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笼罩着大地,漆黑的恐怖,如头伏地潜伏的野兽,静待着猎物,随时都有可能出现未知的变数,林间内呼啸的风声像极了喘息声,寂静得更是骇人。

  忽然,“嗦嗦”声响起,声音渐大,划过草坪,压碎了枝根,显得格外明显,尽管声音似乎被刻意压低。

  酷g!匠☆y网…首"发|

  似一脚一步地掂量着,着急中,又带着谨慎。

  微风吹来,散开了天上的黑云,露出了半轮弯月,柔和的月光撒落大地,穿过林间,透过枝桠,也照在了林间中正小心踱步的女孩身上。

  女孩约莫七八岁,精致的小脸沾上了一些泥土,华贵的锦服扯烂得厉害,柔顺的头发也散批开了来,月光下映照着衣服上的血迹,让她心中的恐惧更甚。

  凌尘殇玥惊恐的用力握住系在脖子上的玉环,感受着上面传来的丝丝温暖也不能让她安心一点,她现在只有一个念头,“活下去!”

  凉风依稀肃瑟的环境让她恐惧的画面重新闪过脑海。

  一个个如杀人工具的黑衣人,一道道刀剑寒光,血液喷在了她的身上,而她躲在假山后,只能无声地看着她的亲人们被杀死,死无全尸的那种。

  黑暗寂寥,就倘若看见了妹妹死前的一刻看着她的眼神,那是求生的渴望啊,大家就算死了也不将她的藏身之处说出来,为的就是让她活下来啊!

  “父亲、母亲,孩儿会救你们出来的,等着孩儿吧。”凌尘殇玥的眼眸中一抹紫色闪过。

  “万俟,你们该死!”

  小小稚童,谁能想到眼中除了坚定,竟还有满满的恨意。

  脚步不断加速,前面就是村庄了,微亮的灯火让她看见了生存的希望。

  忽然,天生敏觉的她,对于百米外突如其来的“沙沙”声响,却在警示着她,身后渐渐逼近的杀气,她的神经也越发的迸紧。

  连苍鹰也挡不住吗?还是说,连它也……

  凌尘殇玥的泪水如缺坝失堤的河水,重新流不止休。

  强忍着悲伤,用力咬着嘴唇,逃亡的脚步鄹停,眸中再次浮现浓浓的恨意,眼睛通红,怒视着前方。

  十米外处,两个身影悄立,黑色的衣服几乎使她们与黑暗相融,那是一高一低的两个身影。

  她是不是该庆幸,凭着惊人的视力与对好友的熟悉,她一眼就认出了那个小小的身影。

  “万俟雨燕”

  凌尘殇玥双眼通红,指甲深深的陷入手心,献血滴落在地,散发着诱人的异味,腥味充斥着她的鼻翼,凌尘殇玥却倘若无安。

  “哼!”万俟雨燕冷哼一声,其中的不屑是多么的显而易见。

  女人牵着她的手,缓缓走了出来,显露在月光下。

  女人没有蒙面,头发全部盘起,脸着浓浓的艳妆,颇为美丽,只是眼中那满满的算计让人非常不舒服。

  而同是女童的万俟雨燕,一头红发格外尤特,没有凌尘殇玥身上属于小孩的纯真,倒有几份阴冷的感觉。

  就像她身旁的女人,那双眼睛,看着她,就像被毒蛇锁住了目标。

  阵阵寒气自凌尘殇玥的脊背发起。

  “呵呵,这不是我们的小公主嘛,五系天才诶,”女人一步一步地走近,嘲弄着凌尘殇玥,话锋一转,脸上显得狰狞,“五系天才又如何,不还是个连兽灵也召唤不出的废物吗”

  凌尘殇玥双腿颤抖着后退,万俟雨燕在一旁冷眼看着。

  “凌尘殇玥,你早就该死了,我的燕儿才是霄天的公主,什么凌尘,都得毁灭。”

  女人说着,腰间的长鞭如同活过来的长蛇,缓缓蠕动,向着凌尘殇玥递进。

  她们没看见的是,万俟雨燕的眼睛在女人向凌尘殇玥逼近的时候忽然变成了蓝色,闪烁着晶莹。

  黑色的长鞭似染毒的蛇,散发着冷气,犹如蓄势待发的猛兽。

  “不”一声呼声,震惊了夜归的兽鸟,群散,人影消。

  柔和的月光再次被遮住挡住了一切。

  只有空气中浮弥的血腥味,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红羽说:

新文开坑,大家多多支持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