......最后到了我们,对于唐六六,给予全校通报批评处分。

  早已经知道了这个结果,但是结束后,心里还是感觉烦闷。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吧。我回了班,小米说东哥让我给你稍句话,中午放学,见一面。”

  “行,知道了”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什么。到了放学,我把豆豆给骗走,自己往学校门口溜达。到了门口,看见付冬他们几个人,在对面马路蹲着抽烟呢。

  我顺手点着了一根烟,冲着他们就走过去了。到了那,付冬冲着我笑了笑:“听说,你这两天在班里也不高兴啊?是不是感觉亏欠了我?老子走了没人跟你斗了吧!”

  我看着他:“差不多,就那样子,就是你走了,班里剩我自己没人斗气了”

  付冬拍了拍我肩膀:“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说着把边上的几个人都给我介绍完了。

  我看着付冬:“不找人回来上了?”

  付冬笑了笑:“怎么,还真想跟我碰碰?”

  “有这想法呢,就是一直没机会啊!”

  付冬笑了笑:“我不上学了,准备去当兵了,我这几个兄弟,就托付给你了。还有,你能不能别老这么一个德行?至于么?草,我都被开除了,我都没事,你看你这样,比我都难过”

  我听了以后问:“你把这些人托给我是什么意思,我怎么承受的起。”

  付冬说:“你承受不起,有万泳斌的么?其他的也不说了,我怕初二的再找我这几个兄弟的麻烦,就是想,我要不在了,你能答应我,他们有事的时候,别躲着不管就行。还有,张小小,我会想办法的。怎么样?,笑笑吧。别这么样了。我都不适应了,宁可跟你打一架”

  我看着付冬问:“你到底喜欢她么??”

  付冬说:“这些都不重要了,已经是过去式了,我要去当兵了。我们这些人,都是光着屁股长大的。我是不放心他们,怕初二的再找他们麻烦。”

  我蹲下,点着了根烟,抽了几口,问付冬:“你酒量怎么样?敢跟我比比么?”

  付冬笑了笑:“草,真不是吹牛比的,没见过对手,怎么。拼拼?下午就别去上课了,就咱俩就行。我正好,还有事跟你说说。”

  我起身说:“走着。”接着跟付冬他们一起的人聊了会。他们几个都不去。最后我们俩在学校门口的一个饭店小雅间里。我先要了箱啤酒对付冬说:“你行么?”

  付冬笑了笑:“问你自己。今天谁下被喝趴下了,谁就怂了。”

  我冲着付冬说:“别吹牛比,来,整着。”说着拿起来一瓶,自己一口就吹了,连忙吃了几口菜。付冬一看呦了一声,也拿起来一瓶就吹了。

  我们俩开始喝酒,吃菜。也没说其他的,就是喝酒,不一会,一箱就没了。我有点晕,看着他的样子也不是很好。

  我冲着他乐:“说。还敢来不?”

  付冬说:“你吓唬谁呢,老板娘。”接着又来了一箱。

  要完了酒,付冬对我说:“六六啊,不管怎么样。正经的,学校初三,有个彩皓的,不要去惹他。你要记好。”

  我冲着他说:“嗯嗯,来,来。喝着,喝着。”

  '…酷匠b网;B唯T}一\c正3$版,其N…他_O都S是盗版…4

  我俩刚打开酒瓶子。门开了。我抬头,看见张小小进来了,进来了以后,要往付冬边上坐,接着,付冬一下吧张小小推到我身边了。

  张小小看着徐亮:“让我坐这,是么?对不对”

  付冬说:“恩,就坐六六那吧。”

  接着张小小说:“好,行,听你的。用我陪着她不?用陪他上床不用?”

  付冬说:“当然了,就是来撮合你俩的。”

  张小小说:“好,行,听你的。接着抱过我脑袋,就吻上了我。”

  我没有回应她。我什么都明白,我推开了她。也没理她,对着付冬:“你叫她,干什么?”

  张小小接过话题:“当然是陪你来了啊。六六,刚才还是初吻呢。”

  付冬看着我:“来,六六,喝着。”把杯子冲我举起来了。

  我把付冬的杯子打掉,接着,把付冬推开:“我不需要你送我女的吧。我不缺,就算缺,也不用你送我啊!我不是喜欢她,我那会,就是想惹惹你。你再这样。我就走了。”

  “好,好,该罚。”说完眼睛红红的,喝完了一瓶。接着对我说:“六六,其实要不是开学那会的误会,我们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我喜欢你的性格,呵呵。”

  我明白付冬也很喜欢张小小,我没理他这个话题,直接问付冬:“你把张小小推给我干嘛,你也喜欢她,她也喜欢你,傻子都看的出来,你有什么可装的。”

  “装了么?,喝酒吧,来,啥也不要说,话说完,接着吹了一大瓶啤酒。”然后把酒瓶子对地,给我意思了一下。

  我看着他,想都没想,拿起来一瓶子,也喝完了,结果,刚喝完,一下没忍住,就吐出来了。

  付冬哈哈的笑着:“你可算先吐了,你咋不继续抗了,过瘾,接着,他也吐了。”

  我看着付冬:“好,算你狠,比我还能抗,你赢了”

  付冬说:“真的,我是真的舍不得我这点兄弟,兄弟们啊,这么多年了,好不容易一起混到这个学校了,结果不到半个月,就被开除了,我这命,怎么这么好。说着说着就哭了。”

  张小小在一边看着我俩,也没过去给他擦眼泪。就是不停的给我俩到酒。

  我晕呼呼推了一把付冬:“你临走,还让我欠你个人情,真草蛋,哈不过你还真狠。敢玩命,要是我,肯定不敢,我可是还没活够,你给我的触动,太大了。我承认,我跟你还是差点。”

  付冬抬头回答我:“听我的吧,你学习也不差,就别混了,好好学吧,在这个样,早晚会后悔的。我后天就离开这个地方了。去我爸那,然后准备准备,从那边就当兵走了。我这点兄弟,我真的是舍不得啊”

  张小小接着话就问了句:“你就舍得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