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结婚这件事双方父母都表示,他们一手操办,不需要林梓墨和顾雅媛操心,让他们该干嘛就干嘛只要结婚当天来现个身就万事大吉了!

  以上这种说法是绝对不可能成立的,这是属于林梓墨和顾雅媛两个人的婚礼。光是试妆的这个部分,足以让咱们的顾大小姐烦躁不已。一会这个好,一会那个好,一层层的粉抹在自己的脸上,顾雅媛终于爆发了。

  “好了,就这个妆了,其他也不试了,也不合适。林梓墨你过来帮我收拾收拾东西,回家!”顾雅媛的一击爆发,让化妆师和发型师面面相觑。老大既然发号指令了,林梓墨乐意当起了小弟。

  正所谓,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婚礼也一样,台上一分钟,台下十人心。用心的操办自然不负众望的棒。

  婚礼当天上到政协军委要员,下及公司员工。整个婚礼可谓是浩大,用贫民的话语来形容简直就是斥巨资啊!酒店外面里三层外三层的记者媒体包围着,今天是什么日子谁不知道啊,林氏集团CEO大婚之日,怎奈客人中不乏大人物,才命令记者们只能在外不得入场。记者这种动物听风就是雨,万一哪一位大人物一喝多,说了什么多说的话,又被哪位记者朋友给听得去了,再加上几笔写上写,那这位大人物可就有麻烦事了。

  所以呢,林家和顾家本着大家在婚礼上可以尽心谈笑吃喝,干脆就谢绝了记者的观赏,怕得记者朋友们,一个个在酒店门口拉长的脖子让里面瞧,真想自己分分钟变成长颈鹿。

  当顾雅媛看到婚礼的场面后,顾雅媛还在林梓墨的耳边小声嘀咕,幸亏酒店什么都是自家的不用花这钱,不然这钱花的简直就是如黄河之水向东流吗!

  婚礼的男主角已经西装上身,打理好造型,此时已经在前厅招呼来宾客人了。至于女主角新娘子吗,也就是在化妆室了。

  “好了,化的差不多了,你先下去吧,随便帮我叫上cindy。”顾雅媛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光洁白皙的脸庞,黛眉修长如画,腮红微点,现正抿着嘴笑吟吟的看着自己。

  “cindy来,帮我看看,我是带耳钉好呢,而是耳坠好?”顾雅媛听到开门声,以为是化妆师把cindy给叫来了,就拿起早就放在面前的两副耳环在自己耳旁比划了下。

  “你今天是新娘子,不管带什么都是最漂亮的。”这声音不是cindy,顾雅媛回头一看。

  “是你?”不是cindy而是戴清蒂。

  戴清蒂不顾顾雅媛的疑问,直接上前接了顾雅媛先前的话。

  “我看看,这两个哪个好。选耳坠吧,更加衬托你。”

  “谢谢!”戴清蒂的直面出招,让闯荡在事业前锋的顾雅媛却不知道怎么回答她。

  /酷q|匠m网唯#《一*x正版:,8z其p》他?x都‘‘是U盗O版、!

  戴清蒂从盒子里拿出耳坠给顾雅媛带上,还让顾雅媛找了下镜子,似乎又有些得意的说道。

  “听我的是没错吧,多好看!”

  “雅媛姐姐,你可真好看!”戴清蒂手搭在顾雅媛的肩上,看着镜子中的顾雅媛说道,无心也好真意也罢,顾雅媛今天是真的美啦美啦美啦!

  戴清蒂的一个称呼,让顾雅媛心里最柔软的部分一软。雅媛姐姐这个称呼,最初还是戴清蒂和顾雅媛两人刚认识的时候,顾雅媛大戴清蒂两岁,戴清蒂每次见到顾雅媛就甜甜的来一句雅媛姐姐。可是,只从戴清蒂见到林梓墨后,她和戴清蒂之间的姐妹深情也就变了。原以为这么狗血的事情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顾雅媛,偏偏没有当这回事的存在。等在周围几次三番对她的流言蜚语逐渐的增多,顾雅媛才拾起了自己那颗粗心大意的心。一番调查下既然是叫自己雅媛姐姐的妹妹戴清蒂在背后搞的鬼。顾雅媛多次找戴清蒂问个清楚,戴清蒂几乎视顾雅媛为仇人,认为自己的梓墨哥哥就是被眼前的这个坏女人给抢走的。

  经历过这件事,顾雅媛和戴清蒂可以说是形同陌路了。林梓墨和顾雅媛在一起的时候,戴清蒂总会随时随地的出现,来搅和。今天戴清蒂的一声“雅媛姐姐”让顾雅媛触及的是往昔。

  “谢谢!”对于戴清蒂的夸赞,顾雅媛除了说谢谢也只能是谢谢。

  “你和我客气之前,客气什么!”戴清蒂笑嘻嘻的看着顾雅媛,仿佛两人没了之前的误会存在。

  “这是给你的礼物,新婚快乐!”

  顾雅媛看着戴清蒂拿出的礼物,不知道该不该收,她心里不知道这里面的东西对自己来说不知是好是坏!

  “拿着吧!”戴清蒂将礼物塞到顾雅媛的手里。

  “雅媛,你找我?”当顾雅媛正不知道该和戴清蒂说些什么的时候,cindy终于现身来了,人未到,声先到。

  “那我先走了!”戴清蒂走了出去,和cindy在门口碰到,cindy的口气十分的不友好,又有些戒备。

  “你来干什么?”戴清蒂不理会她,管自己走了,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

  “晦气,赶紧走赶紧走!”cindy还在门口朝外扇了扇空气,叫作赶走晦气。

  “雅媛啊,姓戴的来干什么啊?”

  “诺,礼物喽!”顾雅媛将手中的礼物在cindy面前晃了晃。

  “她?送你礼物?今天是没吃药,还是吃错药了!”cindy一手拿过礼物就要拆开来看,被顾雅媛率先一秒给拦下。

  “别看了,估计也就些垃圾东西。来给我看看,我是带耳钉好呢,还是耳坠呢?”

  “嗯,耳坠挺好的,挺配的!”cindy看了看已经戴在顾雅媛耳朵上的耳坠。

  “这耳坠是戴清蒂刚才给我挑的,你也觉得好看吗?”顾雅媛将耳坠在镜子里端详的看了会。

  “她挑的?那赶快拿下来,换一副。”cindy说着要下手帮顾雅媛去换了。

  “为什么,你刚不是说挺好的吗?才几秒钟啊,你就变了。”

  “姓戴挑的,不吉利啊!”事后顾雅媛的确信了cindy的话,姓戴挑的,不吉利啊!

  “cindy,别闹了,这耳坠是我自己的,没有存在吉不吉利。还是帮我看看有没有什么落下的,婚礼快开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