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阳山山顶,有一场盛大的宴席魔界尊主和公主的成亲大典除了青丘的熟识之人,我没让任何人知晓我归来的事,我笑,恐怕他们都认定我羽化了罢

  穿粉色婢衣,带面纱,亦步亦纣的跟在不栎身后,往山顶走去。

  少阳山阴气重,若不是不栎在,恐怕我早晕倒在半途掉下了山崖。

  我甚至不晓得自己何必如此,我在意的那两个人,他们成亲了,这是喜事,我该欢喜才是,可是心口却是难过异常。

  初春的风有些干燥,带着旧日薄雪的清冷,已是傍晚,想必也快开始了吧枫叶静静飘零,肆意张狂着血色的红,沉寂了千年的府邸,不知何时拾缀过,迂回百折的长廊,红木雕筑的阁间,少阳山无处不在的沼泽阴气,摇曳的烛光。

  我在大厅看见那二人,一个是暗色长袍,花纹精致的绣满了衣摆末端,面色一如既往的清冷。

  另一个火红长衫,香肩半露,红色喜袍,掩了脸,看身形妩媚得紧我与不栎站立在一侧,异香充盈在鼻尖,我冷笑,可真是巧了,这迷情香鬼族往生桥下才生长得有,瑶渺,你下劣到如此了吗?

  酷m$匠}网●永久?免费-I看t小说

  感知我的愤怒,不栎回头瞥了我一眼,示意我冷静这周围的人恐怕都被控制住了,我不能妄动,我看着他们拜堂,分明是高兴又惆怅论交情,我平白说还是与竹霖关系好些,毕竟瑶渺是后来硬生生插入的,且她是魔界女子,可是,她是至今唯一一个与我打架的女子,天性豪放不温吞,不像天界其他女子,永远清高孤傲

  “瑶渺公主似乎少发了一张请帖,少说也有万把年的交情了。”

  门外,月光浅淡,那人白衣曳地,笑容明朗又疏离,泼墨长发梳的一丝不苟,记忆里温吞的小受模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