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夜起风了,还下了阵雨,一夜之间花落知多少!

  第二天一早林梓墨和顾雅媛一块吃过早餐后,送林梓墨到门口,看着他开车离开,才回到家里,等洛夕过来找她。

  顾雅媛一会看看杂志,一会去小花圃的浇浇花,终是将洛夕盼来了。

  “雅媛,我在门口了,你出来,咱们直接去了。”洛夕开着低调的大众,坐在驾驶室里,戴着眼镜,穿着长裙,整体来看怎么看都看不出这是以为年过半百的人。

  今天的顾雅媛也是一袭长裙,雪纺沙质的面料,遇风飘扬,顾雅媛修长的身形穿着这长裙,身材婀娜!

  “妈妈。”顾雅媛拿着香奈尔的链条包,坐在副驾驶,系上安全带,婆媳两人去了林氏附近的影楼。

  顾雅媛和洛夕到达影楼,从车上下来,明眼人知道的是婆媳,旁人一看还以为是姐妹呢!

  最终顾雅媛和洛夕和影楼达成了协议,说是婚纱照是来不及拍了,就在婚宴上选几个好的角度拍下,作为婚纱照。

  从影楼出来的两人,并不是开车回家,而是去找林梓墨了。原来是想趁着中午时间,去和林梓墨吃个饭。

  林氏和影楼的距离不是远,所以,一会就到了。将车停好,然后等电梯,也就短短十几分钟。

  顾雅媛和洛夕到达林氏的时间,这边顾雅媛和洛夕等着电梯,由于接近午餐时间人流量也多了点。可想而知整个公司的员工都会运用这几个电梯,电梯也就繁忙,也就难等了。电梯里出来的人流来,都不少了,为了避免顾雅媛被撞到,洛夕就和顾雅媛在边上站着。

  顾雅媛和洛夕也到达了林梓墨的办公室。

  “林夫人好,顾总好!”做在外面小助理办公室上的戴清蒂看着洛夕来了,急忙问好,人家可是林梓墨的妈妈,说不定哪天自己可是会嫁入林家的,这关系还是要搞好的好。

  “原来是小戴啊,阿成去美国了,你没跟去啊。这小青年的,听阿姨一句话,谈恋爱的时候千万别分隔两地的,真不好。”洛夕对戴清蒂乖巧的模样,又热情的打招呼,泛起了好感,就多说了几句。

  “雅媛,你真漂亮,不,是越来越漂亮了!”相对于戴清蒂的甜蜜攻击,顾雅媛礼貌的笑了笑。

  “谢谢你,梓墨在里面吗?”

  “林总,在的。”

  “好的,那小戴谢谢你了!”洛夕带着顾雅媛进了林梓墨的办公室。

  “梓墨,吃饭啦!”顾雅媛把刚才见到戴清蒂的情景,就当是自己公益性的演了一出戏。

  “梓墨,不用这么拼命,林氏现在已经很不错了,你也够努力了。工作之余,也要多陪陪您老婆的,而况你老婆现在还是个大功臣。”作为一个母亲,洛夕关心着自己儿子的身体健康问题,作为一个婆婆,洛夕也希望顾雅媛在他们林家能够开心,幸福。

  “行,行,行,我马上收拾一下,就好了。”一边是妈妈,一边是老婆,幸好是来叫林梓墨吃饭的,而不是让林梓墨夹在中间的,林梓墨庆幸,感谢上天对他的眷顾。

  林梓墨带着老婆和妈妈来到了一家法国菜餐厅,点的也都是那一般的菜,也不是说非昂贵的不可。

  “妈,上午去了影楼,怎么说的,什么时候拍婚纱照?”林梓墨优雅的拿着刀叉,切着食物。

  “关于婚纱照啊,是这样。”洛夕顿了一下,拿起旁边的红酒,入了一小口,整个舌头上的味蕾,感受着红酒那年份的醇味,酒汁撞击在牙床之间,悠久的胃口冲刺的整个口腔。

  “婚纱照要是拍也是可以拍的,就是会累点,毕竟时间方面是赶的。雅媛考虑到你的工作方面,再加她的身体情况,就决定不拍了,到时候在你们婚礼上拍一些,来充当婚纱照好了。”洛夕说完,又入了一小口红酒。

  “梓墨,这样可以吗?”顾雅媛紧接着洛夕的话,问着,她想要听林梓墨的意见。

  毕竟结婚,婚礼,生活,都是两个人的事,都不是说顾雅媛说什么就是什么,顾雅媛还是要听下林梓墨的,这样幸福才会有预兆。

  林梓墨看着顾雅媛紧张自己意见的模样,莞尔一笑,握住了顾雅媛的手,说道。

  “谢谢老婆,这么为我着想,那就都听老婆的。”林梓墨温柔的眼神,能掐出水来。

  “嗯。”顾雅媛看着林梓墨重重的“嗯”了一下。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你为我想,我也为你在考虑,这就是你我之间最微妙的关系存在。

