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饭的顾雅媛被林梓墨带到了他的房间里,顾雅媛翻开着相册,相册里也有不少她和他的合影,单独的也不少。翻看着翻看着,顾雅媛看到了一个眼熟的人。顾雅媛将那张照片从相册单页里拿了出来,交给坐在身边的林梓墨看。

  “当时我们都还这么小,现在都要谈婚论嫁了!你看看夏成他们,呵呵!”林梓墨看着顾雅媛递过来的照片,回忆的,时间真的过的很快,悄声无息的,小时候的那些有趣的事情,就仿佛是前天昨天发生的,再看看这照片。

  这张合影,有着林梓墨,顾雅媛,戴清蒂和夏成。夏成是谁顾雅媛知道,不就是之前和林梓墨一起打游戏,还时而一起翘课的夏成嘛。至于这个戴清蒂,顾雅媛也是记得的,小时候除了顾雅媛是喜欢林梓墨,喜欢经常和他在一起玩。还有一个经常喜欢粘着林梓墨的就是戴清蒂,戴清蒂比林梓墨小6岁,比顾雅媛小两岁。每次林梓墨放学回家的时候,总会第一时间出现在林梓墨的视线中,然后“梓墨哥哥,梓墨哥哥的叫”,要是林梓墨和顾雅媛在一块,戴清蒂也毫无顾忌的去做几千瓦的电灯泡。戴清蒂和林梓墨是不同级,在学校戴清蒂也会到林梓墨的教室来找林梓墨,还信誓旦旦的说自己是他的女朋友。林梓墨那一班级的同学都是知道的林梓墨是喜欢顾雅媛的,只当是林梓墨的魅力实在厉害,连这种小女孩都在追林梓墨了。

  后来顾雅媛也听到这个消息,她听说“有个活泼可爱的小女孩今天向林梓墨表白了,林梓墨还没有拒绝,就对那小女孩笑笑,还叫她赶紧回去上班,那个表白的女孩叫戴清蒂。”顾雅媛听到这个消息后,闷闷的不高兴了,生气了,气林梓墨为什么不拒绝,他明明知道戴清蒂是喜欢他的,他还怎么样做,把我当什么了。所以呀咱们的顾雅媛拿出了手机,赌气的给林梓墨发了一信息“今天放学我有事要先走,你不用送我回家了。”收到信息的林梓墨真的以为顾雅媛真的有事,也就没在意回了一句“回家路上小心”过去,导致与顾雅媛好长时间没有理林梓墨,林梓墨以为顾雅媛事情还没有处理好,也就没有联系。然后后来林家在美国的公司有难,随同家人去了美国,顾家的公司也同时出现了资金上的困难。两人的事情越来越多,联系越来越少,那就断了联系。

  P酷…(匠_网唯。一正P版=\,@m其4他Wi都是#盗\版i

  现在顾雅媛看到了这张合影,让她想起了过去的种种,自己和梓墨现在还能在一起真的时候满满的缘分,感谢月老的牵线。

  顾雅媛看林梓墨真在回忆过去的事,顾雅媛吃醋了,还是吃了一整坛的醋。因为啊,林梓墨回忆的事情中,有着戴清蒂的点滴,顾雅媛听着林梓墨说以前的事情,说到戴清蒂的时候,林梓墨没有感觉到顾雅媛的脸色越来越青,态度越来越冷,直到不理林梓墨了,林梓墨才转头看向了顾雅媛,问她。

  “怎么了?”

