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巴黎回来的林梓墨和顾雅媛两人,早已被各自父母打爆了电话,一个个意思都很明确,证都领了,现在又都公开了,什么时候结婚啊?

  林梓墨随时随地都可以,关键要看顾雅媛的心情。

  顾雅媛在办公室里,一边批阅着文件,一边脑子里还回想着自己老妈说的,结婚结婚结婚,弄的顾雅媛脑子一团乱,工作本来就堆积的多了,现在还做不进去。顾雅媛真的是要炸了,这边想着老妈,想曹操曹操就到了。

  “雅媛,阿姨来了!”cindy领着办公室门前,cindy示意顾雅媛,顾雅媛刚想挥手拒绝,徐伊秀就出声了。

  “怎么,现在翅膀硬了,是不是?连妈妈都不想见了?”

  顾雅媛让cindy先出去忙自己的。

  “妈,我不是这个意思,还不是因为工作忙啊,你看看我这下文件,估计又要加班了!”顾雅媛抱着徐伊秀的手臂,又指了指那文件堆,撒娇道。

  “你说你都老大不小了,怎么还工作工作的啊!”徐伊秀“我一直都是工作工作的啊,以前……”顾雅媛。

  “你也知道那是以前啊,现在你是和梓墨领证了的人,是他妻子,赶紧的办婚礼,只领证不办事像什么事!”徐伊秀看着这个不懂事的女儿闹心。

  “你让我办事就办事啊,也不看看他怎么想!”顾雅媛原以为把矛头指向林梓墨,所有问题都能迎刃而解了,谁知道……

  “少给我打马虎眼,我问过梓墨了,他说他随时随地都可以,主要看你。你说说你,好歹现在也是一公司的老总了,自己的婚姻大事上还这么不懂事,你说说你,梓墨这么迁就你,你还想怎么样!”徐伊秀是越说越觉得这个女儿丢脸了,你看看别人家的儿子,要有多懂事就多懂事,多体贴就有多体贴,那像自己的女儿,那那都是对着自己干。

  “妈~~”顾雅媛没辙了,林梓墨你怎么能这么顺我妈呢,你让我怎么混啊。正在开会中的林梓墨毫不例外的打了一喷嚏。

  “再撒娇都没用,除非……”徐伊秀学起年轻人那样,学起了套路。

  “除非什么,妈你到是说啊!”顾雅媛从小到大都知道自己妈妈都是说一不二的,现在既然还有个除非。

  “除非,你们先要个孩子,婚礼可以再停停,这也是我和你婆婆商量过的,你自己看着办吧。”

  “孩子这种,我一个人办不了啊。”顾雅媛听到孩子两个字,脑袋又受不了,怎么一下子就牵扯出了孩子呢!

  “梓墨说他非常乐意,你为他生个孩子,儿子女儿都好,他不介意。”

  “我先走了,我还要找你婆婆再去谈谈,你给我好好想想,赶紧。”

  顾雅媛听完她妈妈的碎碎念,最有印象的就是,梓墨说他都可以,梓墨说他很乐意,梓墨说他……

  “林梓墨,我杀了你!”顾雅媛气冲冲的收拾未完成的工作,拿起包一并带回了家,准备收拾林梓墨了。

  到家后的顾雅媛,在书房到静下心来处理完了所有的事情。下楼来看到张妈将晚饭也准备的差不多了,见林梓墨还没有回来,就打了一电话过去。

  “老婆!”林梓墨贼兮兮的叫着,因为他知道今天他岳母去帮忙做顾雅媛的思想工作了。

  “什么时候回来?”顾雅媛才不搭理他的那一声叫,她可是准备收拾他的。

  “马。”上,林梓墨上字还没说出口,顾雅媛就挂了。

  “张妈,等下你先回避下,我要收拾下你们少爷,让他背地里做好人。”顾雅媛生气的将电话放回原位。

  “少夫人,手下留情点,免得到时候自己又心疼起少爷来。”张妈说好,当真回避起来了,年轻人的事情就让他们年轻人自己解决的好。

  “我回来了!”林梓墨见屋里没有人回应他,以为顾雅媛出去了,那张妈总在的吧,怎么不在啊?

  林梓墨绕道客厅,看到顾雅媛正看着某时尚杂志。

  “老婆?”顾雅媛还是不应,林梓墨想完了,岳母怎么把我老婆给劝生气了呢!立马向顾雅媛陪起了笑脸。

  “这是谁惹到咱们的林太太了!”

  “怎么,还希望我像日本妇女那样吗?在门口迎接你回来,再说亲爱的,回来了,然后再给你递上拖鞋,再来一鞠躬吗?”顾雅媛翻阅着杂志,冷冷的说着。林梓墨听着,心里发毛了,这气量还不小。

  “我不是这个意思。”林梓墨坐到了顾雅媛的旁边,想去解释下。

  顾雅媛见林梓墨做在自己的旁边,就放下杂志,自己又换到了旁边的沙发上坐着,还沉默着。这份沉默在林梓墨看来,林梓墨知道暴风雨之前的安静。

  现在每个人都知道,吵架赌气时候的大吵大闹已经不算什么了,危险系数十颗星的是沉默,没看到暴风雨之前都是死一般的寂静吗,那静的,要是心脏承受能力不好,估计都会进CIU的,或者也有一命呜呼的,就这么结束自己简短的一生,哎!

  看看在职场上呼风唤雨的林梓墨是怎么摆平顾雅媛,然后两人又开始愉快的玩耍的。

  ◇酷nF匠◎网◎唯#一2正◇"版9K,lh其m》他都v是¤{盗s版

  “老婆啊,我饿了,能不能赏口饭吃啊?”傲娇的林梓墨开启了撒娇的模式。

  “饿着。”顾雅媛就是能不搭理就不搭理,要是林梓墨开口搭话了,顾雅媛还是会回应的,这就是个度。

  现实中的男男女女,有些冷战中就要男的将死乞白赖发挥到极致,等到你的功力淋漓透彻的时候,估计也就是抱着美人归的时候了。还有就是女的也不要一直傲娇到底,你又不是顾里有顾源的一直陪着,适可而止。多向林梓墨和顾雅媛学习学习。

  林梓墨见顾雅媛无动于衷的摸样,继续开始猛攻。

  “我现在都到了没人疼没人管的地步了,这和三毛也没有差别了,我都已经做到了两个字了,就差流浪记三个字了。”

  “别玷污三毛,至少人家有颗善良的心,你呢?”顾雅媛靠在沙发背上,看着林梓墨,仿佛顾雅媛的大眼睛在无情的打压林梓墨了。

  “那……我还是饿着吧。”林梓墨坐在沙发上可怜兮兮的捂着自己的肚子,脸上扭曲的表情。

  林梓墨本身是有胃病的,这模样让顾雅媛以为是他的胃病又犯了,无心不忍啊,还是起身了。

  “不想吃饭了?”顾雅媛看着林梓墨没有跟来,吼道。

  “吃的,吃的!”林梓墨在公司真的是万人之后,现在在家里就是一小奴才样。

  刚才坐在沙发上林梓墨胃病根本就没有犯,就耍了点小计谋而已,利用了顾雅媛对自己的同情心。

  看着林梓墨屁颠屁颠的样,顾雅媛一阵好笑,心想:林梓墨啊,你也有今天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