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后顾雅媛躺在床上,强迫自己睡觉,一闭眼林梓墨抱着戴清蒂的画面就立马浮现。顾雅媛无奈的盯着天花板,盯着眼睛发酸发涨,直到有液体滚烫的从眼角流出,顾雅媛有丝悲情的闭上了眼。

  “宝宝对不起,让妈妈哭三分钟好吗?”顾雅媛侧躺在床上,卷曲着身体,双手捂着嘴巴,哭泣着。

  这时,专属汽车的油门声从远到近,再到停止,再是开车门的声音……正哭着的顾雅媛惊着了,林梓墨回来了。

  顾雅媛在脸上胡乱的擦了擦了,从侧卧又变成了仰卧,闭上眼睛,还是装睡,看上去就像往常一样。

  在门口的林梓墨就看到玄关处的灯还亮着,以为顾雅媛在等他,急忙开门而进。只见玄关处的小灯亮着,却没有人在等。林梓墨看了看手表。

  “也是都这么晚了,雅媛估计都睡了。”顾雅媛走到餐桌前,看着给他留着饭,还有顾雅媛给留着字条“吃完再睡!”

  林梓墨本来今晚就是在公司加班的,谁知道会突然杀出个戴清蒂出来,搅得一团糟。

  正在会议室开会的林梓墨,和各高管各抒己见讨论的时候,戴清蒂电话进来了。第一个电话进来,林梓墨按掉,第二个,林梓墨按掉,第三个,按掉。戴清蒂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一个劲的继续打,整一会议室的成员,从讨论问题的积极性都转移到了看林梓墨按掉电话,这才让林梓墨勉强的接起了这电话。

  “不好意思,你们继续,我接个电话。”说完,林梓墨走出会议室,黑着个脸,语气不善的接通了戴清蒂的电话,入耳的现实嘈杂的重金属音乐声。

  “梓墨哥哥?”在酒吧喝的大醉的戴清蒂一边做着几个对她有着非分之想的富家子弟,一边给林梓墨打着求救电话。

  “你现在最好有十万火急的事情,要是没有的话,我挂了。”林梓墨才不管戴清蒂现在是在哪里,在干什么,他没有这个闲心,也没有这个闲工夫。

  “别,别,梓墨哥哥,我在皇后酒吧。”皇后酒吧,纸醉金迷的地方,有钱人的挥霍地,找乐趣的地方,穷人家的人总希望通过这个地方能钓到一个金龟婿,殊不知有钱人在这里都是玩玩的,谁会认真。

  听到戴清蒂说自己在皇后酒吧,林梓墨没说话,他知道皇后酒吧是个什么地方。既然她不想洁身自好,他又能帮什么忙呢!

  躲在角落里的戴清蒂被那几个富家子弟给找到了,看着穿着粉红抹胸短裙的戴清蒂,大波浪的头发几乎都散在了肩头,一脸的惊慌,眼神里透露着无措,就像是一小白兔。看着富家子弟们一阵的怜爱,激起了体内原始的“洪荒之力”。

  更"p新《最~y快r2上3Z酷7c匠%网A

  “小妞,别怕,让我们来好好爱你下!”说完就直接上去想扒了戴清蒂那露骨的衣服,戴清蒂几乎出声。

  “啊……救命,救命啊!”戴清蒂正在给林梓墨通话中,并没有挂断,将那几个富家子弟的说话声全都一字不落的也说给了林梓墨听。

  林梓墨虽然不看好戴清蒂,不喜欢她,可现在她处于现在处境中,林梓墨同情她,又想到她还是夏成的女朋友,夏成现在又是被自己调到美国去的,正在给自己干活。不管如何,戴清蒂的人身安全,他还是要帮忙看着的。

  听到戴清蒂求救声的林梓墨挂了电话,连会议室都没有回去,就直接去了皇后酒吧。一路上林梓墨将威航当做了航母在开。林梓墨需要马上找到戴清蒂,问清楚她又是闹哪一出。

  到了酒吧的林梓墨先找了酒吧的负责人,问了有没有戴清蒂这人,而后调看了监控,一步步的调看下去,终于在酒吧的后巷找到了戴清蒂。戴清蒂衣服离乱不堪,脸上泛着泪痕,醉的一塌糊涂,又拼劲全力的在阻止对自己有着非分之想的富家子弟。林梓墨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脸色越来越黑,酒吧负责人见情况不对,立马叫保安上去拉开前面的人。

  “去,把他们都给我拉开。”

  脱离了富家子弟的纠缠,戴清蒂在人群中找到了林梓墨的存在,晃晃悠悠的走到林梓墨面前,模模糊糊的呢喃道。

  “我就知道,就知道,你会来就我的,你还是小时候的梓墨哥哥,还是疼惜我的。”说着戴清蒂不顾形象,不顾在场还有他人在场,像个八爪鱼一样缠在了林梓墨身上。

  林梓墨看着缠在自己身上的戴清蒂,推了她几下没推下去,干脆就随着她缠着。再看她满脸绯红,眼神迷离,看来是喝的并不少。林梓墨带着戴清蒂离开皇后酒吧,又对着酒吧负责人道了几句谢。只是让林梓墨奇怪的是,越到皇后酒吧的门口,戴清蒂就更加来劲的缠着他了,林梓墨也没多想,只当她是喝醉了。

  将戴清蒂送到的林梓墨,直接将她甩在了沙发上,就开车回家了。

  开车途中,林梓墨闻着从自己身上散发出来的阵阵酒味,看到如今顾雅媛正怀着孩子,看来有必要回家立马洗个澡了,冲个干净。

  林梓墨在想着回家要马上洗澡,冲掉酒味。没想到的是被甩在沙发上的戴清蒂醒了过来,并不像醉酒人士不能自已,而是想正常人士,该干嘛就干嘛。戴清蒂为了犒赏自己,还特意泡了个澡,折腾了杯红酒。坐在飘窗前的戴清蒂一边喝着酒,一边又拿出手机打开微信,进入了一群聊,和里面的伙伴们一个个道谢,谢谢他们今晚卖力的演出。

  关上手机,戴清蒂喝着红酒,醇正的酒味丝丝入口,看着远方,戴清蒂浮现出一狠毒的笑容。

  到家后的林梓墨冲完澡,再转身去餐厅吃了点。回到卧室,看着已经“熟睡”的顾雅媛,上去抱着她。在装睡中的顾雅媛感觉到林梓墨的靠近,虽然林梓墨已经洗了澡,可顾雅媛现在是个孕妇,嗅觉更加敏感。林梓墨的一感觉,顾雅媛就能闻到林梓墨身上的酒味,想到刚才自己看到的那模样,反感的推开了林梓墨。

  被推开的林梓墨以为自己身上的酒味冲撞了顾雅媛,在自己身上闻了闻,就在一旁躺下了,没有再去抱顾雅媛。

  顾雅媛一个转身,背朝着林梓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