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餐桌上,吃着饭的两人,肚子里各有文章。林梓墨以为顾雅媛气已经消了,就开始嬉皮笑脸了。

  “严肃点,谁和你笑!”林梓墨低估了女人心,海底针的说法了。

  “趁现在,我们谈谈吧!”顾雅媛看着林梓墨吃的那么开心,就不开心了,凭什么我今天要听我妈的说教,你饭还能吃的这么开心。

  这边正喝着汤的林梓墨,他的汤也是听了顾雅媛的话,然后把他给呛着了。

  这时,屋子里很安静,只有一阵又一阵林梓墨那断断续续的咳嗽声。在一段漫长的时间中,终于老天又开始体贴林梓墨的不容易了,终于是缓过来了。

  “那好吧,谈吧!”林梓墨喝了口说,顺了顺,才说道。

  “也没什么好谈的。”已经做好充足准备的林梓墨,开始征战时,顾雅媛又这样了,林梓墨心里就像是哪吒在脑海一样,海浪翻腾,不安静。

  “就是突然还和你约法三章,你还是先答应吧!”顾雅媛觉得谈判太啰嗦了,然后也并不觉得自己能够在辩论这份上完胜林梓墨,就又改为这处了。

  林梓墨这下是知道了,自己是在签署“南京条约”啊!

  南京条约是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个不平等条约,然后自己现在在签署自己人生中第一个不平等条约,然后就是一点反抗力都没有的被顾雅媛给侵略了。

  这些不平等条约,林梓墨现在是不在意,现在主要是把顾雅媛给哄好了,为了自己的“幸福”生活。

  “说吧,怎么个约法三章?”林梓墨继续吃着饭,说道。忘了刚才被呛到的尴尬。

  “第一婚礼什么时候举行得看我,第二什么时候生孩子也得看我,第三对外宣称这是你的意思,而不是我的。”顾雅媛看着林梓墨,眼神中赤裸裸的挑衅。

  “说完了,就这三章,我还以为多大的事,准了。”林梓墨现在可是很大爷的很,婚礼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至于孩子吗?进去了顾雅媛你还能怎么办啊,嘿嘿嘿!

  “那你慢慢吃,我先去睡了!”顾雅媛先去洗澡澡然后睡觉觉了。

  林梓墨吃晚饭先去了书房把工作上的事情处理好,然后再回的卧室。

  “老婆!”林梓墨很无耻的将顾雅媛压在了身下。

  “喂……”被压在床上的顾雅媛,在体力上是比不过林梓墨的。只能靠“声音”了,可才说了一个字,接下去的话都被林梓墨给堵住了。

  顾雅媛得了一空隙说道:“我可还生气的着!”

  “不生气,不生气,老公抱抱就好!”现在林梓墨可是欲火焚身的很。

  林梓墨继续吻着顾雅媛,并将两人身上的妨碍物全都去除。当林梓墨已经在外面怒视汹汹的顶着顾雅媛的时候,还会记着问顾雅媛。

  “给我,好吗?”

  “嗯!”顾雅媛娇羞的应到,她感受到自己身体那奇妙的变化,和那感觉,她想要他。

  “嗯!”与顾雅媛相比,林梓墨是一闷哼,它进入了顾雅媛的身体。

  顾雅媛感觉到体内的某人正在自己身体里,与自己结合,既羞涩,又大胆的夹住了林梓墨的腰。

  林梓墨被顾雅媛这举动的刺激,在今晚,发了疯的要了顾雅媛多次,当然每次也留了很多的子子孙孙给顾雅媛。

  酷◎n匠网永v久免费看i}小说

  一阵翻云覆雨后,林梓墨抱着顾雅媛躺在那宽大的床上。

  运动完后,林梓墨将顾雅媛抱到浴室,将顾雅媛洗干净,再抱到床上,并抱着顾雅媛睡了。

  漫漫长夜中没有战火硝烟的味道还是极好的!