  “这餐厅的空调是不是开了有点低了,我怎么有点冷了。”洛夕话里有话的开始打趣两人了。

  林梓墨和顾雅媛听了,立即就明白了,收了手,继续开始吃了。

  午饭时间结束,顾雅媛陪林梓墨回了林氏继续工作,洛夕也就回林家老宅了。

  “林梓墨,你到底同不同意。

  顾雅媛和林梓墨一人各坐在沙发的一端,各持一方。

  “不同意。”林梓墨油盐不进,软硬不吃,顾雅媛都说了那么久了,林梓墨还是不同意。

  “为什么?为什么呀?我不就回聆听继续工作吗?有什么好不同意的。”顾雅媛。

  原来是关于顾雅媛回聆听的问题,那就怪不得林梓墨不同意。现在的顾雅媛,对林梓墨来说那就是国宝级别的。

  “什么为什么,不说说你现在怀着孩子,就算没有怀孩子,当全职太太也不是问题啊。当然你没怀孩子的时候,你上班工作只要你愿意,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我是绝对不会拦着的,同时我还会举双手的支持。”

  情到深处,说到激动处,林梓墨站起来说了,然后气场就一下子全部开了。

  “可现在呢,你肚子还有两个孩子呢!”林梓墨坚持不让顾雅媛回聆听,只想让她好好养胎。虽说聆听是顾雅媛一手创办的,但现在身体最重要。

  “梓墨,难不成怀了孩子的女人都应该在家休养吗?”开始顾雅媛是找林梓墨商量的态度,现在林梓墨的专制态度和大男人的脾气,把顾雅媛给气的呀。

  “你看大街上那么多……也不说别的,就说公司里的吧,同样也有怀着孩子,照样朝九晚五的工作着。为什么,为什么我不可以?”顾雅媛。

  “雅媛,你听我的好不好,我是为了你的身体考虑。黎叔也说了,你现在要做的是静养保胎,至于赚钱,我来。”林梓墨半跪在顾雅媛面前,温柔的说道。

  顾雅媛不答,转身看向花瓶中的栀子花。

  “看今年的栀子花开的多好啊!”林梓墨夸花开的好,视线却未从顾雅媛身上离开。

  “栀子花开,这是个季节我们将离开。”

  无头无脑的一歌词,她说过,他听过,却忘了,多年后想起,缺记起,原谅这冥冥中的安排。

  两人其实是心照不宣了,都各退了一步。

  想当争吵没有发生过,怎么可能,正如伤口好了,伤疤总在。

  “你管自己忙吧!”此时的顾雅媛就想做个安静的美女子,林梓墨偏不成全,就时不时的找顾雅媛搭话,顾雅媛干脆不理,全到没听到。见顾雅媛不理自己的林梓墨,只能一个人暗自惆怅了。

  “叮!”林梓墨手机来信息了。

  “梓墨身为有良心的好友,第一我祝贺你当准爸爸了,第二是关于戴清蒂的,你不要忘了孕妇是非常有可能得产前抑郁的,所以希望你安排好所有的事情。”

  林梓墨看了Eric的来信,没回。而是抬起头来,和顾雅媛说了一句话,让顾雅媛觉的林梓墨既然在短短几分钟里神经错乱了。

  r%酷匠o网r首发6

  “我同意你去上班。”

  “你说什么?我没听错吧?你再说一遍?”顾雅媛听林梓墨既然同意了,激动的认为林梓墨的脑子肯定短路了,想让林梓墨再说一遍,确认。

  “不想去就算了。”林梓墨看着顾雅媛的反应,难道的给了顾雅媛一白眼看看,换做平时都是顾雅媛给林梓墨白眼看看的。

  林梓墨是同意顾雅媛回聆听,也是有着很大的私心。是想让顾雅媛有点事情做,转移下注意力,不要把注意力都放在戴清蒂的身手,不然到时候林梓墨自己挖坑自己埋。

  当一人很空闲的时候,细胞是格外的活跃,思维转换能力也是快,这样的非常容易乱想。俗称:胡思乱想!然而现在的顾雅媛还是个孕妇,到时候一想多的话,情况就更不好说了。

  “你可不能反悔,那我先回去了。”顾雅媛的心情就好如天气一般,由下雨天转为了晴天。

  看着顾雅媛欢喜的背影,林梓墨暂时是放心,给eric回了信息过去。

  “谢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