  “没怎么。”顾雅媛面无表情的回着,又将林梓墨放在自己腰间的手拿开。说那时之时,顾雅媛拿开林梓墨的手之际,林梓墨就领悟到了,她又惹顾大小姐不开心了。

  顾雅媛不让林梓墨再搂着自己了,索性站起来,这边看看,那边瞧瞧,东边摸摸,西边碰碰。不管林梓墨再怎么找她搭话,顾雅媛就是不理他,还不让林梓墨碰自己。

  林梓墨潜意识的,响起了红色警报,面前的顾大小姐,不动声色的炸毛了!还不让他碰了,这林梓墨怎么能够允许呢。

  说时迟那时快,林梓墨一个迅猛的身影靠近了顾雅媛。

  “你干吗?”顾雅媛看着林梓墨,被林梓墨的举动惊讶到了,原来林梓墨把顾雅媛给“壁咚”了。

  “你干吗啊,还不理我了。”林梓墨的气息随着说话的举动,飘散在顾雅媛的脸上。两人之间暧昧的气息在蔓延,不仅红了顾雅媛的脸,还想林梓墨有了别样的冲动。

  “谁让你一个劲的戴清蒂戴清蒂的,她这么好,你怎么不去找她啊!”顾雅媛本来想着,要大声质问林梓墨为什么对戴清蒂这么的印象深刻,可现在这声音连大的一横都算不小,要是非要形容,也就是蚂蚁的嘀咕。

  听完顾雅媛的话,看着顾雅媛拿无辜的表情,让林梓墨裂开嘴一笑,敢情这么和我闹的的原因就是我经常说戴清蒂这个名字,她吃醋了。

  恋爱中的人吃醋就是这么无厘头,不然怎么叫恋爱啊!

  林梓墨看着顾雅媛红彤彤的小脸,精致的鼻梁,以及带着弯曲上翘睫毛的大眼睛,正在扑闪扑闪的看着他。林梓墨荷尔蒙上调,俯下身去,意图很明显。

  在这么关键的时刻,马林巴琴的声音想起,林梓墨的手机响了。

  林梓墨懊恼的捶了下墙壁,如果给他打电话的这人在他面前,他肯定亲自手撕了他。

  “eric,你最好是有十万火急非说不可的事情?”林梓墨当着顾雅媛的面,接起了电话,说出的这话,让顾雅媛羞愧不已,自己刚刚跟梓墨……

  电话那头的eric才不管林大boss的火气呢,毕竟远在美国的他,现在真的是十万火急了。Eric将林氏在美国的一些特殊的情况一字不落的全部汇报给了林梓墨。

  接电话的林梓墨,就说了第一句话,后面都是在听对方讲,听着听着,林梓墨的眉头形成了“川”字。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顾雅媛察觉到情况不妙,顾雅媛轻声问道。

  “我立马过来,在我到之前,eric坚持住。”顾雅媛的那一句问好,eric也听到了,他立马停止了汇报,听着林梓墨怎么安排,当他听到林梓墨说他马上过来,eric那颗不安的心瞬间安定了。

  挂了电话的林梓墨,一转身就将顾雅媛扑倒了床上。

  顾雅媛看着眼前的这人,白皙的肤色,皮肤甚至要比我这个做保养的还有好点。此人好像并没有因为刚才电话里的事情而影响心情,嘴角还微微上扬,高挺的鼻梁,再往上去是乌黑的眼瞳中印着自己,眼瞳温柔且有着魔力,如漩涡吸引着顾雅媛,长长的睫毛让顾雅媛看着都嫉妒,再上去则是一道剑眉,两条眉毛浓得像用墨画就,让人看的着迷。顾雅媛不由自主的将自己的手臂环抱住了他,顾雅媛的模样让林梓墨正想立马就吃一口,可他接下来要说的是。

  “我估计要出差几天,去当华盛顿。”林梓墨还是将顾雅媛拉了起来。

  顾雅媛听着林梓墨温柔的对她讲,他要出差,想必是为了刚才那个电话。顾雅媛从旁拿来林梓墨的西装,领带,为他系上领带。林梓墨静静的看着为自己忙碌的顾雅媛。

  林梓墨提着行李箱,拎着公文包,准备走了。

  “等我回来,很快。”

  “我送你,安心的去处理事情,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也是。”他都还没走呢,顾雅媛就舍不得了,一直拉着林梓墨的手。

  顾雅媛送林梓墨上了林氏的私人飞机,看飞机飞远飞高,到看不见了,顾雅媛才开车回到了自己的公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