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林梓墨那回到聆听的顾雅媛,并没有急着工作,而是想着戴清蒂的事情。林梓墨明明口口声声说着,和戴清蒂没有关系,怎么戴清蒂会出现在林氏,她为什么会出现在林氏?种种疑惑,顾雅媛心烦!犹豫再三,还是拿起了电话。

  顾雅媛拿着电话,听着等待声,心里也随着在唱忐忑,在纠结到底打这个电话明不明智。在顾雅媛还在纠结,电话接通了。

  “你好?”eric接到一个陌生电话。

  “你好,eric,我是顾雅媛。”原来是给Eric打的电话,也对,现在在林梓墨身边的,最清楚了解他的人就Eric了。

  “你好,顾总。”eric对顾雅媛的称呼挺纠结的,叫顾总太见外,叫雅媛又没这么熟,算了还是顾总吧。

  “你不用这么见外,叫我雅媛就好。我还想,请你帮我一个小忙,不知道你……?”顾雅媛拿着手机,却觉得手机是那么的沉重,已经在喉咙口的话,却这么难说出口。

  “帮,当然帮,你说,什么事?”坐在办公室的里Eric被顾雅媛的态度弄的也神经绷紧了,心里以为是林梓墨做了什么对不起顾雅媛的事,现在顾雅媛来查了。

  “你现在不忙吧?”顾雅媛心里急着想知道戴清蒂在林氏的来龙去脉,偏偏却不知道怎么组织语言去说,平时里的伶牙俐齿荡然无存。

  “雅媛,你到是先说啊,你这样我等着也很煎熬。”听着手机那头顾雅媛支支吾吾的声音,就好像有个定时炸弹埋在了Eric的脑子里,可以说Eric坐立难安了。

  这边Eric让顾雅媛说,顾雅媛却不知道怎么说,Eric急的都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在办公室里踱起了步。

  “雅媛,是不是梓墨在那边干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啊?”Eric这话要是被林梓墨听到,肯定会被林梓墨一顿狠揍。

  “不是,不是,那到不是这个,梓墨对我还是挺好的。”顾雅媛为林梓墨辩护着。

  “那你说!”eric真不懂女人心里是怎么想的,明明自己就很想搞明白,却又不说,想急死人啊。

  “Eric,你能帮我查一个林氏工作人员的人事档案吗?”终于顾雅媛将这话问出了口。

  听着顾雅媛这话的Eric,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如释重负啊!转问道。

  “你要查的人在国内,你怎么就确定林氏的美国分部也有国内的人事档案呢?”

  “你怎么确定我查的这人是国内的,而不是美国分部的呢?”顾雅媛一个反问,将eric抛过来的问题迎刃而解。

  “聪明!”

  “说吧到底是谁,让咱们顾总亲自过来问了?”

  “也不是什么大人物,就是一普通员工,我就是对她比较有想法,想挖角。Alan的助理戴清蒂。”

  听着不是林梓墨的什么事,Eric的心情就像股票跌停之后又涨停板啊!

  顾雅媛怕eric不够了解,有详细的说出了戴清蒂的名字“戴帽子的戴,清水绿水的清,并蒂莲的蒂。”顾雅媛小心翼翼的说着,生怕eric擦觉出什么不对来。

  “哦哦,好,我记下了,我马上给你去调来看看,等下mail给你。”Eric将戴清蒂的名字写在了白纸上,记下。

  Z》酷《匠O网'J唯一,正版,}8其9他都是=z盗版)

  “多久,能查到?”顾雅媛就想早点安抚一下自己那颗不安分的心,给它一个安定。

  “你很急吗?”原本Eric想着等挂了电话,就给顾雅媛去查的。而现在顾雅媛的态度,让Eric觉得这件事蹊跷了。

  一个能够让林梓墨收为旗下的得力助手,又给予高位厚禄,不仅仅需要的是过人之处,还要的是灵敏的辨别力,锐利的观察力,精准的分析能力。

  本来一个极其普通的名字,eric在林氏高层内网加密资料里调看一员工的人事资料也算正常的。可顾雅媛急的这个态度,让Eric的视线重新回到了这个“戴清蒂”上面。

  一开口后的顾雅媛下意识察觉到了,问错了,不应该问的这么急,懊恼不已!

