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冬天冷的特别快,带着南方天气的湿冷,风在肆虐,往骨子里吹。一身宝蓝羊绒大衣的顾雅媛走在路上,将双手环抱着自己,试图让自己暖和一点,显然根本就没有用。风像是有灵性一般,放肆的在寻找,它,趁虚而入,羊绒已经阻挡不了它了。顾雅媛走到路口想要打车回家,同时也决定应早点去接自己的爱车回来,至少不用再这样被冷风吹。

  顾雅媛看着打车软件还在寻找附近的车辆,脖子上就多了一阿玛尼的男士围巾。顾雅媛不明所以的抬头看了这位围巾的主人。

  顾雅媛非但没有开口去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反而是呆呆的看着他,许是眼睛看酸了,眼眶红了,一行清泪同样不明所以的滑落。

  面前这人的一张脸和顾雅媛日思夜想的那张脸,几乎一模一样。顾雅媛像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手一样,伸手摸向了那张脸。细细描绘着,这是他的眉毛,这是他的眼睛,这是他高高的鼻梁……这是他的脸!

  此时在顾雅媛面前的这人,正是林梓墨。林梓墨,顾雅媛的竹马,林氏集团的现任主人,多金,帅气,任何描述好的形容词都是为他而生,这是林氏里所有女性职员一起所认同的。

  当年林氏在美国的总部难逃金融危机的杀入,马不停蹄的赶赴美国。林梓墨错失了顾雅媛,与她失去联系。像林氏这种大公司都难逃金融危机,何况是顾雅媛家的中上型公司呢,公司破产,银行清算,法院拍卖,顾氏父母接受不了,精神出现了问题。顾雅媛为了肩负起顾家的所有,反而在这危难之时,靠着朋友人脉创办广告策划公司,顶住了顾家。

  林梓墨在国外日夜不分,顾雅媛在国内case接不停,只为多赚点。两人就这样联系越来越少,从青梅竹马到最熟悉的陌生人。

  “美女,你有男朋友了吗?”林梓墨一把握住了在自己脸上吃着豆腐的小手。

  顾雅媛先是一怔,看着眼前这个白痴样的男人。

  “没有。”顾雅媛还真老实回答了。

  “正巧,我也没有女朋友,介意我做你男朋友吗!”堂堂林总裁既然堂而皇之在大街上甩起流氓来了。

  “想必你肯定不介意,毕竟我这么帅。”

  “呵呵。”顾雅媛破涕一笑,渲染了林梓墨的笑容。

  “不要脸。”顾雅媛娇嗔了一句。

  `√更#B新最$$快上☆酷匠\网.

  既然不要脸了,那就继续不要脸,反正林梓墨有的是钱,还要脸干嘛使。

  林梓墨一把抱住了顾雅媛,在她耳旁轻喃。

  “我叫林梓墨,我回来了。”

  顾雅媛的泪腺收到了挑拨,那初遇时极力忍住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泪水直接冲击了顾雅媛原本精致的妆容,现在妆花了。

  顾雅媛紧紧的回抱着林梓墨,是想念,是想念,是想念,心心念念!

  只要两个人又足够的缘分,距离不管有多远,有多阻碍,两人还是会在一起的。这就是缘分,深不可测的缘分。

  黑幕降临在这个城市的上空,城市的灯火灿烂,这才刚刚开始的霓虹灯闪烁,庆祝的两人的重逢,时不时传来的欢歌笑语,为两人的相逢喝彩。

  在路口相拥的两人,你不言我不语。

  林梓墨放开了顾雅媛,拉着顾雅媛往自己的座驾走去,顾雅媛看着两人十指相握的手。

  为了配上林梓墨这样的身价,这样的气宇轩昂,显而易见座驾是布加迪威航。

  打开副驾驶门,顾雅媛坐了进去,并为其系上安全带,这才回过身进入主驾驶,同样的系上安全带,发动车子,踩下油门一系列动作帅气,熟练。

  从刚才见到顾雅媛的背影,看着她那缺乏安全感的动作。林梓墨在心里说的最多遍的是“对不起”,让自己的青梅在这几年里,受罪不少。而现在幸好,佳人就在身旁,这是一份小幸运。

  一路上谁都没有说话,调节两人之间气氛的只有音乐。

  “到了,下车吧!”林梓墨先解开了安全带,下车去开顾雅媛的车门,接她下车。

  “绯香楼?”从车上下来的顾雅媛就看到这家远近闻名的食家。

  绯香楼的价格是高,可菜肴的滋味也是一等一的,多少慕名而来的人只为尝一口。绯香楼还有个不成名的规矩,让慕名而来的人望而止步!那不成名的规矩就是:每日只迎20位顾客,即使你非富即贵也得乖乖的预约排队。

  “吃饭?”顾雅媛指着绯香楼的招牌反问林梓墨。

  “你爸妈和我爸妈都在这里,等我们呢!”林梓墨拉起顾雅媛的手轻车熟路的走到了包厢门口。

  到了包厢门口,顾雅媛退缩了,她挣开了他的手。

  “我……”顾雅媛不知道怎么表达此时自己的内心。

  “普通聚餐。”林梓墨再次拉起顾雅媛的手,紧握,不给她挣开的机会。

  “咔嚓”一声,利落的打开了包厢门,吸引了包厢内的所有目光。

  林梓墨拉着顾雅媛的手,向包厢里的长辈们问好。

  “爸妈,叔叔阿姨,我们来了。”稳重大气,简短有礼的态度可是深得长辈们的心啊!这也是林梓墨在外这几年里磨练出来的。

  遇到事情,波澜不惊!

  “好,来,别站着了,都坐坐坐。”一声声的好,逐一附和。

  此时的顾雅媛算是醒悟过来了,这哪是什么普通聚餐啊,分明是双方见家长,谈婚论嫁了。感情林梓墨这货给自己下套路呢,当然顾雅媛也不是好惹的主。

  顾雅媛斜睨了林梓墨一眼,当下就甩开了林梓墨的手。

  这些刚才那些目光又给吸引过来了。顾雅媛淡定的拿着先前服务员送来的花茶,慢慢的喝,还看了看玻璃杯中的玫瑰花,看它转啊转啊转。

  林梓墨也喝了口花茶,掩饰着尴尬。长辈们就当作是小辈们的小乐趣,看了,笑了,也就过了。

  一顿饭吃的,林梓墨礼貌客气,对顾雅媛照顾有加。顾雅媛却专门挑林梓墨的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