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起来又是新的一天,今天天气极好,晴空万里啊,预示这今天的运势有好事发生。

  顾雅媛被林梓墨起床的动静惊醒,这下顾大小姐的起床气又来了。

  “一大早的,你又是干嘛啊,有完没完了!”顾雅媛转过身子,背对着林梓墨,又将被子卷了过去。

  林梓墨是知道顾雅媛起床气的,深知现在这个时候是不能和顾雅媛多说的,不然她怼死你。所以林梓墨非常温柔的,与其温柔不如说低声下气的说道。

  “雅媛,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把你给吵醒了,我再轻点,你继续睡吧,我起床去公司了。”林梓墨说的那叫个心惊肉跳,可不能忍这位姑奶奶,不然像上次那样挥手打过来了喽。

  顾雅媛也不搭理他,自个儿皱着眉头,侧着身子,睡着。

  林梓墨探过身体,看顾雅媛没有什么情况后。降低噪音的产生,又动作迅速的把衣服床上,然后蹑手蹑脚的,开房门,关房门,到了楼下的林梓墨才松了口气。

  楼下保姆阿姨张妈已经将早饭做好了,看到刚下楼梯的林梓墨的模样,心想这先生是多疼太太啊,太太可真有福气。

  “先生,早,早饭已经做好了!”张妈说着。

  张妈是本市当地人,50多岁了,话语之间透着当地的味道,这点让顾雅媛很受用,感觉像亲人,没有那种芥蒂感。再加上张妈本来是林家里的保姆阿姨,后来顾雅媛和林梓墨两人同居后也试图想找阿姨的,就没有中意的,洛夕知道了他们在找阿姨,就把张妈给叫过来了。好在张妈做的饭菜林梓墨和顾雅媛也都吃的习惯,也还算圆满。

  林梓墨将西装外套搭在椅子背上,手上还不停的给自己戴着手表,然后才坐在开始吃早饭。

  张妈趁早刚才林梓墨戴手表的时间,已经将温热的小米粥放在了林梓墨的面前,并为林梓墨倒上了鲜牛奶。

  林梓墨喝着粥,时不时的吃着下粥小菜,很和胃口。

  “先生,那太太的早饭,是什么时候给端上去,还是说等太太下来自己吃。”张妈将牛奶的盖子盖好,拧紧,说道。

  “张妈,你不用管雅媛的,她早上起床气大着呢,你就等着她起来,起来了给她热了就好了,要是中午了你们就一块吃中饭,她没那么娇生惯养。”林梓墨说完又将牛奶一口而饮啊,直接见杯底听着林梓墨说着,张妈笑了笑啊,觉得这两人也是有趣。

  “好的,先生。”张妈见林梓墨吃好早饭了,忙将纸巾盒递了过去。

  林梓墨将西装外套套在身上,那叫个有型啊!再说道。

  “张妈,你也待在林家这么多年,年龄都比我爸妈大,也算林家老人了。所以啊,以后不要再叫什么先生,太太了,直接叫我们名字好了,我和雅媛不介意这些的。”林梓墨拿着公文包和车钥匙,认真的对着张妈说道。

  林梓墨这话说得,让张妈的心情一顿好啊,就这好比说,我们已经是自己人了,您就不要再见外了。

  “好的,我知道了,梓墨,你上班路上小心!”张妈将林梓墨送到门口,看着林梓墨发动车子,车影越来越远,张妈才转身进屋。

  张妈将餐桌收拾好后,自己也吃了早饭后,见顾雅媛还没有起来,就提着菜篮就出门了。

  在开车中的林梓墨原想着是要先去聆听为顾雅媛请假安排事宜,毕竟顾雅媛现在脚和猪蹄都没什么差,再允许她上班就不是林梓墨的风格了。后来一想,那要这么麻烦,直接给cindy打个电话,不就好了吗!

  “cindy,雅媛之前脚崴了,还坚持上班,现在肿的和什么似的,今天就不去上班了,和你打个招呼,公司那边你照看好。”cindy事知道顾雅媛脚崴的事情的,可现在又知道了肿的严重了,母性光环说来就来了。

  “严重吗?肿么会这样,小雅儿这才离开我多长时间啊,怎么就肿了呢……”cindy在这边说的眼泪都要流下来了,那叫个声情并茂!

  酷2u匠网首发{

  “cindy,你够了。”说完,林梓墨利落的就挂断了电话。

  Cindy左拿着只有“嘟,嘟,嘟……”声回应的手机,泪眼摩挲啊,闹着玩呢!

  “cindy,你没事吧?”刚路过的同事露露,看到了一个发神经病的cindy,关心道。

  “我到没事,顾总有事,这不他先生打电话过来给她请假了,说是脚肿了。”

  “哦,顾总,怎么好好的脚肿了呢?”

  “等等,cindy你说顾总的先生,顾总结婚了吗?”

  此时露露的脑海里就一直徘徊着,顾总的先生,试图在吸收这个八卦内容丰富的消息,明显就是吸收不了。往往一件事情吸收不了,那就将它吐出来,这样才不会影响自己的身体状态。

  “对啊,有什么好奇怪的,该干嘛干嘛去!”cindy一点都没想到就是刚才自己随意的一说,将一八卦炸弹丢了出去。

  露露回到岗位,拿出手机,给几个好友群聊了起来。

  “小邱啊,你知道吗,刚才顾总的先生来给顾总请假了,说是顾总脚崴了。”露露说出后,顿时舒服多了。

  这下换小邱压抑了。

  然后就这么一传二,二传三,越来越多,然后就传到了cindy的耳朵里,cindy一看事态不对,立马给顾雅媛报信去了。

  顾雅媛则是还赖在床上,人是醒了,就是不愿意起,拿着手机又开始虚度光阴了,这不cindy的电话进来了。

  “雅媛,完了完了完了。”cindy先是一阵世界末日来临的样子。

  “cindy,说重点。”顾雅媛听着cindy的话,不为所动,这就是cindy的样子。

  “你和梓墨的事情,好像整个聆听都知道了!”cindy说着,又用手遮挡着嘴巴,两眼左右张望着,生怕旁听着去。

  “啊,怎么回事,怎么就……”顾雅媛先是惊讶,后来退一万步想想也没事,不就这点事嘛,小事。

  “雅媛,我罪该万死啊,是我一时不小心说漏嘴的,你打我吧,骂我吧!”cindy拿着手机,低着头,就感觉自己是个千古罪人了。

  “没事,反正总有一天要被大家知道的,没事的,你好好工作,我估计要过几天才能去上班的。”顾雅媛想通了,既然自己已经和林梓墨领证,迟早是要公开的,真不知道自己以前是在僵什么。

  “可是我……”cindy还想继续忏悔。

  “没有可是,你给我好好干,不然有你好受的,直接给你扣,工,资。”顾雅媛坐着身体,一本正经的说着。

  一听到要扣工资的cindy,神气立马清醒。

  “我好好干,那我上班,拜拜。”cindy抱着停止通话状态的手机,好险的样子。

  顾雅媛恋恋不舍的起床了,穿着家居服,一边走路一边拿着手机给林梓墨发信息。

  “林梓墨,证是领了,是不是还欠我一样东西啊?”顾雅媛发完信息,将手机放在餐桌上,然后端着张妈准备好的早饭去了厨房,放微波炉热下。

  几分钟不到,顾雅媛就吃上了热腾腾的早饭了。才吃没几口,林梓墨的信息又回了进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