  “不急,不急,你空了,再帮我看好了。”顾雅媛稳住自己情绪,尽量用正常的语气。

  Eric已经起了疑心,就不会这么容易放下那份疑心的。

  “我手上没什么事,现在就去,那我先挂了啊。”Eric挂了电话,随后拨打了林梓墨的手机。

  顾雅媛拿着手机,坐在沙发上,垂着手,紧皱的眉头说着顾雅媛的心事有多么的沉重。顾雅媛多希望自己能够装下傻,把在林氏见到戴清蒂的情景给忘了。有些事你越是想忘,戴清蒂你怎么阴魂不散啊。

  顾雅媛甩了甩头,让自己不要去想,拿起水杯去接了杯水。

  受顾雅媛所托的Eric给林梓墨先了个电话过去,给林梓墨提个醒,电话响了一声就被接起。

  “Eric,?”林梓墨和Eric之间向来都是有什么就说什么,习惯了开门见山。

  “刚才雅媛给我打电话了,让我查一个人的人事档案。”Eric拿着写有戴清蒂名字的白纸,边看着边说。

  林梓墨听着顾雅媛绕过自己想要去查一人的人事档案,难不成是查戴清蒂的。难道这么她们两人就撞见了?难不成就是那天来林氏?种种疑问一下子就在了林梓墨的脑海中蹦了出来。想想也是,当初知道戴清蒂在林氏的时候,就应该知道顾雅媛终有一天会知道的。

  “是查一个叫戴清蒂的吧!”林梓墨放下手中市场部的市场调研报告,全身放松的靠在老板椅上,用手捏了下鼻梁。

  “啧啧啧,林梓墨,你真和戴清蒂有染啊!你家里的红旗才进门没几天啊!”Eric听着林梓墨说出戴清蒂的名字,不觉得的奇怪,让Eric惊讶的是林梓墨那平静的语气。

  “Eric。”林梓墨大声的叫了一下Eric的名字,止住他的大呼小叫。

  “还记得我和你说过,我和雅媛小时候的事情吗?”林梓墨闭着眼睛,回想着。

  “哦!这个戴清蒂就是小时候要抢你的人啊,小时候抢不成,现在又来了?不,是一直走在追求你啊。”

  “这位戴清蒂我也是服了她了,当初她的确是自己应聘进林氏的,后来托夏成帮忙,我被夏成说的没有办法了,也就答应了,再说那时候我和雅媛不是还没结果吗。”

  “那我还要给雅媛关于戴清蒂的档案吗?”如果林梓墨不想让顾雅媛知道戴清蒂在林氏,Eric也就来一个善意的谎言也就解决了。

  “给吧,就如实如说,我总不可能为了一个区区的戴清蒂,和雅媛闹翻吧。”林梓墨说完,就挂了电话,放下手机,从老板椅上起身,走到办公室的酒柜前,倒了一杯,拿在手中,慌着,看着,想着。

  既然林梓墨说如实说,Eric手脚麻利的让人事部把顾雅媛的档案mail了一份过来。

  收到消息的顾雅媛,紧接着又问了Eric一个问题。

  “梓墨他知道alan的助理是戴清蒂,是吧!”顾雅媛像是在问了,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收到这条消息的Eric,心里咯噔了一下,随即又在手机屏幕上敲击了几下,回复了顾雅媛。就把手机放在了一旁,盯着戴清蒂的档案看了一会。

  “他知道。”Eric这个真不能撒谎了,毕竟是alan的助理,多多少少低头不见抬头见的。

  顾雅媛看了Eric的回复,手中的水杯忽而直线落下,在地板上溅起了大小面积的水花,也有溅到顾雅媛脚上的,水杯的玻璃就像顾雅媛的心一样,碎了一地,要是刺到了肉,不仅痛,还鲜血溢流。

  “我知道,我知道。!”顾雅媛失了神,慌了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