  这夜起风了,还下了阵雨,一夜之间花落知多少!

  第二天起来的顾雅媛,神使鬼差的既然和林梓墨说,自己要去他公司,林梓墨真的很见到奇迹那样看着顾雅媛。后来林梓墨才知道顾雅媛想陪自己来吃午饭。

  顾雅媛到达林氏刚好正是林氏的午餐时间。林氏的午餐时间为12点到14点,时间充裕,可以去一楼食堂就餐,也自己去外面吃,只要不超过午餐时间就好。

  这边顾雅媛等着电梯,午餐时间,可想而知整个公司的员工都会运用这几个电梯,电梯也就繁忙,电梯里出来的人流量也多。顾雅媛刚才在旁边等了会,等人少点再上去,顾雅媛想安静的等,偏偏现实情况就不是这样的,就在离顾雅媛的两三米的位置。

  “清蒂,我们这是去哪啊?食堂在这边啊?”说这话的人叫琳琳,是戴清蒂的同事。

  “今天我们上外面出去,换换口味。”戴清蒂和琳琳就停在那边说着。

  一段话中有着讨论吃什么,去哪里吃等等,都传进顾雅媛耳朵里的,这些都不重要,唯独“清蒂”这两个字,重要。

  自从林梓墨的生命中一直有着戴清蒂的羁绊,顾雅媛就对“戴清蒂”这三个字,格外的敏感。

  顾雅媛看着两人,眼神一直看着戴清蒂的侧脸,往事在脑海中不断涌进,上了心头。

  “你好,请问你上去吗?”电梯的人友好的问了顾雅媛一声。

  “不好意思!”顾雅媛进了电梯。

  这边和琳琳讨论好吃什么的戴清蒂,当然也是看到了顾雅媛的。

  戴清蒂和琳琳朝公司外走着,嘴角却微微的上扬,迎面的风,吹着戴清蒂的短发。

  “我的情敌,超市一见,如隔三秋啊!”戴清蒂心里说着,嘴角的笑容越来越明显。

  琳琳看着戴清蒂的笑容,不明所以。

  “哟,今天这么笑的这么灿烂,看到那个帅哥了啊?”琳琳看着戴清蒂的模样,打趣道。

  “你当我是天生的花痴啊,笑?当然是因为是开心啊,不然是伤心吗!”戴清蒂面上是把琳琳当作了好朋友,实则人若要复仇,首先需要就是俘获人心。而戴清蒂现在就在一步一步的走来。

  “那倒也是,开心都好,正所谓笑一笑十年少。”琳琳说着就拦了一出租。

  “少来你的那一套。”戴清蒂翻了一个白眼给琳琳。

  顾雅媛到了林梓墨的办公室。

  “梓墨,吃饭啦!”顾雅媛把刚才见到戴清蒂的不愉快心情收起,她不清楚梓墨心里是怎么想着。

  “梓墨,不用这么拼命,林氏现在已经很不错了,你也够努力了。工作之时,也要保重身体。”顾雅媛看林梓墨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继而道。

  “行,行,行,我马上收拾一下,就好了。”

  林梓墨带着顾雅媛来到了一家法国菜餐厅,点的这家餐厅的招牌菜。

  “cheers!”

  顾雅媛顿了一下,马上拿起旁边的红酒,入了一小口,整个舌头上的味蕾,感受着红酒那年份的醇味,酒汁撞击在牙床之间,悠久的胃口冲刺的整个口腔。

  “怎么样?”林梓墨来这家餐厅吃过很多次,中意的就是它家的红酒。

  “很好!”顾雅媛说完,又入了一小口红酒。

  两人又继续谈论了些工作上的,生活中的,顾雅媛丝毫都没有提起刚才在林氏碰到戴清蒂的事情。

  午饭时间结束,林梓墨回了林氏继续工作,顾雅媛则是在林梓墨的办公室待了会才回的聆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